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寫給龍巖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一支冰棒,是回憶 是遺憾 也是放下

norbert-levajsics-189607-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媽麻、媽麻,可不可以買冰給我吃?」女兒睜著大眼哀求媽媽。

「好好好,你想吃什麼口味?」媽媽摸摸女兒的頭說。

「我要草莓的」女兒瞇著眼笑著說。

「妹妹你一口,媽麻我一口,口情才不會散」母女兩牽著手散著步。

 

小時候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媽媽卻已經住院了好久好久,媽媽從台中打電話來說你好想吃冰棒,女兒答應你過幾天就會買媽媽最喜歡的草莓冰棒去醫院探望,媽媽也笑著說那會乖乖接受治療,等著女兒買冰來醫院。

 

世事總是難預料,病魔終究帶走了媽媽,吃冰的心願來不及實現。

當女兒從外地趕回台中,一進入會館就跪在地上,聲嘶力竭的大喊:「媽,為什麼不等我?說好一起吃冰,說好那麼多事情都還沒實現,為什麼祢說話不算話?」

如果問我什麼時候最容易感到悲傷,大概就是聽見家屬無助哭喊的時候。喪失親人的家屬總是難以接受,從內心深處哭喊著摯愛家人的名字,試著挽回那些曾經,那就是最令人哀傷難過的一刻。

一連幾天,女兒一句完整的的話都說不出來在靈堂前只有不斷的哭泣再哭泣,寂靜的會館只有無盡的淚水和悲傷在蔓延著。

我拿著一包面紙,走進了女兒的身邊,問了句「你還好嗎?」

女兒開始娓娓道來她與母親的承諾、回憶過往,說著遺憾難過,卻又慶幸媽媽不再受病痛的折磨。我靜靜地聆聽,偶爾輕拍女兒的手或肩,再遞一張面紙,讓女兒盡情傾訴,過了好久好久,女兒對我說:「謝謝。」

謝謝我聽她說故事,謝謝我讓他抒發情緒,讓她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隔天,女兒帶著2支冰棒來到會館,一支放在桌上,一支自己拿著,她說:「媽,我買冰來了,最後一次陪祢吃冰,願祢一路好走,我會把遺憾轉化成力量,更珍惜與愛人相處的每一天,祢也會永遠活在我心中。」

在會館工作的日子,看過許多許多哭到不能自己的家屬,那種失去的痛,難以撫慰,我們只能靜靜地陪伴,靜靜地傾聽,在哭泣的時候為他們遞上面紙。我們相信,「痛」是需要被抒發的,這段在會館的日子,就是讓家屬緩緩接受事實,慢慢調適心境,讓突然而至的悲傷,能夠透過儀式與陪伴而得到一點點舒緩,這就是我們能對家屬所做的撫慰了。

 

作者:龍巖台中會館 DL

從嚥下最後一口氣到葬入土裡,這一段過程,過去習俗是在家裡擺設靈堂,供親朋好友弔唁。隨著社會風氣、居家環境的改變,靈堂轉移至會館擺設,會館讓家人可以在一個舒適的環境追思逝者,也能方便朋友隨前往弔唁,不用擔心打擾喪家。

龍巖用心打造會館,在全台北中南都提供如飯店般舒適的會館,也有親切的工作人員從旁協助喪事大小事,讓逝者放心,生者安心。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預約一場不留遺憾的告別

carolyn-v-480494-unsplash

每個買保單的人,都有一段故事。

雖然每個人都知道得先將自己的身後事準備好,以免事情發生時造成他人的麻煩,卻又抱持著明天再準備也可以的心態。

殊不知,意外常常比明天早到。

小陳的朋友阿榮,單身未婚,年紀不到四○歲,正是事業要突飛猛進的年紀,即將退休的父母親正打算先出國旅遊,規劃弄個小菜圃,開始退休生活。

但一場突然的車禍帶走了阿榮,這意外讓阿榮父母措手不及,臨時找一家葬儀業者處理,品質不但差,人員更是態度惡劣。

阿榮父母沈浸在喪子悲慟中,更因為沒有好好送別孩子而感到內疚。最重要的是,這筆喪葬費用的支出打亂了他們的退休規劃,更令生活陷入一陣慌亂。

小陳陪著阿榮一家幫前幫後,在阿榮的後事塵埃落定後,他安慰兩老的同時驚覺到,如果沒有做好準備,阿榮的故事也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

要如何才能讓「意外」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

如果他突然離開了,要怎麼幫父母維持原先的生活品質呢?

理賠「服務」有保障 通貨膨脹免煩惱

透過保險朋友,小陳知道了「實物給付型保單」,剛滿四十五歲的他,立刻幫自己準備。小陳心想,禮儀公司這麼多,透過保險公司事先篩選作為未來執行服務的合作公司勢必有一定品質,他就不用擔心家人在悲傷難過之餘,還可能因為倉促的錯誤決定帶來二次傷害,而且保單分期付款無壓力,確實能夠做到「留愛,不留麻煩」給家人。

經過瞭解後,發現自己的父母超過七十歲雖然無法購買實物給付保單,卻仍可以與業者購買「生前契約」,擁有七十五%信託的保障,一樣安心。

「實物給付型保單」最大的價值,就是理賠「服務」。

這個「服務」不僅不會受到通貨膨脹的影響而縮水,反而能依據時間的演進,保障十年、二十年後的禮儀服務。

「意外與明天誰會先到?」

正因為我們不知道答案,所以每天都是準備「實物給付型保單」的最好時機點,越早規劃就能越早安心。

 

本文轉自《現代保險雜誌》201812期,作者:龍巖股份有限公司多元行銷處 副總經理鈕安澤

閱讀全文
給工作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阿公的鱷魚 | 我遇見的人,都有愛

zoe-gayah-jonker-1090105-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她是一個聰慧年輕的女孩,有這今年最流行的浪漫波浪捲髮,在阿公牌位設立後的第三天,她手上忙著摺紙鶴,一邊開口問我:「請問可以燒一隻鱷魚給阿公嗎?」

我:什麼?!(霎那間還沒來得及反應,腦海中卻開始浮現鱷魚在火中翻騰掙扎的畫面)

女孩繼續熟練地在桌上折著紙鶴,看著我詫異的表情,她淘氣地撲哧笑了出來,眼中帶著笑意邊說:「阿公以前喜歡養鱷魚,所以我們想燒個鱷魚氣球之類的跟祂作伴啦!」

好不容易撫平心情的我,簡單解釋了氣球可能不太適合,回覆說:「紙做的鱷魚比較適合!」答完以後,我便回到櫃臺繼續忙著我的事情,過了幾炷香時間,女孩突然出現在櫃檯,問:「請問有打洞機嗎?」

我沒有多想她要用來做什麼用,隨即就埋頭彎下腰找著,才發現打洞機被外借了,一時之間無法借給女孩,我便問:「請問妳是要做什麼用途呢?我想想能夠怎麼幫妳?!」

女孩彎了彎嘴角,笑著說:「其實我是需要打洞機切下來的圓而已。」

「那紅色的圓形標籤紙可以嗎?」我應著。

「嗯…其實我需要的是白色,要做眼睛的。」女孩邊瞇著笑眼講著。

於是我又繼續想著辦法:「那這種白色小標籤紙可以嗎?然後我借妳一把剪刀,妳可以用剪的,只是比較費工。」

女孩彩虹般的笑容似乎腦袋瓜想到什麼好點子好方法,拿著我提供她的工具滿意地離開,倩影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

傍晚,等到她及家人都離開個人室,我進去整理時,赫然發現桌上擺了對可愛的一大一小鱷魚摺紙練習

隔天阿公的頭七法會,女孩捧著前一晚趕工製作的鱷魚紙雕作品來。

我一邊讚嘆著她的巧手問她:「可以幫妳和鱷魚一起拍個照嗎?」

她大方應著:「那我要看著鱷魚哦,這樣比較自然!」

法事結束的下午,女孩向我辭行,我問她:「告別式前會再回來嗎?」

女孩面露遺憾地說: 「有既定的工作行程安排,也許趕不回來。」離開前,女孩還交代其他人要多幫她陪陪阿公。

看著女孩離開的背影,我很想對妳說:「不管妳來得及或來不及參加阿公的告別式,阿公都會體諒,因為妳是阿公永遠疼愛的外孫女!

日本插畫家五味太郎有本著名的童書繪本《鱷魚怕怕牙醫怕怕》,插畫家以鱷魚(小孩)看牙醫的過程,藉此描寫人們往往先入為主的猜想著未發生的恐懼,就如同我們因為工作每天面對不同家屬送別自己的至親,外人總覺得我們面對死亡多了,我們的心情會很愁苦,接觸的也都是悲傷的故事。

其實不然。

相反的,我們體會到的都是溫暖的人情味,就像是鱷魚從水池爬上了靈堂,還上了天堂當起小天使陪著阿公,我想任誰看到這些小鱷魚都能會心一笑,並能感受到女孩對阿公的愛,而我相信,阿公一定也很愛女孩。而這些日常的愛,累積成幸福。

下次再有人問說「你的工作碰到的都是難過悲傷的人吧?」

我會回覆他說:「不,我的工作遇見的,都是有「愛」的人。」

 

作者:龍巖高雄會館 張芮綺

從嚥下最後一口氣到葬入土裡,這一段過程,過去習俗是在家裡擺設靈堂,供親朋好友弔唁。隨著社會風氣、居家環境的改變,靈堂轉移至會館擺設,會館讓家人可以在一個舒適的環境追思逝者,也能方便朋友隨前往弔唁,不用擔心打擾喪家。

龍巖用心打造會館,在全台北中南都提供如飯店般舒適的會館,也有親切的工作人員從旁協助喪事大小事,讓逝者放心,生者安心。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外婆,您在天堂會以我為榮嗎?

S__25419852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從小,長輩就說:在路上看到有人辦喪事,要把頭撇開,避免被沖煞到。

小時候對「喪事」懵懂無知,只覺得「喪事」是一件離我很遙遠的事情。

直到那一個晚上響起的電話鈴聲,才讓我發覺:原來,死亡這麼近。

深夜的電話鈴聲響起,總是令人膽戰心驚。這一通電話,是跟外婆同住的親戚打來的,媽媽接了電話後,只淡淡地說:「好,我知道了。」但我看見他用顫抖的手,慢慢的掛下電話。

 

救護車從醫院開回到外婆家,沒有響鈴,外婆戴著氧氣罩回到了家。

而外婆終究還是沒有等到我們,我們終究還是來不及,我們從台北趕回南投,灰暗的天空已經微亮,外婆已經嚥下最後一口氣了。

我們抵達外婆家,從門口,跪著爬進外婆家裡,緊接著就進行一連串的法事誦經儀式。

外婆過世到告別式這段時間,我們只能利用假日的時間回到南投。看看外婆,其他時間就跟親戚鄰居在庭院摺著蓮花細數外婆的點點滴滴,回憶外婆的溫暖。

其實,我一直覺得有點恍惚,外婆真的走了嗎?真的離開我們了嗎?直到告別式那天,我們攙扶著外公,把外婆送進了殯儀館,我才意識到外婆真的再也不會拍著我的頭說喊著我的名字:「阿娟咧~~」

 

阿嬤走不到一個月後,外公也走了。

阿姨說:是外婆不放心外公,所以把外公帶走了。

但我們都還在,外婆有什麼不放心的呢?所以我反而覺得,是外公不放心外婆一個人,所以去陪他了。

曾經,我對於路邊見到的喪事,避而遠之。

這一天之後,我才懂得,那些舉辦「喪事」的喪家,他們正在經歷多麼痛的人生課題,需要的是我們的同理心與安慰。

因為曾經經歷過,所以更懂喪家的痛,進到生命產業這麼多年來,在每一場告別式我總是會想起外公外婆,把逝者的告別式當成外公外婆的告別式,就會願意為家屬再多想一點、再多準備一點,也就會更細心的去處理每一個細節、重視每一個小事,讓喪事圓滿,也讓家屬安心。

儀式結束後,家屬的每一句感謝,不但讓我們更有動力堅持在這個行業,也讓我相信外婆一定會以祂的孫女驕傲,繼續在天堂跟外公幸福的生活著。

 

作者:龍巖禮儀處 Mo澄

龍巖禮儀處是龍巖服務家屬的最前線,始終用最誠摯「視逝如親」的心服務每一位往生菩薩,主動貼心的為每一位家屬多想一點,使逝者放心,生者安心,致力讓龍巖成為最佳託付者。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每個月20號的母子約會,連續20年從不間斷

nigel-tadyanehondo-437282-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有一天,三芝陵園同仁進行例行的巡察時,回報在五樓塔位區,發現牆壁上有客戶用鉛筆記錄塔位號碼名字,還畫上箭頭方向,經查證資料後發現,那是一個往生年長女性的塔位編號

清除後,過了一陣子,牆壁上又再次出現這組塔位編號,我們便開始隨時留意,是誰留下了這個記號

這一天,我們注意到了,有個白髮蒼蒼的阿伯在櫃臺換證前往五樓祭拜之後,就開始在牆上做記號。

我們前去制止,阿伯說,住在這裡的是他的媽媽,他現在記憶力越來越差,所以他在牆上留下前往媽媽塔位的路線,避免以後忘了怎麼找到媽媽。

阿伯跟我們說起了媽媽的故事。

媽媽是一位日本人,在很多年前嫁來了台灣,說著說著,就拿出媽媽的相本,年輕的媽媽是個美人,有著婉約的氣質,眼神裡又充滿了堅毅。

媽媽嫁到基隆,靠著捕魚賣魚討生活,從年輕到老,媽媽養育著他跟弟弟,生活雖然有點辛苦,但卻很幸福。

從年輕到老,媽媽臉上的皺紋越來越多,有一天,媽媽病倒了,住進醫院,阿伯跟媽媽說:「妳放心,我每個月都會去看妳。」可惜,最後媽媽還是走了,但這個每月一約的承諾,還繼續著。

阿伯每個月20號,都會到三芝真龍殿祭拜媽媽。

媽媽過世的時候,阿伯身體還算硬朗,每個月從基隆騎著摩托車來到三芝真龍殿祭拜媽媽。但是,隨著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阿伯的身體狀況也不再那麼硬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阿伯不再騎車,他從基隆坐公車到三芝,然後走路來到真龍殿。知道這件事以後,陵園同仁只要遇到阿伯,我們都會順路載他一程,讓他看媽媽的路不要那麼辛苦。

雖然阿伯見媽媽的路有一點奔波,但在媽媽的塔位前對著媽媽說說這些日子的近況,傾訴自己的思念,是阿伯繼續生活的動力

將近20年,每個月的20號,從來不缺席,這是阿伯對媽媽的承諾。

真龍殿不只是我們工作的地方,他也是許多往生者永恆的家,更是許多家屬可以安心思念的地方。

一般人以為:有多少人願意跟這位阿伯一樣,20年持續不斷地到塔區探望往生的家人?

但在真龍殿,像阿伯一樣,常來探望親人的家屬,卻不是少數,有許多家屬都是時常前來祭拜先人的。

 

思念,是無法癒合的傷口,當有滿心的思念需要抒發的時候,住在真龍殿的家人,就是他們抒發思念的對象。

我常常在想,我離開以後,我的老公想我的時候怎麼辦?或是老公離開以後,我想念我老公的時候該怎麼辦?

塔位對離去的人而言,是家;

對留在這個世界上的人而言,更是家,

因為只要有家人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家。

作者:龍巖陵園 真龍殿 隨風

真龍殿是龍巖的代表之作,除了塔位及供奉三寶佛為每位先人祈福,更是用心打造公共空間,有舒適的休息區、中西式餐廳,更有著六星級飯店式管理,為家屬打造最好的追思環境。

瞭解更多 龍巖真龍殿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母女就是:我為你多想一點,你為我多想一點

sam-trotman-1114429-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二零一八年的七月,那天,平凡的盛夏,驕陽烈燄的熱情幾乎融化街上的每個人;但我對那天記憶猶深。

我一直記得那天我在值班櫃檯看著「最後人間場」這本書,描繪建築師對生死見解的一本攝影集。就在讀到作者描述人類對親人的離去是一種特殊情感,「是一種人既存在又消失的特殊感覺」,眼光停在對這句話的思考時,突然地,一對母女神色慌張的走進值班櫃檯。

 

一如大多數的值班案件,那對母女端詳著龍巖的產品、服務、價格;我也一如以往的以執業人員的專業一一為他們說明著。

 

順利的接下這個案子,也開啟了履約流程。我們承接的每個案子,總得特別細心,因為這對每個家庭而言,都是大事。面臨客戶一家之主的離開,對於家屬遺族的引導照護更是需要特別關切。

因為少了「平常做決定的人」,所有的事情總都會經過更多的討論,甚至偶有糾結紛爭。

 

進入龍巖近兩年的時間,雖不比資深前輩們,但跟著營業處的服務也讓人學到不少經驗,而這個案子為什麼令我印象特別深刻?

在引導家屬協調禮儀流程時,經常會有這樣的事情:

 

前一秒接到「媽媽」的電話說著

「明賢,我跟你說,我們家女兒從小就被照顧的好,很不獨立、像個小孩;這件事情就怎麼做,你不要告訴他我給你打了電話。」

 

下一秒就會接到「女兒」的電話告訴我

「明賢,我媽一直覺得我是小孩子,很任性什麼的,但其實…….」說是牢騷也好,說是苦水也好;但其實對照起來都是這麼的甜蜜,電話最後也總會加一句「你不要跟我媽說」。

 

慢慢的才理解了,原來這個客戶不是「嚴父慈母」的家庭,而是「慈父嚴母」的家庭。女兒從小就是父親寵著;母親則作為規矩、準繩,訓導主任般的存在。

 

後來細聊才瞭解,原來過去母女的溝通總是透過父親潤滑、協調;而就在履約的過程裡,不知不覺間,我似乎取代了這個角色。

 

告別式當日,理所當然地,悲傷的氣氛蔓延整個場所;就在儀式完美結束時,閒聊期間我們三方敞開心胸交流。我細數了作為橋樑的那些通話,眼前的母女也收起眼淚展開笑顏,甚至很戲劇化的相擁。

而我,眼眶反而汨的像漏了水的水龍頭;就是一種感覺,能被信任的感覺,真的很好

在服務的過程中能轉化、讓親人間的情感透過一個悲傷的事件更和諧、圓滿,

真的能讓人更感受到身處這份工作的價值。

 

在客戶頻繁道謝的同時,我也必須說聲謝謝你,我是周明賢,很感謝這份工作帶來的喜悅。

 

本文作者:龍巖元富處 周明賢

【周明賢】

甫畢業即投入龍嚴事業,至今一年有餘;從產業的前景盼望入行,慢慢體會到生命的價值,對生命的尊重與理解;希望能藉由自己的熱情改造殯葬文化,讓人們在不幸的需求被滿足的狀態,能更延展、開闊自己的人生;同時也創造自我的價值、滿足自我的期待。

 

【元富營業處】

2018年成立的營業處,年輕、活力、熱情是新興事業單位最常見的特色;而元富營業處不僅在創新、創意上獨樹一格;更強調服務的溫暖與貼心,以承諾、責任、感恩,為營業處核心價值。

閱讀全文
1 2 3 6
頁數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