close

寫給龍巖

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不要再有人,因沒有好好告別而抱憾終身

dan-romero-5gsH5PfV5uE-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於龍巖從業18年的莉雯,見證了一位帶著三個孩子且癌末單親媽媽的故事。

這位阿姨透過友人介紹聯繫上了莉雯,第一次見面時,客戶很直接告訴莉雯,自己已經被診斷出癌末的訊息,但因為聽了很多殯葬業的黑暗面,又擔心三個年幼兒女沒有經歷過身後事且無法招架親戚長輩們過多的關心和建議,阿姨決定自己先安排好身後事,不讓這件麻煩事拖累三個年幼兒女。

莉雯當下被阿姨無與倫比的勇氣感動,莉雯知道很多人都不願意碰觸死亡的議題,雖然近幾年,生前規劃身後事的概念慢慢被大眾接受,但是,大多數的人還是以保險的角度來看待生前契約,當危難時刻發生在自己至親身上,總是無法如此豁達。阿姨不想讓兒女們承受親戚長輩們的壓力,更不想留下任何遺憾,因此,莉雯和阿姨面談後的三個月,莉雯再次接到阿姨的電話,電話那一頭氣若游絲的聲音,讓莉雯心疼地知道:阿姨的狀況更不好了。

因此,莉雯強烈要求第二次面談時阿姨能有兒女們陪同,身後事真的要執行時,兒女們一定要清楚狀況。

即便如此,阿姨還是因為忌諱而和莉雯約在外面的咖啡廳商談,還在就學的小兒子在旁邊靜靜地聽著媽媽跟莉雯討論身後事,幾乎不發一語,媽媽後來也直接跟莉雯說:「我信任龍巖是間大公司,不會將生死大事當作兒戲,我決定選擇龍巖。」而莉雯也因為客戶本身的狀況,特別為阿姨客製化身後事的版本,盡量符合客戶的需求與經濟能力。

殊不知阿姨離世後,這個客製化的版本卻引來舅舅的不滿,莉雯看著舅舅在靈堂中大罵姪子姪女,指責晚輩們把媽媽的身後事辦得太過寒酸,三位晚輩默默地接受舅舅的責罵,等到舅舅稍稍平靜後,姪女才向舅舅表明:「這一切都是媽媽的意思。」舅舅才知道,自己的妹妹在生前就安排好了一切,也就沒有再多說些甚麼了。

這三位子女的應對態度讓莉雯印象深刻,在心中暗暗佩服阿姨的教養之道,而在守靈期間,廠商送來的紙紮房子再度令莉雯驚豔,原來,媽媽生前特別交代,希望往生後能住在跟現在一樣的房子裡頭,兒女們就特地在網路上搜尋能幫忙製作一模一樣的紙紮模型。

每一場身後事通常主要考量的兩個指標:經濟能力和禮俗氛圍,可是常常因為眾多不可抗力的因素,導致每一個決定未必是離世的親人所喜歡的。
每每想到這個案例,莉雯就對龍巖提出的「生前契約,留愛不留債」的理念萬分認同,而莉雯也想到自己在未入行前,經歷過因為對禮儀服務流程的一竅不通,而任由殯葬業者擺布且坐地起價的不堪回憶,一直讓莉雯對於沒有好好為自己的母親辦理身後事而耿耿於懷。這個缺憾激勵著莉雯,常常藉由自己的親身經歷拉近和客戶之間的距離,因為莉雯由衷地希望:「不會再有人跟她一樣,沒有好好處理至親的身後事而抱憾終身。」

莉雯深深地感謝這位經濟上不甚寬裕的阿姨,最終決定把自己的身後事託付給莉雯,因為「放心,始終是龍巖」。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我們陪祢一起搭高鐵 圓滿阿桑的遺憾 撫慰家人的心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人生在世,生是偶然而死是必然。

有些產業對多數的消費者而言,是極不願意接觸的,當中,殯葬業可謂之首。沒有人喜歡談論死亡的議題,似乎有這樣一個念頭都是觸霉頭的跡象,然而,生老病死卻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逃得過。

正因為生死的禁忌,桎梏著我們太緊,身為殯葬產業(生命服務產業)的業務,肯定不是個受歡迎的敲門對象,業務員所要面對的挑戰,大概不是外人所能夠想像;然而,他們卻見證了人生中最真實的酸、甜、苦、辣,其中,或許是客戶的故事感動他們,也或許是業務誠摯的心以及專業服務感動了客戶,攜手為每一場告別畫下圓滿的句點。

就像元山營業處的分處長麗敏,她一直都很珍視自己工作的價值。在南區業務的「龍巖感動故事比賽」中,她談及自己入行後的第三場服務經驗,因為某次被邀請講授生命教育教師研習課程,認識了一位國小校長,由於校長的父親從事保險業,因此耳濡目染下自己對保險很有概念,對生前契約也沒有任何忌諱,當下就主動跟麗敏購買了兩份生前契約,成交快速到令麗敏印象深刻,沒想到隔年,其中一份契約就履約了,客戶的父親不幸因病過世。

 

多數業務在拿到業績時,就覺得任務已經完成,但麗敏知道她的責任才正要開始。在她陪伴家屬一起度過治喪的過程中,無意中,聽見女兒談論起往生父親的遺憾,原來生前在保險業工作的「阿桑」雖然世界走透透,但卻沒有搭過台灣高鐵,生前曾經跟兒女聊到希望能搭高鐵一事,但因為生病的關係不便成行,此事一拖再拖竟變成了遺憾。

 

麗敏想為「阿桑」完成這個遺願,她就帶著往生者的照片從靈堂出發,一路呼喊著他的名字開車前往高鐵站,並為「阿桑」買了高鐵座位,將他的照片放在上面,沿途為他介紹經過的城鎮景觀,並把這一切用影片記錄下來,收藏在為家屬精心製作的追思光碟中。

追思老菩薩

 

這份單純想為「阿桑」圓夢的小小心意,卻大大感動了家屬,在喪禮結束後,校長特意準備了一個大紅包要給麗敏,但當下就被麗敏以「公司規定不能收受紅包、禮物」為由婉拒,麗敏覺得自己能溫暖家屬的心,並贏得客戶由衷的感謝和信任,這就是她獲得最無價的禮物了。看著校長熱淚盈眶的臉,她更明白這份工作的意義,並交到了一位永遠的朋友。

 

自國稅局退休後轉進龍巖已有十年的光景,麗敏這多年來的努力,服務過181位往生菩薩,並成為龍巖元山營業處的分處長,但她服務的熱情並未被時間消磨掉。因著使命感,服務對於她而言,不僅只是數字或單純的工作日常,而是一個又一個會讓她輾轉難眠、滿心溫暖或是淚水氾濫的故事。

 

我們希望藉由這些故事的分享,能讓讀者從中得到安慰與感動。也盼能激起更多生命服務產業的從業人員,重拾心中的熱情。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感動人心的服務來自細微的觀察 用「溫度」成為別人的及時雨

高淑娟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22年前,當時的我才20出頭還只是一名營業處協理,曾服務一位馬爺爺,他已經規劃好生前契約和家族塔位,並將身後事託付給我,馬爺爺說他年紀大了,希望他走後,馬奶奶不用為這些瑣事煩惱,感受到馬爺爺對馬奶奶體貼的心意,讓我一直記在心裡。」北三區高淑娟副總回想當時令她深刻的服務案件。

 

命運的安排總是伴隨著無常,隔沒幾年馬爺爺的獨生子因為突然的心肌梗塞在大過年的就先走一步,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是多令人痛徹心扉,就這樣留下孤單的二老,伴隨著喪子的傷痛讓馬爺爺馬奶奶無法釋懷抑鬱的生活著,豈料隔年老天爺也將馬奶奶帶走了,獨留下馬爺爺一人。

「馬爺爺知道我平常繁忙,有重要事情要交代我,我親自去家中探訪,經過幾年下來,爺爺的心裡已經把我當成是家人,他常說要收我當女兒,而我總是半開玩笑地婉拒,但我心裡知道他擔心的是沒有家人能夠幫他處理身後事。」高副總這樣說。

 

在清晨的六點鐘,電話響起,得知馬爺爺走了,當時只有外勞在身邊照顧,外勞打電話通知高副總,高副總當下立即通知了馬爺爺的兒子前妻所生下女兒,高副總隨即和禮儀師一起前往到馬爺爺家,大概二小時之後,等到孫女回家來了。她看到高副總正在陪伴爺爺、非常感動的謝謝高副總!

 

「馬爺爺20多年前託付給我的事,我必須親自來,成為別人的及時雨!」高副總這樣回覆。

 

當時高副總第一次走進馬爺爺的房間,跟馬爺爺行禮一一報告接續事宜之後,一抬頭赫然發現掛在床頭上,除了馬爺爺夫妻及與家人的合照外,馬爺爺還特地將家族塔位內的牌位與骨罐照片洗出來擺放在同一個大相框中,仔細一看還發現馬爺爺與高副總多年前在選塔位時,一起在真龍殿外的合照,看到此高副總已熱淚盈眶。

馬爺爺與高副總在真龍殿外的合照
馬爺爺與高副總在真龍殿外合照

作者:北三區 高淑娟副總

北三區高淑娟副總在21歲尚在唸書時就加入龍巖,她回想這一路以來,除了積極想要走出不平凡的意志,更多的是服務每位客戶的感動,讓她持續堅持在生命產業條這路上不斷突破,她認為生命服務產業有別於一般的服務業,從業人員更需細微的觀察力,了解客戶的需求,有了觀察力之後,更要有主動熱情的行動力,才能提供具有溫度的服務,事事圓滿溫暖人心。

 

您也會有興趣閱讀的:

【龍巖人的感動】用心地完成每一件事情,就是圓滿人生

【龍巖人的感動】阿公的鱷魚 | 我遇見的人,都有愛

【龍巖人的感動】就算是大老闆,在父親眼中也是個孩子

 

閱讀全文
給工作給生死給龍巖

生命最後的觸摸是為了下一次的啟程 — 專訪禮體師許惠蟬

1_ab8ai6m7UGR6sUwiQDJyLw

曾幾何時,死亡這件事,成為一種禁忌、一種噤聲。即使是身邊最親密的人,面對逝去的容顏、不再有溫度的身體,仍會感到恐懼,因此總是沈默、不願睹視。觸摸死亡,乍聽之下很禁忌、很神秘,但作為職業,或許可以為「生為何、死為何」的生命哉問,提供不一樣的答案。

身為資深的禮體師,小蟬卻不是那種必須喊她一聲「阿姨」的年紀,她靜悄悄坐在咖啡店,用湯匙攪弄著盤中布丁,嬌小的身軀、亮眼的打扮,和一旁吃甜點的少男少女並無違和。然而一談起自己的工作,語調中的幹練、熱情與認真,才開始真的相信她的資歷,並且懷疑,經常觸摸死亡的禮體師,真的是一件「冷冰冰」的工作嗎?

「我其實從小就嚮往這個行業。」

小時候就想做禮體師?可能嗎?「因為我爸是道士,他有時候要幫忙入殮,我常跟著他去,然後會跑去看他們幫大體換衣服、化妝。然後,心底就會冒出很多疑惑:為何不能碰?為何不能哭?妝一定要那麼白?動作怎會那麼粗魯?」國小是最會幻想的年紀,難道都不會害怕?「不會耶,可能因為我也常看殭屍片吧!」有些傻氣的回答雖然沒有解釋她的異於常人,但對死亡的好奇,的確在她心中埋下了種子,立志要走這一行。

十多年前,殯葬禮儀業的環境低落、不被重視,尤其是對於搬運、清洗、化妝、穿衣和入殮俗稱為「後場」的人員更是如此。當時,禮儀公司龍巖想要試著轉變這樣的風氣,便從日本引進「禮體淨身」的服務,用更尊重圓滿的方式,為往者進行「洗」、「著」、「化」、「殮」的步驟階段,讓逝者已最美的姿態與世間告別,而小蟬,正是第一批的正式禮體師。

因為不容易接觸,一般人對禮體工作好奇,也總會對她冒出一百種疑問。「你要不要看我們工作的影片,很難得喔,這樣會比較清楚。」原本想要了解工作流程,認真的小蟬卻拿出準備好的影片邊說,「你應該不會怕吧,其實很溫馨的。」於是收起笑容提起膽正經觀看。

這是小蟬在殯儀館幫同事的親人禮體的片段,先人的儀容安詳,周圍有家屬圍繞陪伴,在進行每一個動作前,小蟬都會耐心和家屬一一說明步驟,像是眼耳口鼻的深層清潔、精油按摩身體等。她的動作輕柔,彷彿只是在為往者做SPA、梳妝打扮,讓祂體體面面走上新的旅程。殯儀館內的幽暗不安,似乎也變得柔軟明亮。

「哭出來,悲傷就走了一半。」

小蟬總會在過程中提醒家屬:這是最後一次的告別了,可以哭、可以摸摸祂的身體,和祂說說話,趁最後的機會道謝、道愛、道別。在引導下,家屬開始卸下心防,盡情大哭一場,或是靠近往者耳邊說內心話,再輕輕握住至親的手,給彼此最後的擁抱。這一幕,像是撥散了恐懼的黑霧,死亡原來很動容。

「去碰觸逝去的親人很重要,無論是帶著感恩、愧疚或歉意,透過這樣的觸碰能夠找回自己的平靜與家庭的和樂。」是啊,沒有什麼比觸摸、擁抱,更能平撫心中的傷痛。聊著的同時,小蟬似乎鼻頭也開始哽咽,她說自己哭點極低,工作的時候,口罩下總是一把眼淚鼻涕。她又忍不住地說,親情和夫妻之情的道別,是她最難以承受的。

她憶起,有一位百歲的阿公,生前身體還很勇健、每天都看報紙,還會叫女兒起床。後來阿公往生,在禮體過程中,因為要換衣服,小嬋先請家屬回避,突然間她聽到一陣口琴聲,一問之下原來是阿公高齡75歲的兒子在外頭吹的。「因為口琴是他爸爸教的,他每天都會在靈堂前吹口琴給父親聽。所以我就請他進來,對著爸爸吹奏,他也一邊吹一邊掉眼淚。」

她也看過很難忘的一家人,太太往生後,先生主動要求要親自幫太太洗頭、洗澡,完成後還在太太臉上留下最後的親吻,兒子在一旁和母親說話,脫下母親手上的手套,在母親掌心寫下「愛」字。「很多人會說,服務完還是都要火化?但我認為,回憶是燒不掉的。」禮體不只是身體的洗滌,也是家屬心靈的洗滌,這是一輩子會烙在心裡的回憶。

從事禮體工作近15年,目睹許多因為插管、戴氧氣罩、打針等過度醫療,導致面容、身體變形、皮膚潰爛的往者,她很不捨,也不斷面命再三:「善終,真的很重要。」面對生死,小蟬自然感悟也比他人來的深刻,「很多人都說,我們離死亡最近,但我認為其實也是最遠。我也曾想過,如果哪天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會比較接受和釋懷嗎?我想,還是會很痛吧。」

村上春樹曾說,「死並非生的對立面,而是作為生的一部分永存。」無論是以何種方式離開,抵達另一個世界彼岸前,喪禮是人生的最終告別,究竟我們學會了什麼?或許走到人生終幕時,能圓滿收官,就是生命能給的最好答案。


Profile

許惠蟬,綽號小蟬。龍巖資深禮儀人員。

出生澎湖的高雄人,早熟的她從小便對死亡提出很多疑惑,因為無從解答,於是立志要從事殯葬禮儀工作。23歲成為禮體師,目前即將邁入第15年。翻轉社會對死亡的態度與誤解,是她的人生目標,面對自己,她則希望能更多愛自己一點。

原文轉載自《圈外out of》,作者:游姿穎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當我也成為母親之後,我才了解阿婆失去女兒有多痛…

steven-su-NuaqMADdHKY-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外婆走了。

上禮拜六表姐突然傳訊得知,消息來得突然,一時令人難以消化。隔天趕去苗栗祭拜,帶著波比,跟年紀還小的女兒波比說,阿太(客語的阿祖)要去當天使了,我們要去阿太家。

小小的波比,一直重複著「阿太要去哪」「要飛到白雲裡嗎?」

以前小時候,我是很喜歡去外婆家的,除了過年會回去外,國小的暑假也都會回去住一陣子。以前後院還沒改建前還有養雞,早上會被雞叫起來,然後外婆會買好好多不同樣的早餐,有炒麵、有碗粿、有三明治…讓我們挑選,當然還有經典的「果汁水」,其實就是飲料。暑假回去,很喜歡跟年齡相仿的表姊妹們玩在一起,一起看漫畫,一起到附近的文具店閒晃,到後面的小溪田野間玩,這個地方後來被他們口中浪漫的台三線貫穿。

過年回去時更熱鬧了,阿婆生了五個女兒,初二大家都會回娘家團圓:新莊的表哥表姊、台中仔仔哥哥跟阿宗哥哥、小阿姨的兩個小表弟、還有二舅的阿榮、阿仁兩個小表弟、還有大舅家的四個表姊弟妹,寫出來超多人,不難想像以前熱鬧的景象,最喜歡的就是仔仔哥哥帶著大家放沖天炮、打水鴛鴦,住在都市的我,竟也有這樣的童年體驗。

路上的食品行,一進去會有「您好,歡迎光臨」、「拜拜,謝謝惠顧」的罐頭聲音。附近的文具行我已經忘了什麼名字了,只記得白天不太開燈,然後很好逛,然後表姊妹們都很討厭那個老闆跟老闆娘。

巷口的牛肉麵店,也曾經有一段特殊的回憶:我永遠記得那是高三的三月十九日,就是阿扁遭槍擊的那一天,我跟朋友因為模擬考考不好心情很差,於是就在台北車站臨時起意離家出走,跑到外婆家去,火車一路晃到苗栗,我們站在火車上,聽到附近人說起時任總統被槍擊的消息,覺得很恐怖,不知道國家會不會滅亡這樣。到了大湖公車站,才打電話跟我媽說我在大湖了,我媽當然嚇到了,不過也是熟悉的地方,晚上阿婆就帶我們到巷口吃牛肉麵。

現在想起來,這些都是很難得很寶貴的回憶,以後可能記不得了,所以必須寫下來。

母親在我二十歲的時候離去,與外公正好是農曆同一天,隔了一整年,這件事情對阿婆來說是很心痛的消息。前幾年我會打電話回去問候阿婆,阿婆也常常打電話給我,但是每次通電話講到最後,阿婆都會難過地哭起來,說好可憐、這麼年輕,其實我也記不清楚是在講我母親還是在講我。

可能當時還年輕,以為自己很快地接受了失去母親的事實,以為自己已經適應了,不太能理解為何阿婆常常還沉浸在失子之痛中,不喜歡每通電話都是哭著結尾,直到我也成為了母親,我才知道,無論是失去母親或是失去孩子,這種痛是會跟著自己一輩子的,時不時的會跑出來刺著心臟,哀傷孩子沒辦法陪著自己老去、哀傷母親沒辦法陪著自己成長。

苗栗大湖外婆家的回憶,隨著阿婆離去,也會慢慢被遺忘。有次回去,打開google map要導航,赫然發現阿婆的身影,那時阿婆還健康著,站在門口,應該是看到google 的車子經過很好奇所以出門口看,意外留在實景地圖上。

這兩個禮拜,見到了所有以前玩在一起的表兄弟姊妹,平常大家幾乎沒有聯繫了,只剩下這樣的場合才能見到大家。

告別式結束,要發引啟程了,我終於哭了出來,哀悼著阿婆離去、哀悼著回憶離去,阿婆是大家的阿婆,我只是眾多孫字輩的其中一個,與阿婆的羈絆與不捨,只有自己知道,旁人難以體會。

波比五個月大的時候,我們有帶回去給阿婆看看,留下一些紀念;今年過年時,也有帶波比回外婆家看看外婆,因為耳朵不好、眼睛應該也看不到了,外婆好不容易知道是我回去,有開心地拍拍手。

希望阿婆能跟天上的母親還有阿公相聚,想到這裡,能有一點點安慰的感覺。

外孫女 思潔 泣叩

作者:業務企劃 陳思潔

 

您也會有興趣閱讀的:

【龍巖人的感動】用心地完成每一件事情,就是圓滿人生

【龍巖人的感動】阿公的鱷魚 | 我遇見的人,都有愛

【龍巖人的感動】就算是大老闆,在父親眼中也是個孩子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有多愛就有多痛,想要擺脫悲傷可以這樣做…

ben-blennerhassett-G8rRItjrwkA-unsplash

我們都知道,誰都有離開的那一天。

卻也都難以想像,摯愛離開以後,我們的生活會變得多麽不安無助、孤單害怕。曾經一起居住的家、一起看過的電影,曾經走過的街頭、曾經去過的餐廳,生活中太多的人事物都會觸痛傷口。

我們有多用心去愛人,當愛人離開的時候,就會有多痛。

 

悲傷不容易 哭泣很困難

「死亡」,是社會集體迴避討論的議題,當我們不幸遇到親人逝去,我們總是習慣避免與他人提及,因為這是「忌諱」。或是為了避免他人擔心,我們偽裝堅強、說著沒有關係,不在他人面前哭泣 。事實上,悲傷卻從未離開,仍如影隨行、不時在內心翻滾著。

人不會總是正面樂觀的,每個人總是會有低潮的時候。比起正面樂觀,我們更需要學習如何與「負面情緒」相處。現代的社會太多壓力,人際疏離,又學不會與負面情緒好好相處,就有可能罹患憂鬱症等情緒疾病,甚至走上無法挽回之路…

人生本來就是由酸甜苦辣眼淚與笑容交織而成的。我們需要知道「負面情緒」就跟高興、快樂一樣,悲傷、難過也是情緒的一種。假裝「負面情緒」不存在,這種逃避的做法或許一時有用,卻不是永遠有用,日積月累,「負面情緒」總有一天會壓垮我們的。

接受他,才能放下他

正視「負面情緒」,是需要鼓起勇氣才能面對的。

而勇氣的來源,可能是來自某篇文章的一句話,也有可能來自某位朋友的一句話,或者只是有天早上醒來就突然擁有了。

這個「勇氣」的靈感來源或許可能來自他人,但終究是取決於你自己的心胸有多開敞。如果只是一直關閉自己的心靈,就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掙脫「負面情緒」的荊棘。

擁有勇氣最好的方式是「嘗試」,嘗試看一部大家都說好看的電影、嘗試走出家門與朋友聊聊天、嘗試參加一些興趣同好的聚會,只要願意嘗試敞開心胸,讓更多正向的情緒進入,就能凝聚面對悲傷的勇氣,就不會總是被負面情緒綁架,讓人生愁雲慘霧。

人生就像一列火車,每個人上車與下車的時間都不相同,但每個人都有抵達自己終點的時候,所以我們只能好好珍惜彼此相聚的時間,別讓負面情緒綁架你太久,把握每一刻美好的時光吧!

 

 

閱讀全文
1 2 3 ... 11
頁數 1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