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寫給龍巖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避而不談的「家庭禁忌」 讓療癒歷程走得更艱辛而漫長…

photo-1513704735763-a265cd2deed5

大學畢業的短短幾年內,我接連經歷了手足、學生、外公離開等重大死亡經驗,生命也受到極大的撞擊。

 

最簡單的數字,最艱難的答案

大姊驟世後沒多久,姐夫搬離了我們家。因為,每次的見面,對彼此都是一種提醒與傷痛。幾個月後,他連工作都辭掉了,並告訴我們:他要去英國進修,大約一年。九個月後,回到台灣短暫停留,以「既然都去了,不順便拿個EMBA回來挺可惜的;我學校申請好了,會繼續回去拿學位」為由,再度飛到遙遠的大不列顛。

沒有人開口反對、攔阻,因為他的傷痛,比任何人都巨大許多。

我失去的姊姊,是他最摯愛的妻子;更何況,他同時失去的,還有來不及與這世界見面即被迫離開的孩子。
那些年,我在心裡好幾度對著姊姊吶喊:「姊,祝福姊夫吧!他還年輕,還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

但這幾年來,除了哀傷,他又比我們多了一個叫做『自責』的情緒,如此濃烈。

不管人是否在台灣,他與他的家人、妳的公婆,總會加倍照顧我們,照顧爸媽;我們不能這麼自私,該鼓勵他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妳在他心中不需要占住這個位置。因為,妳曾經是他最深愛的妻子,從過去、現在到未來,不會改變。」

至於我自己,則從來沒想到:「你有幾個兄弟姊妹?」這問題的答案不過是一個數字,竟會令我如此焦慮、難以回答。

有很長一段時間,當這個問題出現時,「四」與「五」在我腦海裡有很大的爭戰。

 

保險,不只是保險

大姊過世後沒幾年,外公因久病辭世。相較於我父母完全噤口避談死亡的態度,外婆在年過八十以後,為她自己與外公,分別買了「生前契約」。

所以外公一過世,隨即依照契約裡的治喪方式籌備葬禮,有條不紊。

外公的告別式在台北,我與太太提前一天北上。搭車抵台北,在去與其他家人碰面之前,我們用了點零碎時間,晃了一下車站裡的誠品書店。

望著書架上好幾本關於死亡的書籍,我被其中一本封面及書腰的文字深深吸引,正翻到內頁看得出神時,我太太突然挨近身邊,看到書名,丟下一句,「看這幹嘛?」後,又轉身鑽進其他圖書區。

我們之間,各自因著重大、未經完全療癒的失落經驗,所以少談死亡。

為什麼不敢談?因為重大失落經驗,讓我們倆都欠缺面對死亡的幽默感,只有在談論保單時,會稍微碰觸這個話題。

開始工作以後,我買了很多很多「非回本型」的高保額保單,因為我對死亡有著極高的焦慮,那種焦慮不是出自對死亡痛楚的恐懼,而是腦海裡時常想到:若我有天走得突然,那我所愛的人怎麼辦?

那段時間,我腦海裡時常在計算:如果我下一刻就離開這世界,家人(包含原生家庭的父母以及我的太太)可以領多少理賠金?甚至會細分「一般身故」、「癌症病逝」、「意外身故」等不同狀況分別計算,一心就只怕不夠,所以一直買、一直買、一直買……直到我有一天突然發現我每月的薪水有將近四分之一花在非還本型的保險上,我才稍稍節制這樣的強迫行為。

 

生命最後的禮物 生前契約

外公告別式當天,我們最後一站來到了金山上的龍巖大樓。最後一個步驟是將我們預先準備好的「老嫁妝」丟進爐裡化掉,燒給外公。

打從那些東西還沒焚化掉之前,我太太就一直對那些紙做的名車、豪宅、金條、麻將很感興趣。等到我們這些晚輩一人一物,都丟進爐裡化掉之後,我與她準備轉身入內做洗滌。一轉身,我聽到她對我說:「我知道我要燒什麼給你了!我要燒棒球與球棒。」

我愣住了半晌,故作鎮定地幫她補充道:「不,妳還要多燒一些紙人給我,因為我需要很多隊友。」

我們倆看著彼此,發出會心的一笑,這是我們第一次發現:原來,面對死亡,也可以很幽默;而從「生命最後的禮物」內容中,窺見的不是離開的人愛什麼,而是送禮物的人懂了你什麼。

 

心理師暖心分析

近幾年在對高中孩子的生命教育課堂上,我常會做一個簡單調查:「父母親曾與你談論過死亡的,請舉手!」

這些年下來所呈現的結果並不令人意外:平均每個班級約四十個孩子裡,最多都只有五至十個孩子舉手。

在台灣家庭裡,大多數的家庭都避談死亡。長輩對死亡的畏懼,認為談死亡觸霉頭,所以不喜歡談;當晚輩意識到長輩的忌諱,為免觸怒或使其感受到不舒服,也跟著不去碰觸。

平時可能看不出有何問題,但當遇到家庭成員驟逝,那些沒被說出來的傷痛在家人間流轉著,儼然成為「家庭禁忌」;明明存在著,大家卻噤聲不談,讓情緒悶燒。

因此,在華人文化裡,當個人的哀傷失落任務遇上家庭系統,往往交織出更複雜的情緒,更需要找到適當的出口,卻反倒受到更多阻隔,並且欠缺好好道別的機會,讓療癒歷程走得更艱辛、更漫長。

 

本文摘錄自寶瓶文化出版《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作者:陳鴻彬。

有些傷,我們習慣藏得很深。

彷彿,藏得夠深,傷就不存在。

但父母帶來的傷,其實無時無刻捆縛著我們。

無論我們是30、40或50歲……

閱讀全文
給工作給龍巖

每天叫醒你的是鬧鐘還是夢想?勇敢選擇不一樣的路 成就不凡人生!

吳炘明 黃宇宏

台灣長期陷入低薪窘境,導致工作發展空間有限、優秀人才紛紛出走,根據主計處資料統計,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自2009年66.2萬人,至2016年已高達72.8萬人,人才外流情況逐年攀升。當大家都往中國、日本、新加坡等地找出路之際,選擇待在台灣的我們,又該如何尋找具有發展潛力的藍海產業?開創屬於自己的成功自由人生呢?

現任龍巖營業總監吳炘明及鎮大處處長黃宇宏,一位是擁有海外求學與工作經驗的海歸派菁英;另一位則是從小就擁有老闆夢的天生商人。這兩位年紀輕輕二十出頭就不畏他人眼光選擇加入龍巖集團,他們為何選擇生命產業?又是如何在龍巖找到「財富自由」與「時間自由」的可能,甚至擁抱房子、車子、妻子、銀子與孩子,達到「五子登科」的美滿成就,創造自己的成功方程式呢?

洞悉龍巖競爭力 源自獨特商品力  

具有國際觀且擁有高學歷的營業總監吳炘明,曾在美國加拿大留學並取得MBA頭銜,更在科技業、金融業服務過,剛回台灣時也曾徬徨未來的發展,但他認真鑽研產業趨勢,選擇投入龍巖生命產業的原因,除了看好產業發產潛能外,更是來自一份對工作的熱誠。他認為,理想的工作,除了時間自由、報酬豐厚外,能在工作中學習,讓努力被看見,才能實現自我的成就與價值。

 

吳炘明說,當初選擇留學生最不可能投入的「生命產業」,是因為看見這個產業的特殊性、永續性,更是具有無限發展的潛力。他認為,死亡是每個人都必經的過程,都需要生命產業的服務,這是其它產業無法取代的獨特商品力。但他不諱言,剛進入產業時也曾遇到過許多挫折,除了工作業績壓力,自己的名片總是在交友場合中,被傳了一圈又回到自己手上。他透過不同的方式,像是帶朋友參觀真龍殿、逐步解釋生前契約、和朋友說明預先規劃身後事的重要性等,讓朋友們逐漸接受這份特殊的職業。

而從小就立志當老闆的鎮大處處長黃宇宏,高中一畢業就入伍完成國民義務,就是希望能早點接手家中的OA家具事業,但無奈產業外移,台灣OA家具在削價競爭下,市場逐漸萎縮,黃宇宏開始有了創業的念頭。極富生意頭腦的他,總是可以在各種場合發現商機,例如他在人潮眾多的演唱會現場,嗅到螢光棒是許多人的必備品;又或是在選舉場合,發現人們對於汽笛的狂熱,進而批發相關產品到現場販賣,一個晚上就讓他賺得上萬元的淨利,但他發現這樣的賺錢方式並不能持久,無法長期穩定的增加收入來源,讓他重新思考未來的發展方向。

 

黃宇宏會接觸到龍巖這家企業是源自於母親購買的2張龍巖生前契約,他從中嗅到了生命產業的商機,認為這是一個新興趨勢,且是每個人都會需要的商品。雖然父母當初堅決反對,但他仍想要深究這產業,因此在參加當年龍巖前往日本考察的行程後,他更確定了生命產業的發展性,毅然決然選擇加入龍巖放手一搏,選擇走不一樣的路實現自我價值。

 

感動與富足的工作成就,是他們最大的動力來源

 

吳炘明在2008年進入龍巖,為了累積自己的人脈與拓展業務方法,他主動擔任許多前輩的司機,從他們身上學習溝通的語言及方法。透過基層的業務經驗,一步一步累積實力,隔年便創下個人最佳的4000萬業績。2010年在母親鼓勵下正式接班營業處處長,領導團隊創下1億9千萬的業績!之後每年業績不斷破億,更逐步挑戰20%的幅度成長,團隊在2014年,以3億2千萬年營業額創下新高,但他不自滿,將這一切的榮耀歸功於團隊的努力。

 

吳炘明肯定的說,如果沒有龍巖提供無限寬廣的舞台,讓他因為這份工作變成一個成熟有目標的人,可能也娶不到老婆,他也提到,能夠成就幸福的家庭全是因為業務工作的時間彈性、收入豐厚,讓他有更多自由的時間可以跟家人好好相處,陪伴孩子長大。在龍巖的工作中,他透過服務每個客戶、每個生命的儀式,在短時間內瞭解到每個家庭的組成,從中得到許多反饋,讓他更懂得珍惜身邊所有,這是生命產業給予的最棒禮物,也是他持續成長的動力來源。

同樣在龍巖成家立業的黃宇宏,和妻子就是在龍巖認識的,他的成就來自於初投入產業之際的拼命。剛加入龍巖的黃宇宏,為了陌生開發曾經一天拜訪三、四十位客戶,即使被拒絕了多次依然堅持不放棄。憑著努力走破多雙皮鞋的拚勁,以及對客戶的認真服務,讓他在28歲那年終於擁有房子、車子、妻子、銀子與孩子,達到人人稱羨的「五子登科」。 他說,努力的過程不只有老天看到,一旁參加儀式的家屬也在評量你的表現。當一個家族的長輩都將身後事交付予你時,就是最大的肯定了。黃宇宏認為,只要前面的基礎扎實,後續的客戶來源就不用擔心了。

4年前甫成立鎮大營業處的黃宇宏,短短幾年間,就帶著這個年輕的團隊創下1億2仟多萬的業績,每一年業績更是平均成長20%。為了業務團隊的未來目標,黃宇宏花了4年建置雲端系統,希望透過好的工具系統,讓新進的同仁更快達到自己的夢想。他期許自己能在全台都設有通訊處,在自己的能力所及之下,幫助更多人圓夢。黃宇宏說,如果不是從事生命產業,自己不可能接觸到這麼多不同的人,甚至還主辦過台灣首富家族喪禮,拓展了生命的豐富程度。他認為,龍巖讓他更有能力去愛所愛的人,給家人更好的生活。

 

龍巖發展沒有終點,是你開拓夢想的起點

 

許多人都有一個創業夢,希望自己當老闆,可以擁有時間、營收與財務上的自由。卻忘了開店需要成本,一般人根本無法輕易投入,但生命產業的獨特商機:市場大、競爭者少。只要願意努力,財務自由、時間自由,以及營收自由的夢想都是可以達成的。

 

龍巖具備商品創新力、通路銷售力、人才競爭力及建立良好的財務基礎力,這些優勢讓龍巖成為全台灣最大,更是全世界第三大的生命產業,並且擁有豐富的資源,能提供每位業務全方位的協助,讓每一個有夢想、有拚勁的人,都能在龍巖中一步一步邁向事業巔峰。

 

近年來,龍巖除了深耕台灣市場,更積極進軍大陸市場,首站在溫州打響名號,建構溫州人文公園。未來將拓展大中華地區市場,預計其產值將比台灣市場高70倍。對於企圖擁抱更寬廣市場,開拓更寬廣視野的你,現在加入正是成就自己夢想的最佳時機。

 

【成為龍巖菁英團隊】https://goo.gl/ANf41y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將詩詞化為實境,仿若身處於世外祕境-「現代桃花源」

20180625-032915_U9636_M425890_e467

個人對家、對空間都有不同的想像與期待,家的空間設計必須以人為主軸,除了能遮風避雨,還要讓人感受到溫暖和舒適,讓居住空間成為一種生活態度,並精準、細膩的以美學形式呈現。

如何設身處地的為居住者著想,整合不同家族成員的需求,對設計師而言是一大考驗。設計師應從顧客的需求著手,透過詳細的生活調查與體驗,量身訂製個人化的精緻品味,並幫助顧客追尋更好的生活品質。

 

從跨國合作經驗中,累積溝通與臨場反應的經驗

築內國際期許自己是全方位的空間內容創作者,不僅提供建築與室內設計服務,還包括家具設計、藝術商品開發、工程、企業形象等多元分工,透過一條龍的整合式服務創造各種經典案例,作品涵蓋了豪華私人宅邸、商業空間、藝術展演,並且累積了扎實的國際合作經驗。

明日博-匯集了全球頂尖建築家、當代藝術家的手筆,明日博為近年來台北市精華都會區內少見的大面積名邸。(圖/築內國際)
明日博-匯集了全球頂尖建築家、當代藝術家的手筆,明日博為近年來台北市精華都會區內少見的大面積名邸。(圖/龍巖與築內國際提供)

在明日博案例中,築內國際從接待中心開始操刀,其後包括藝術裝置、大廳公設、指標設計,包括一樓國際設計名品旗艦店與餐廳都一併做了全面性的設計整合,完整參與了整個建案銷售過程的每一項空間設計運用,也透過服務將豪宅服務經營推升到一個新的層次。

此外,在跨國合作中,經常會出現許多因地制宜的狀況,築內國際認為必須仰賴現場的研究與應變,才能精確的實現大師的設計藍本。JUT Hall 忠泰講廳便是由享譽國際的荷蘭建築團隊 MVRDV 與築內團隊攜手,歷時兩年多的努力,終於完成了這個「與自然環境共生的生活場域」,被濃密的苔蘚、植被、水生植物圍繞,人在其中,一面擁抱自然、一面聆聽人文藝術。

JUT Hall 忠泰講廳-走進講廳,近乎魔幻的張力,令人屏息。(圖/築內國際)
JUT Hall 忠泰講廳-走進講廳,近乎魔幻的張力,令人屏息。(圖/龍巖與築內國際提供)

實品屋是通往理想之家的橋樑,是最貼近真實的情況

築內國際曾打造許多實品屋的經典案例,希望透過實品屋幫助建設公司用最小誤差的方式,與客戶溝通心目中的畫面。以新成屋去做整體規劃設計而來的實品屋,無論在空間運用,還有採光、通風等條件的表現上,都是最貼近真實的情況。無論是看見光影在空間裡流動,或親自感受材質和日常生活的氛圍,這種臨場的體驗是勝過千言萬語的。

東方之冠實品屋-空間裡大量使用了大量的織品,讓空間剛柔並濟,並且流瀉出優雅的禪意。(圖/築內國際)
東方之冠實品屋-空間裡大量使用了大量的織品,讓空間剛柔並濟,並且流瀉出優雅的禪意。(圖/龍巖與築內國際提供)

如同陶淵明所描繪的世外仙境-桃花源,不僅有絕美景色,人人怡然自樂,更是每個人的夢想之地。

「與其說是奢華,不如說是一種雍容的生活質感。」對於美學,築內國際相信「雍容」的背後需要更多細節的堆疊,以及很多的堅持,因為下了功夫,才能展現出一種發自內心的自信。這次受到龍巖生命事業的邀請,延續安藤忠雄為台灣打造的「光之系列」建築的設計元素—陽光、繁花及隱於自然的地理條件,並以「桃花源」作為空間的設計主題。

 

以詩詞為空間規劃靈感,幫助人們在空間過渡中沉澱、轉化心境

為了實現桃花源的意境,在入口玄關、廊道、包廂的空間設計概念皆以詩詞作為靈感,並以居住的家為概念打造舒適寬敞的空間。

玄關賦予了進門後給人的第一印象,可以說是整體的門面與氣勢,築內國際運用先進的數位傳達技術連結過去與未來、外在環境與內部空間,以具桃花源意象的水墨畫為主視覺,透過LED螢幕展現花落風飄的動態自然景觀,具備了實質面與視覺面的多元機能,搭配潺潺水聲更讓人感受到踏進桃花源的世界。

入口玄關的LED螢幕以動態畫面營造詩情畫意的氣氛,並隨著外在天氣有所轉變。(圖/築內國際)
入口玄關的LED螢幕以動態畫面營造詩情畫意的氣氛,並隨著外在天氣有所轉變。(圖/龍巖與築內國際提供)
格柵造型後襯薄膜天花系統的設計,用以呈現格柵間透出點點光絮的意象。
格柵造型後襯薄膜天花系統的設計,用以呈現格柵間透出點點光絮的意象。(圖/龍巖與築內國際提供)

從世外仙境桃花源中,透過空間設計呈現高雅純淨、大器且有溫度的氛圍,就如同走在花林中、有樹影、有光影。廊道整體以沉穩的深色為主,再搭配一些白色大理石的壁面元素點綴,整體空間顯的純淨而簡潔。天花飾以波浪狀的格柵,自然材質且若隱若現的感覺呈現桃花林蔭之感。

考量到包廂空間的隱密性,在動線規畫上以弧型廊道並採3進式空間,為了善用空間配置,便以挑高、寬大的設計,讓空間明亮並產生舒適的寬敞感,小包廂挑高近4米、明亮而大器,大包廂深度則超過8米,並保留休息放鬆的空間。

整體而言,桃花源這次屏除了多餘的裝飾,由內而外去蕪存菁,每一個細節都是站在使用者的角度來規劃,透過設計能感覺到被環境照顧並感到自在,這不就是最理想的居住環境嗎?而築內國際以服務國際精品的高規格處理設計細節、施工品質以及陸續的現場維持上,透過即時有效的溝通,才能執行出頂級品牌的頂級要求。

 

文章來源:風傳媒《感受踏進「林盡水源 便得一山」的世界,打造一座世外祕境「桃花源」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用心把自然照顧好,自然就會照顧好我們的家人」建築成為適合人類與自然共存的永續景觀

20180622-040400_U9636_M425061_3581

著近年來環境、氣候的變遷,讓人們開始反思大自然才是最稀有的珍寶,在建築界也不斷思考人、建築與自然的關係,不再只從建築物外觀的美醜、使用的舒適度來評斷建築的好壞,而是考慮到如何透過建築為土地發聲,尊敬大自然,讓環境優先於建築成為一大課題

透過建築物與自然系統和諧、協調,成為適合人類與自然共存的永續景觀

建築美學和生態要能與環境和諧共生,以重視自然的建築理念,包括水土保持、空氣、生態維護、植披覆蓋率等,在規劃土地利用與功能分區時,就必須顧及到景觀資源、景觀用地的合理利用與保護,以更適合當地自然環境、人文景觀及生態體系的方式,讓建築謙卑的安身於山林中。

台灣大大小小的城市鄉鎮中都蘊藏著許多獨特的自然、文化、歷史與生活景觀,並吸引許多國際的當代建築大師留下精彩的創作,並在建築設計上盡可能的保留當地特色,並結合在地人文、展現風俗民情。

 

國際建築大師在台灣留下的精彩建築設計,展現建築與自然的共生

設計日月潭向山遊客中心、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改建案的日本建築師團紀彥,最廣為人知的「建築共生思想」即是強調對自然生態 與人文景觀的建築理念。

日月潭向山遊客中心在設計風格上高度重視自然生態與人文景觀,屋頂被綠化草皮覆蓋,俯瞰過去就像是草地被局部抬高了一般,使整體建築與環境融合。
日月潭向山遊客中心在設計風格上高度重視自然生態與人文景觀,屋頂被綠化草皮覆蓋,俯瞰過去就像是草地被局部抬高了一般,使整體建築與環境融合。

日月潭向山遊客中心的建築規劃,以如何在不破壞當地良好地景與自然環境的前提之下,維持原有基地特性的理念,取得建築與週遭環境的和諧,並展現建築的獨特性。透過地景跟地貌的連結,創造出來的是一個場域,而不是凸顯建築物的本體,達到與自然環境共存的理想狀態。

桃園機場第一航廈改建案是「建築與時間共生」的理念實踐,因高挑壯觀設計與高難度施工環境,在2014台灣建築界奧斯卡獎榮獲唯一首獎。
桃園機場第一航廈改建案是「建築與時間共生」的理念實踐,因高挑壯觀設計與高難度施工環境,在2014台灣建築界奧斯卡獎榮獲唯一首獎。

而桃園第一航廈改建案,團紀彥保留舊建築的結構,維持舊有意象,讓過去曾造訪的旅客仍能保留過往的美好回憶;同時巧妙運用舊航廈閒置的平台,以飛行中的巨大鳥翼為設計概念,融入東方傳統的大屋頂,讓建築與歷史對話。

同樣來自日本的建築師青木淳在台灣也有建築創作-忠泰美術館,以大量的落地窗讓都市的感覺透過窗戶延伸到美術館內部,讓忠泰美術館成為城市中的緩衝區,像是施展魔法般,慢慢的將人們從外面的世界引導到美術館內,這不僅是與都市互動的方式也順應了美術館本身的基地。

忠泰美術館不在 1 樓,主要展間都在 2 樓,人們必須爬上 2 個樓層才能抵達展間,青木淳希望透過設計不讓人意識到自己是在爬樓梯。
忠泰美術館不在 1 樓,主要展間都在 2 樓,人們必須爬上 2 個樓層才能抵達展間,青木淳希望透過設計不讓人意識到自己是在爬樓梯。

青木淳在建築設計上,力求空間內外、環境結合,並致力使其呈現各種不同樣貌,帶來驚奇。在繁華熱鬧的都市街頭上,亦能設計出極簡卻又時尚的建築物,為城市帶來新意。期望透過演講會,使的更多建築先進、新進們激發出更多創意,為城市美學盡一份心力。

 

從大自然中營造生活環境之美,實現與樹共舞的環境美學

龍巖位於台灣的「光之系列」是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的第一個墓園作品,以融合當地的地理環境、自然因素與人文特色做為主要設計概念,達到人、建築與環境共生的理想狀態。

光之殿堂希望實現在山林裡被群櫻環報的理想,並在人、自然與和諧共生三者之間找到平衡點。(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光之殿堂希望實現在山林裡被群櫻環報的理想,並在人、自然與和諧共生三者之間找到平衡點。(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位於新北市三芝的光之殿堂以「若我們用心把自然照顧好,自然就會照顧好我們的家人」的精神作為規劃初衷,使用不同種類的櫻花樹、石材與大片玻璃搭配,讓整個建築融入這片環境中,並順應櫻花樹高度,主建築物的高度只有3層樓,光之殿堂宛如從地底自然長出,被自然景觀包覆著。

在總規劃面積26.56公頃中,僅使用20%打造墓園區,包括墓地、道路與水保設施,其餘80%則保留作為生態保育區與嚴格保護的不可開發區,即是以自然共生的概念,與環境融為一體,並與親人共享這片自然美景。

與台大教授、種櫻專家、蝴蝶生態保育協會跨領域合作,維持不破壞生態的前提,研究櫻花培育工法,並進行實地原野勘查,讓在地原生種蝴蝶得以遷徙至園區周遭繁衍生息。(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與台大教授、種櫻專家、蝴蝶生態保育協會跨領域合作,維持不破壞生態的前提,研究櫻花培育工法,並進行實地原野勘查,讓在地原生種蝴蝶得以遷徙至園區周遭繁衍生息。(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龍巖「光之系列」共有四座建物,遍布在全台各地,並根據當地生長環境及人文背景分別運用大量的櫻花、油桐、流蘇、藍花楹等樹材作為主題植栽,創造一年四季不同的自然景觀。人們置身於花草綠樹中,便有種身心舒暢的輕鬆感,從自然元素出發,讓樹木、石材等建材維持原有風貌,營造出沈穩安詳而溫暖的禪意氛圍。

光之系列以新北市三芝-櫻花、桃園富岡-油桐花、台中寶山-流蘇以及高雄藍花楹作為主題植栽,營造綠意充沛、親近自然的建築環境。(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光之系列以新北市三芝-櫻花、桃園富岡-油桐花、台中寶山-流蘇以及高雄藍花楹作為主題植栽,營造綠意充沛、親近自然的建築環境。(部分圖片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建築的技術能夠日新月異,但對於我們所生存的這塊土地,應該以一種對環境有善、尊重土地倫理的態度,重新審視人與環境的價值觀,不忘記大自然賜予的條件,但同時用更開放的心態面對進步的未來,或許就能達到人與生態的平衡點,實現與環境共好的理想。

 

文章來源:風傳媒《用心把自然照顧好,自然就會照顧好我們的家人,實現群山環抱的景緻,看見 「建築物在自然中的謙卑」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充滿生命力的建築:「把建築結合週遭的自然環境,創造天人合一的美」

20180619-060103_U9636_M423938_98b5

1995年獲得建築界最高榮譽「普立茲克」獎的國際建築大師安藤忠雄,其作品散落世界各地且獲獎無數,被譽為「當代最偉大的建築師」。安藤忠雄非常強調「人、建築與環境的結合」,建築成為人與自然對話的媒介,配合當地地形,並與自然環境中的光、水、風等元素產生結合,讓人們感受到建築與自然和諧的共存。

安藤忠雄經常透過旅遊世界各地,將所見所聞與個人意象產生連結,作為設計的靈感來源。他將義大利「羅馬萬神殿」的幾何垂直佈局與日本的水平空間觀念融合,形成獨樹一幟的建築風格。

萬神殿是古羅馬建築與藝術的結晶,上方的透光口會隨著太陽位置的移動而改變光線的角度,讓建築物像是有了生命一樣。
萬神殿是古羅馬建築與藝術的結晶,上方的透光口會隨著太陽位置的移動而改變光線的角度,讓建築物像是有了生命一樣。

寄託對生死的體悟;透過藝術,讓建築與哲學對話

死亡是人生生命中最終要面對的一大課題,安藤忠雄的建築特色隱藏著極深的東方哲學思維與日本文化內涵,更是把自己的人生觀和對生命的看法寄託在作品中,讓空間建構時間;讓時間流轉空間,虛實交錯、陰陽穿梭、生死交融。運用建築物的實體對應大自然的虛形,透過清水混凝土牆面的光影與陰影、上坡與下坡象徵著游移在天堂與地獄間,重生與死亡的交替。

除了日本等地,安藤忠雄將與台灣生命產業「龍巖」攜手,以「與自然共生」為主題打造4座光之系列的「生命建築」,包括光之殿堂、光之迴廊、光之映象與光之丘,作品散落在台北、桃園、台中、高雄,並將「與自然共生」發揮得淋漓盡致,也讓身處在台灣的我們有機會一同透過藝術,讓建築與哲學對話。

1. 水是萬物起源,無時無刻都在變化著-本福寺水御堂、狹山池博物館與光之殿堂水象徵生命的起源,也是安藤忠雄經常運用的元素。位於日本兵庫縣淡路縣的「本福寺水御堂」便是以「蓮花池在上、廟在下」的概念,設計了橢圓形的蓮花池水盤,希望以蓮花、水池隱喻佛教極樂世界,猶如進入水中,洗滌心靈。

本福寺水御堂。
本福寺水御堂。
位於大阪府的狹山池博物館則承載著時代的歷史與記憶,安藤忠雄透過由無數水珠串連而成的帷幕,帶給人川流不息的意象。
位於大阪府的狹山池博物館則承載著時代的歷史與記憶,安藤忠雄透過由無數水珠串連而成的帷幕,帶給人川流不息的意象。

群山環繞的光之殿堂是一個和天地融為一體的自然墓園。在頂部設計了一個長、寬各有81米的大面積水盤,看似靜止的水其實無時無刻都在變化,水盤上的水就像是一片鏡子,隨著時間流動與四季更迭,映照出不同的美景,同時向下奔流成為高12米的瀑布,壯闊水瀑同時營造出視覺上的美觀效果與水聲的震撼。

(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光之殿堂上方有個透光的天井,人們可以慢慢的順著螺旋狀的階梯進出室外與室內空間,柔和的光線由頂部灑下,並隨著太陽的移動而改變,感受時間與空間的彼此呼應。

2. 在內部空間創造超乎想像、具有深度的小宇宙-真駒內滝野靈園、光之迴廊

近幾年在北海道最受到建築迷討論的,莫過於札幌市真駒內滝野靈園內,由安藤忠雄打造的巨大佛像。安藤忠雄製造了一個宛如防空洞的地形,在內部中空的地方放置佛像,為了從遠方眺望時能露出頭像,周圍地形被抬高成一座小山丘,搭配淡紫色的薰衣草花田營造平合的寧靜氣氛,完全沒有傳統墓園給人的恐怖印象。

遠眺中心隆起的山丘,只能看見大佛露出的半顆頭,令人充滿想像空間。
遠眺中心隆起的山丘,只能看見大佛露出的半顆頭,令人充滿想像空間。
大佛所在位置空出巨大的空間,透過小洞口與大佛身的對比,感受生命渺小而無常的省思。
大佛所在位置空出巨大的空間,透過小洞口與大佛身的對比,感受生命渺小而無常的省思。

為了配合富岡當地狹長的地形,比起有稜有角的建築形狀,安藤忠雄選擇以橢圓形做為光之迴廊的建築外觀,並將「土樓」安全守護家族的意涵融入其中,外觀看似封閉堅硬但裡面卻是別有洞天的世外桃源。

過去土樓內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重新演繹後則是強調人與自然光影及過往親人的交流。(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過去土樓內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重新演繹後則是強調人與自然光影及過往親人的交流。(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內部面向中庭的迴廊都是採玻璃帷幕設計,旁邊牆壁部分是運用不規則的木條設計,當光線照進中庭水面後反射到玻璃及木條將產生不同光影的自然變化,營造出一個獨立、寧靜、安詳且不被外界干擾的環境,也是一個讓家族間可以相互對話,凝聚彼此的空間。

寬廣的水景設計,形成寧靜與壯闊交織的美景,以靜態的水塑造靜謐氛圍,以動態的水呈現生命律動。(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寬廣的水景設計,形成寧靜與壯闊交織的美景,以靜態的水塑造靜謐氛圍,以動態的水呈現生命律動。(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3. 對自然環境的愛護與堅持,融入對逝者的敬意-淡路島舞台、光之映象

位於瀨戶內海上的淡路島原本是個採砂廠,第一次見到基地時的安藤忠雄心中非常難過,並下定決心要讓這片土地重獲新生。他向各國學習綠化與雨水循環灌溉的做法,前前後後種了300萬株樹苗。1995年發生阪神大地震,為了紀念震災傷亡者,他在沿著山體斜面興建了階梯狀、名為百段苑的100個紀念花壇。不只是對建築物的美感,處處可見對於環境的關愛,還有他謙卑的表達對天、地及受難者的敬意。

淡路島舞台百段苑,安藤忠雄為淡路島舞台披上綠衣,在荒蕪海岸植上彩色花卉,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花卉。
淡路島舞台百段苑,安藤忠雄為淡路島舞台披上綠衣,在荒蕪海岸植上彩色花卉,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花卉。

位於寶山基地的光之映象在設計上也有相似概念。主建築物沿著山的坡度建造,從低處能夠正面對著山景,並透過玻璃材質將景色映照在窗戶上,當光線透入到室內時建築物就像是與周遭環境融為一體。

引進上方光線的長廊階梯貫穿整體建築物,此處天花板使用玻璃材質,當光從最高層投射進入室內,能夠感受光影的變化。(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引進上方光線的長廊階梯貫穿整體建築物,此處天花板使用玻璃材質,當光從最高層投射進入室內,能夠感受光影的變化。(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同時,為了表達對舊有塔區的尊重,光之映象建物高度不超過舊有建築高度,除了保留原先觀看出去的景觀,還能觀賞種滿花朵和植被的屋頂,與周圍的流蘇花一起,形成美麗的風景。

從舊有塔區望向光之映象建築物屋頂,就能看見大量方塊狀的花卉景觀。(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從舊有塔區望向光之映象建築物屋頂,就能看見大量方塊狀的花卉景觀。(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4. 在山丘之上的建築,順應自然地形的發展變化-表參道之丘Hills、光之丘

要在斜坡地區蓋房子,對於樓層高度與建築設計都得特別講究,可說是很難處理的建築腹地。表參道Hills位於斜坡上,如何順應地勢並保留當地居民記憶中的景觀與情感是最大難題,必須在不破壞環境的情況下,保存部分建築、街景,試圖在新舊建設間平衡。最終安藤忠雄在建物設計上決定往下發展,地面上只有3層樓的高度,與路邊充滿綠意的櫸樹同高;內部以層層交錯的環狀階梯順著表參道傾斜的地形設計成流動的線條,與建築外圍相呼應。

表參道Hills建築區域是道路旁邊的狹窄細長的區域,兩旁的櫸樹以相連接的形式種植,成為表參道的特色之一。
表參道Hills建築區域是道路旁邊的狹窄細長的區域,兩旁的櫸樹以相連接的形式種植,成為表參道的特色之一。

安藤忠雄也曾在日本神戶六甲山蓋了一整片的集合式住宅,當地是近60度的斜坡地,很難想像在上面蓋房子,最後他還是設計了一系列高低錯落的房子,嵌在山坡上。

光之丘同樣為了因應周圍的山坡地形,主建築物以一層一層階梯狀的造形構成,每層頂端皆採綠化方式栽種植被,因此形成層層相疊、與自然環境融合的建物。建物外觀使用360度透明玻璃設計圍繞四周,形成一體的視覺景象。為了抵擋高雄強烈的陽光輻射,每一層玻璃帷幕都加上格柵的使用,同時滿足功能性及美學的設計理念。

光之丘-往天際延展的建築物象徵了萬物的生命力與延續力。(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
光之丘-往天際延展的建築物象徵了萬物的生命力與延續力。(此為3D示意圖,請以實品為主)(圖/龍巖提供)

置身於安藤忠雄的建築物中,往往能找到沉澱心靈的空間,簡潔的幾何圖形經過設計,便能自然而然的與大自然和諧共處,感受到平凡與寧靜的魔力。透過光之系列更能完整看見安藤忠雄以光、風、水等自然元素美融入四周環境,營造充滿禪意的空間氛圍,若有機會踏進他的建築作品,得到不只是視覺上的感受,更能為造訪者帶來心的體驗。

文章來源:風傳媒《「把建築結合週遭的自然環境,創造天人合一的美」國際大師安藤忠雄用光、影、水打造「生命建築」

閱讀全文
給傳統給工作給龍巖

日本皇室級職人精神 打造「藝術即生活、生活即藝術」的極致精緻作品

20180621-020250_U9636_M424647_881a

世界歷史最悠久的企業前三名都是日本企業,而「專注地追求極致」這個特點似乎就是長壽的秘訣之一。在日本傳統文化中,「職人」是一種透過自己熟練的技術與雙手打造作品的職業,而「職人精神」更象徵著精益求精、堅持不懈的技術和態度。

日本工藝的厲害之處,與日本人要求精確、講究細節有關。每一位「職人」的養成都需要累積數年至數十年的經驗才能達成技術的專精,他們對自我有深度的要求,對作品有高度的自信,製作過程講究一絲不苟,「質」永遠比「量」優先,不會因為金錢或時間的限制而妥協,只要是答應接下的工作,都會全力完成。

位於日本東京神奈川縣一間專門打造瓷器的企業—「大倉陶園(OKURA)」,至今仍堅持傳統的「手工彩繪」為其一大特色,不只繪畫要精細,過程中還得依顏色複雜程度分次作畫、分次燒製,有時需燒製4次才能做出成品。即便是擁有5年資歷的畫師都只能畫簡單線條,10年才夠本事畫出一朵花,至於大件作品則至少要具備20年經驗。

自我要求高,為了追求自身認定的完美而不妥協

儘管對企業來說「職人精神」費時又費工,但往往就是在一心追求極致與專注在微不足道的細節中,才能產生差異化與獨特性,如果只是單純的製作一個陶瓷品,其實是很簡單的,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但要是以「創造最好的瓷器」為目標,一切都得變得講究了。

對職人而言,自己不認可的作品是不會被端上檯面的。為了打造表面純白光滑、質地堅硬的「大倉白」,除了使用大量優質的高嶺土,還必須配合1460度的高溫燒製48小時,硬是比其他同業多了150度。隨著溫度越高,燒製難度也大幅提升,只要出現一點氣泡或不夠平滑就會被視為瑕疵品,因此工廠每個月只能限量燒出數量有限的作品。

大倉陶園早期創作的作品之一「薄雕鳳凰碗」。(圖/大倉陶園)
大倉陶園早期創作的作品之一「薄雕鳳凰碗」。(圖/大倉陶園)

 

完成第一階段的陶瓷器後,師傅以珍貴的鈷藍色為基底,獨創釉料,使特殊的鈷塗料與白色釉料一起被融解,再歷經48小時高溫燒製而成,呈現出具獨特光澤且如藍寶石般的深藍色瑠璃表面,這也是其他品牌難以複製的藍色。

日劇「華麗一族」中,木村所飾演的万俵一家所使用的餐盤,表面呈現出飽滿的色澤。
日劇「華麗一族」中,木村所飾演的万俵一家所使用的餐盤,表面呈現出飽滿的色澤。
大倉陶園經典的藍玫瑰則是採「岡染」技術製成。(圖/大倉陶園)
大倉陶園經典的藍玫瑰則是採「岡染」技術製成。(圖/大倉陶園)

 

保有日本職人精神的「大倉陶園(OKURA)」曾獲得日本及世界最高級洋食器評價,不但是日本皇室御用餐瓷品牌,也是招待國賓的指定餐瓷,並受到社會各界的青睞,像是PANASONIC創辦人的松下家、東京赤阪離宮「迎賓館」、京都米其林三星餐廳「吉兆」,甚至是已故英國黛安娜王妃,也都是他們家商品的愛用者。

用於東京赤阪迎賓館的經典之作「水果盤」,以雙數的果實代表雙方,並以圓形水果及圓圈線,象徵圓滿的聯結關係。
用於東京赤阪迎賓館的經典之作「水果盤」,以雙數的果實代表雙方,並以圓形水果及圓圈線,象徵圓滿的聯結關係。

每個細節都是藝術,串連每個生命的價值

藝術不再只侷限於畫廊,而是「將藝術融入生活,讓生活走進藝術」。

透過職人精湛的工藝技法與對品質的嚴格把關,瓷器的應用已經同時跨越生活與藝術的界線,瓷器藝術的表現變成一種生活態度與品味的象徵。「大倉陶園」不僅為日本政府製作各種國宴餐具與紀念版作品,一同見證2008年G8北海道洞爺湖國際級峰會與皇室慶祝活動的歷史,更接受台灣企業龍巖生命事業邀請,為安藤忠雄大師設計的光系列生命紀念館燒製面板及骨罐,包括以有鳳凰之稱的孔雀圖像作為設計理念的「風華」,以及映照出蓮花池美景的「青蓮」等作品。

大倉陶園為龍巖光系列建築中製作的「風華」,希望能將今世的生命價值轉化為藝術,永久留存。(圖/龍巖提供)
大倉陶園為龍巖光系列建築中製作的「風華」,希望能將今世的生命價值轉化為藝術,永久留存。(圖/龍巖提供)

 

在作品「風華」中,孔雀羽毛的勾勒必須由大倉陶園的國家級畫師一筆一筆手工描繪,相較於其他作品更講究畫師的穩定度與細膩度,希望擁有耀眼羽毛的孔雀能如同鳳凰般,為美好的生命獻上吉祥如意與富貴幸福。

知名體育主播傅達仁日前帶著尊嚴告別人生賽場,在生前就將自己的身後事都做了安排,並指定這款由大倉陶園所打造的「青蓮」骨罐。畫師親手繪製的一池藍色蓮花,運用獨特技法「岡染」燒出來的藍色,自然暈開的效果有如水墨畫般,而葉片上揮灑的流金線條,代表天上的金色雲紋,襯托出蓮花隨著清風搖曳的高雅脫俗。

畫師們承襲大倉家訓:「創作不可多得的瓷器」,以青蓮象徵著人在褪去一生的洗練後,回歸到最原始的樣貌,宛如初生。(圖/龍巖提供)
畫師們承襲大倉家訓:「創作不可多得的瓷器」,以青蓮象徵著人在褪去一生的洗練後,回歸到最原始的樣貌,宛如初生。(圖/龍巖提供)

日本的職人精神莫過於「把簡單的事情研磨到極致,讓普通的事物昇華到藝術」。

把作品做好的「職人」,才可以對自己打造出來的作品感到驕傲。從「大倉陶園」這個充滿達人精神的企業中發現,專注地把作品做到極致,對得起自己、顧客及社會的精神是多麽重要,而人們也能從製作過程中感受到這份心意,不禁對眼前這個精緻工藝多了一份愛惜之情。

 

文章來源:風傳媒 《日本職人用10年畫出一朵花!從手工彩繪瓷器的每個細節看見生命藝術美學

閱讀全文
1 2 3
頁數 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