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寫給龍巖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最後一哩路】穿著壽衣的奶奶

hands-4051469_1280

 

每進行下一個動作,我們的心就被多扎了一下。

奶奶這兩日過得有多麼辛苦,實在不敢想像。

 

淺金綴咖啡色布緣的扉縵,將阿玉奶奶小兒子的住宅團團圍住。任誰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告別式的會場,因此當我們的安寧居家服務公務車停在門口,便遭來多位鄰居的側目,而一張原本通常擺置在客廳中的茶几和幾張座椅,就放在騎樓下,阿玉奶奶的家人們就坐在那兒。

我想,夜間若還有家人坐在這兒,走訪而過的人,肯定會更加覺得是在守靈吧!

 

臨終的過程有多長,難以預計

這不是第一次我們到家中訪視病人時,家中已經安上告別式會場的布置。因為落葉歸根的東方文化與華人習俗,病人常常會在生命徵象不穩定,或是行將吐納最後一口氣時,急急搭上救護車返家,以便能在自己的住所離去,也象徵著一生飄浪後,又回到了熟悉而安全的依歸。

但是臨終的過程究竟會有多長,時常難以預計。病人回家之後,有時往往還是會在家中待上數小時,甚至數日。若是一切平順,自是人人心安。若臨終症狀較為不適者,安寧居家團隊就會安排到家中訪視,進行病人臨終階段的藥物給予和照護指導,以確保病人可以身心平安的度過這最後的一哩路。

但即便病人不是返家後,立即嚥下最後一口氣,家人往往也都會同時進行併廳、誦唸經文、布置靈堂等禮俗事宜,而病人就在併廳的木板或鐵板上躺著。

和門口的家人打過招呼,便揭開扉縵進入。這是阿玉奶奶回家的第二天了,因為仍有非常明顯的呼吸,家人便也尚未進一步設置誦經供桌與拈香牌位。

阿玉奶奶一身燙金的壽衣,就躺在一張狹窄得只容得下她的身軀,布滿空心孔洞的鐵板上。

對奶奶有說不出的心疼

我們趨近阿玉奶奶的身邊,一邊望著她尚稱平穩的鼻息,一邊詢問家人,這幾天可有替她翻身擦澡、更換尿布。

家人說,這是小媳婦的工作。不過,因為想說奶奶很快就會走了,所以這兩天都是這樣擺著,沒有人靠近她。

此時,我們對奶奶有說不出的心疼,但在開口和家人商討該如何照顧奶奶之前,先進行了醫療上的評估,確認是否正處於臨終狀態,然後替奶奶檢視是否已有排泄物浸潤,以及身上是否因多日未挪動,而出現褥瘡傷口。

我靜靜凝視著奶奶的鼻息與胸廓起伏,用聽診器判別奶奶的心跳強度與心率,觸摸手腳末梢的溫度和脈搏,診察鞏膜是否水腫。

護理師則在向奶奶告知後,緩緩一件件地脫下已著裝多日的壽衣,想要確認尿布是否有尿液,以及其他的排泄物。

那是一個戶外氣溫高達攝氏二十七、八度的上午,奶奶上上下下總共穿了八件的衣物。因為心肺嚴重衰竭而導致的全身性水腫,讓她的手指也腫得非常厲害,皮膚被撐得緊繃,隨時看來都要破裂,並且伴隨著底下的組織液滲流。但這些指節上,箍緊了滿滿的金飾與銀飾,掌心也握著裝有手尾錢的紅包。

每進行下一個動作,我們的心就被多扎了一下。奶奶這兩日過得有多辛苦,實在不敢想像。

終於解開了尿布,已經浸滿了尿液,然後也解滿了黑糊便。護理師轉頭請家人準備濕紙巾、沐浴乳以及溫水,還有新的尿布,想要先替奶奶好好清洗一番。結果小媳婦說,濕紙巾和尿布都沒有,要等她去買。

 

二兒子的為難與踟躕

我們把在外頭待著的二兒子帶進屋內。陪伴著他,一項項檢視著奶奶的身體狀況。想要讓他明白,奶奶看起來還沒有出現臨終症狀。想要和他討論,是否能把奶奶挪回房間,睡在一張普通的床上,然後進行身體舒適的照護。

二兒子表示為難。因為奶奶的房間其實不在我們當下所處的小兒子家裡,但是奶奶的最後一口氣,又一定得要在小兒子家嚥下。

萬一讓奶奶回二兒子家的房間,到時真正臨終的時候,趕不回小兒子家。這樣子,問題會很大。他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個情境。

二兒子是理解奶奶現在身體狀況的,也知道了因為尚未處瀕死狀態,應該要回歸原本的生活,進行安寧舒適照護,但卻因為擔心任何有別於現在的安排,會導致無法來得及把奶奶送回小兒子家,因此讓他踟躕於下一步的決定。

但是,為何反覆擔憂著來不及回這其實車程相距也不過就十來分鐘的小兒子住所,甚至,那憂慮還勝過如何讓孱弱的母親舒適過完這段日子,實在耐人尋味。我想勢必有個因素,在困擾著現在與我對話的二兒子。

我想起居家護理師曾傳達給我一個訊息,當時阿玉奶奶在加護病房呼吸器的輔助之下,心肺功能仍逐步惡化。二兒子聽到或許可以考慮讓奶奶撤除呼吸器,返家善終,馬上在加護病房內,要求立刻把呼吸管移除,要將奶奶帶回家,但因為擔憂拔管後的奶奶仍會有所不適,而且如此倉促,恐怕也難以安排安寧居家團隊順利銜接。加護病房的照護團隊建議兒子緩緩,等都安排妥適了,再共同安排奶奶回家。

結果,二兒子忽然情緒高漲的在加護病房內拍桌,可以說是盛氣凌人地撂下一句:「有什麼事,我自己負責。你給我辦出院,就對了!」便立即將母親帶回家了。這與我眼前這個細細聽著我,解釋奶奶的生命徵象如何評估,現在是否為臨終期,黑糊便所代表的腸胃出血狀況,該如何理解與因應,並娓娓訴說著當時父親臨終時細節的人,感覺起來有很大的落差,也讓我更好奇背後的原因了。

「聽起來,奶奶要在這裡往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可以知道為什麼嗎?是阿玉奶奶自己的交代嗎?」我問二兒子。

「我媽媽沒有說過要在哪裡離開,但是我弟弟說,他的家是整個家族裡最氣派的,媽媽在這裡往生,我們在親友間才會最有面子。但是,其實媽媽最熟悉的居所,是我們家,因為她的房間一直在那兒。當時弟弟也是在醫院聽說媽媽快要走了,所以才要我趕快去醫院把媽媽帶來這裡。」二兒子回答我。

他所述說的這段話,已經讓某些堅持的原因水落石出了。

讓返家臨終的病人,真正身心安頓的方式

過去,在陪伴病人和家屬選擇臨終形式與地點的經驗,像這樣的情形,並不罕見。或許在世間的疾病已經很難為病人做些什麼,家人便把一片心意,都寄託在慎重的告別儀式上,彷彿那是從臨終時刻開始,最重要的一件事。

然而,又因為國內風氣對於死亡這件事的諱莫如深,因此雖然不少禮儀公司的服務日臻精緻,也包山包海,但對於返家後尚未臨終的病人,該如何陪伴與照顧的識能,卻付之闕如。

於是,時常會出現像阿玉奶奶目前所遇到的狀況。家人非常單純的認為脫離呼吸器的病人,一定會馬上往生,然後回到家後,就是將病人放在併廳的堂上,等待他嚥下最後一口氣。

而且,為了避免往生後大體的挪動,還得先把往生後欲著裝的衣物和首飾,都趕緊穿戴上。然而,對於還有很多微弱反應的病人來說,這最後的時光如此度過,恐怕是比在醫院接受治療,更加辛苦。

而且人在剛往生時,身體還是會把多餘的穢物排出。此時,家人也往往手足無措,不曉得該如何處理。

我走出門外,和聚集在門口的兒子、媳婦,還有病人的手足們,詳細解釋了剛剛的評估,以及明確告知奶奶並不會在這幾天往生的判斷,並提醒將奶奶安排回她的房間,進行身體的清潔,避免傷口的產生,以及簡單的潤濕口唇和少量的餵食,仍是必要的。

這樣,才不會讓奶奶受盡苦楚,也能真正身心安頓。而雖然我們一向無法準確估計病人還有多少時間,但每週都會前來家中進行安寧居家訪視,也會協助他們評估奶奶的生命狀態。

同時,也確認了一旦奶奶在二兒子家中出現臨終症狀後,各種不一樣的情境該如何應付,如何啟動後續禮儀公司的接手,以及死亡診斷書的開立。

 

二兒子為媽媽戴上智慧手環

這時,二兒子忽然挺起胸膛來侃侃而談,對著這些家人說:「媽媽還沒要走,我們應該帶回我家,繼續照顧。媽媽是個退化衰竭的老人家,什麼時候要走不知道,或許幾個禮拜,或許幾個月,但是走之前的每一天,我們都要像之前一樣好好照顧她,不是放在這裡,她很辛苦,而且醫師、護理師都會來家裡幫忙我們。」

看著其他家人如釋重負,並連連點頭稱是的表情,我也放下了心。

或許直到此刻,他們才在一定要讓媽媽在最氣派的房子過世這件事以外,找到了其他自己可以使上力,為媽媽再做一些什麼的方法。

有時,人們的堅持,是來自於自己對於某個觀點的深信不疑。或許,我們並不必去質疑或否認這個堅持的對錯,而是同理其目的,並幫忙他們打開更廣闊的視角,他們自會找到一個共同而不衝突的方式,並仍往同樣的目的邁進。

安寧照顧有很大一部分便是應運這樣的照護價值而誕生。讓善終這件事,在多元的意見和價值中,讓每個人都找到心安,也感受自己所能付出的,與其所代表的意義。而這件事的力量,從來都不是外來的,而是這個家庭中原有,但曾被隱蔽的。

「醫生,你剛剛用手摸我媽媽脖子和手腕的脈搏,可是,我不會摸,怎麼辦?」二兒子忽然問我。

「那你們有血壓計嗎?或是我拉著你的手,再教你摸一次?」我問他。

他還有些猶豫,應該是不確定自己是否仍勝任,但還是把手伸出來,露出了右手腕上的智慧手環。

「啊,醫生,我可以用這個幫媽媽量嗎?」二兒子看著顯示出自己心率的錶面,充滿期待地問著我。

「可以喔!」雖然肢體周邊的脈搏血壓下降的過程中會先失去,然後才是身體中心的脈搏,不過至少是個辦法。當周邊已經量測不到時,的確也是一種臨終的判斷徵兆。

看著立刻解開自己的智慧手環,蹲著幫媽媽溫柔戴上的二兒子,實在很難想像,這是當初加護病房團隊眼中,惡狠狠、不近情理、不顧母親是否舒適的家屬。

一個月後,護理師捎來訊息,說阿玉奶奶回天上了。後來這一個月在二兒子家被照顧得很好,最後也有順利地回到小兒子家,舉辦告別式。

每個家庭的故事,都有它深刻的脈絡,我們不繫鈴,亦不解鈴,只是試著重新排列或翻轉它們。

這本來就是一排可以奏出美妙樂音的鈴鐺,而我們只是協助,找出了秩序,讓它們生出原本就有的美好能量,彈奏出和諧的篇章。

我為了能一直在每一日的照護與陪伴中學習這件事,而感到幸運。

 

 

最後一哩路的安心錦囊

醫師說我們的家人狀況已經不好了,而因為想要落葉歸根,所以我們提早帶親愛的家人回家。可是,接下來我們該如何照顧呢?

  • 臨終的病人,視其身體狀況的變化,仍舊可能會有腸道排泄、傷口分泌物、腸胃道分泌液等,所以可以先讓病人穿著一般簡單的衣服,好進行上述的清理。另外,也必須記得持續幫忙病人翻身、更換尿布、潤濕口腔等基本照護,病人才會舒適。
  • 如果有任何宗教、文化上的習俗,例如,在死亡後不能挪動大體等,也必須要先將這些習俗與期待告訴醫護人員,醫護人員才有辦法協助你們,安排一場不會出錯的計畫,並且提醒何時該聯絡何者,以進行後事的安排。

 

本文轉載自寶瓶文化出版《因死而生:一位安寧緩和照護醫師的善終思索》,作者為安寧緩和醫師謝宛婷。

善終沒有SOP,沒有公式,也不是只有選擇「放手」或「不放手」那般簡單。
奇美醫學中心安寧緩和醫療病房的謝宛婷醫師,讓我們看到善終過程的擺盪與揪心,以及每一個決策的艱難與掙扎。

她教會我們死亡永遠都不是最壞的,以及如何因為死亡而更加活出生命的精采。她說傷痛的母親叫做愛,她把無懼而真誠的心意留在每一個她所照護的家庭內,讓我們看見,風雨過後,終有彩虹。

閱讀全文
給工作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我與死亡的距離 – 禮體師的告白

sammie-vasquez-490032-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死亡,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一般人都認為死亡只是一個結束,其實死亡它是一個過程,靜靜的等待呼吸停止的那一刻

我是一名禮體師(大體化妝師),進入龍巖的時間長達八年,服務過四千多名往生者,在我們的日常裡,面對死亡更是家常便飯,與死亡可說是零距離。

我們的工作不單單是讓亡者完完整整及漂漂亮亮的告別在世人,也包含陪伴與支持在世的家屬,帶領著他們渡過這個難關,幫助他們學習如何放下。

曾經服務過一位失去女兒的母親,從女兒呼吸停止的那一刻開始,母親每天到靈堂前看著心愛女兒的遺照哭泣,哭腫的雙眼充滿著滿滿的不捨,我們藉由宗教的力量,帶領著這位母親在靈堂前為女兒頌經,每天陪伴在她身旁,漸漸的,這位母親開始收起眼淚,明白這是唯一能為心愛女兒做的最後一件事,開始接受女兒已經離開人世的事實。

生與死,看似一線之隔,但死亡是失去的開端。一般而言,家屬都會有「靈堂在,人就還在」的錯覺,每天守在靈堂前,彷彿亡者仍在身旁,但真正的痛苦是在告別式結束後的空虛。在宗教的觀念裡,肉體只是一個軀殼,雖然親人已停止呼吸,但如果對祂的回憶不斷的在心中迴盪,就會感覺祂尚未離開過。

上天給每個人最公平的,就是「時間」跟「死亡」。「時間」是悲傷的良藥,而「死亡」,不管人生前多麼輝煌,總會有心跳停止的一天。人生無常,除非自我了斷,否則我們沒有辦法選擇死亡的方式及時間。或許是明天,甚至下一秒,心臟就會停止跳動,這樣的無常,更顯現出活著的重要性。其實我們從出生的那一刻,就開始為生命在倒數,有些人拚了最後一口氣也想活著,但有些人則是想盡辦法為求一死,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暫,只要活著,任何事就像擦傷一樣,時間一久,傷口終究會慢慢癒合!

在這個行業裡,看過很多生離死別的場景,因為知道「死」,才了解了「生」的意義,沒有任何事情比好好活著更重要。人往往只看得見自己那百分之一的不幸,卻忽略了生命中其餘百分之九十九的幸福。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如何在這短暫的歲月裡,不留遺憾呢?那就是愛要及時,並認真活在當下,認真的活在每一分、每一秒中,享受自己在每個當下的感受及情緒,如此一來,將會體悟到:「簡單就會快樂,滿足就會感恩,享受就會珍惜」。

我的生死觀很簡單,在這短暫的歲月裡,我每天認真的活在當下,即便在我將邁入死亡的時刻,我也不會去求神拜佛,因為我了解生命終有時,在我心臟停止前的每一刻,我都會努力的呼吸著,不是執著「活著」,而是我想活在當下歷經生命的最終

作者:龍巖禮儀處 禮體師 潘幼蘋

龍巖禮儀處是龍巖服務家屬的最前線,始終用最誠摯「視逝如親」的心服務每一位往生菩薩,主動貼心的為每一位家屬多想一點,使逝者放心,生者安心,致力讓龍巖成為最佳託付者。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我的故事】「我就這樣走了,會有人記得我嗎?」

robert-v-ruggiero-1169393-unsplash

這一天,健康檢查的報告出爐,我突然感到眼前一片空白,太陽曬得我睜不開演,人群的吵鬧聲令我頭痛欲裂,車水馬龍的街道彷彿野獸在奔跑。是的,醫生對我判刑了,我的人生遇到前所未有的阻礙,這個阻礙,叫做「惡性腫瘤」,也可以叫他「癌症」。

 

晚上跟朋友聚餐,我雖然也出席了,但是「癌症」、「腫瘤」這些字眼不斷在我腦中轉著圈,我聽不進去朋友說話,我在思考我的工作該怎麼辦?我的經濟夠我撐多久?我的保險有保障到嗎?我的人生,就到這裡了嗎?

 

我不甘心,我想衝到上帝或佛祖面前,問他:「為什麼是我?」

 

 

「我就這樣走了,會有人記得我嗎?」在聚會中,我突然問了這一句。

 

朋友A拍拍我的手,說:「先不要問有沒有人會記得你,你這一生,還有什麼遺憾嗎?

 

我的遺憾還有好多好多,我還沒有準備好要離開這個世界,我還有好多地方沒有去過,我還有好多目標還沒實現,我還有好多夢想沒有完成。

 

朋友A又說:「無論別人記得你或忘記你,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的人生要為自己而活,如果你現在離開會有許多遺憾,那就想辦法讓自己無憾啊!

 

我從來沒想過我朋友能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可見真的要常常跟朋友多多聊天,再深入的話題也不用怕)。不過,我真的被說服了。雜亂的頭緒稍微沈澱了一些,這天晚上,我就把人生遺憾清單列了出來。

 

既然列出了清單,那就要一個一個實踐。

 

我每天早上都親自送孩子、老婆上課上班,晚餐也一起找餐廳吃或是自己料理,六日也會去露營或到戶外走走,既然時間不多,那我就要更把握跟他們相處的每一刻。我也跟醫生討論了長途旅行的可能性,我上個月帶著一堆藥品與點滴,完成了南極郵輪之旅。許久未見的朋友,我見了。該說的抱歉,我說了。該表達的愛意與感謝之情,我一個一個的致意了。

 

當然,我想要怎麼離開這個世界,生前契約我也準備好了,花山、禮廳、佈置、照片,我都一一規劃好了。未來要住在哪裡,我也準備好了,日出日落、雲起霧散,將有最美麗景色陪伴我度過每一天。

 

從醫生向我判刑,至今已經過了3年,我把每一天都當作上天的禮物,充滿感謝,想起以前庸庸碌碌茫茫的日子,恍如隔世。我們常常很努力的做很多事情,期許從別人口中聽見讚美,渴望受到表揚,最後卻忘了自己最想做什麼、自己最想說什麼,這大概就是別人常說的「莫忘初衷」。

 

人生的價值,不是要讓別人記住什麼,而是要對自己負責。人生最後,能夠為自己一生感到滿意、讓自己綻放笑容的,是自己對自己的無憾、無悔。

 

【我的故事】

每一份生前契約的背後,每一個晉住在龍巖塔墓的先人,都有很多很多的故事。

他們怎麼面對離別、為什麼願意為自己後事好好安排?

我們把這些故事蒐集起來,用第一人稱,慢慢說給你聽……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對老伴的眷戀,是讓她不留遺憾的動力

yogurt-yogurt-664613-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陳老師與徐老師結婚「金婚」50年,50年前,他們都在學校任教,徐老師幽默的談笑,深深地吸引陳老師,從學校相識、相戀、相守,這50年來,雖然沒有孩子,可是彼此感情甚篤,相知相伴,有過歡笑,當然也有過小爭執。陳老師說:「最想念他每次惹我生氣時,他都會一副無辜的樣子,求我原諒他,幫他煮個麵。」陳老師邊說邊笑了出來。

 

那年,徐老師突然在家中客廳昏倒,緊急送到醫院急救後,徐老師清醒了,握著陳老師的手,和陳老師約定好:「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要好好的活著。」為了怕陳老師寂寞,也拜託身邊的親朋好友,有事沒事都要常常找陳老師,好好照顧陳老師,得到大家的允諾後,徐老師安詳的離開了。

 

在會館的時候,陳老師天天去見徐老師,慢慢的接受了徐老師不在的事實。雖然心中有著許多的不捨,陳老師仍然堅強的完成了徐老師的畢業典禮,也選擇了真龍殿作為徐老師最後的歸宿。

在百日之前,陳老師幾乎是天天來到真龍殿,陳老師說:「面對空蕩蕩的房間,總是在屋內尋找老伴的身影,打開音響放著徐老師喜歡的歌曲,眼淚總是無法停止。」

 

百日之後,陳老師不再天天來了,反而改成每個週末都會來到真龍殿,遇見陳老師,跟陳老師聊了一會,原來是因為有一次陳老師她哭著哭著就睡著了,那次她夢見了徐老師,徐老師對他說:

「人,是活給自己看的。

沒人心疼,也要堅強;

沒人鼓掌,也要開心。」

 

醒來後,彷彿就真的想開了,陳老師漸漸的能過好屬於自己的生活,真的做到了徐老師希望他能做到的「坦然面對、放下遺憾」。陳老師每週來到真龍殿走走,都會跟徐老師說說這星期她做了什麼、遇見了哪些人、跟誰吃了下午茶、又去哪裡玩了,她想讓徐老師知道,她過得很好,請不要擔心。

 

這一年,突然想起了陳老師,好像好一段時間沒見到她了,有一天,再次見到許久未見的陳老師,頭髮更白了,看起來有點腳步蹣跚,但陳老師看見我後依舊用笑容來擁抱我,她說今天特別帶著姪子來看老伴徐老師,因為自己年紀大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離開這個世界去找徐老師,當我露出有點惋惜的表情想要勸她的時候,她輕輕拍了我的手,說:「沒有關係,我沒有遺憾了。」

 

一個人,要怎麼活,才能在年老的時候,說一聲「沒有遺憾」呢?我想,大概是有被愛的人、有努力去愛的人,便能說出這樣的話吧!

作者:龍巖陵園 真龍殿 隨風

真龍殿是龍巖的代表之作,除了塔位及供奉三寶佛為每位先人祈福,更是用心打造公共空間,有舒適的休息區、中西式餐廳,更有著六星級飯店式管理,為家屬打造最好的追思環境。

瞭解更多 龍巖真龍殿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工作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法會」是家族團聚的時刻,但來參加的人卻越來越少了…….

S__34881607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過年前,龍巖總是會舉辦四大法會的最後一場:年終法會。

這一天有好多好多的人回來探視重要的人,也許是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也可能是來看看自己的另一半。

一年復一年,多數前來祭拜的人,頭上也有了白髮。

第一次在這樣的場合服務,遇到了一些揪心的事情。

還記得那個時候站在祭品販售區,一位婆婆很著急地跑過來跟我說,她擺在桌上的祭品不見了,問我該如何是好。

我記得這位婆婆,因為當初她一個人來跟我們買祭品時,一個人根本拿不回去,是我幫婆婆一起拿過去的。

那時婆婆幫「因ㄤ」挑了一件西裝,一雙皮鞋,她說我們的款式太多讓她很傷腦筋,但看著婆婆一件一件仔細挑選時,我在想這位爺爺生前一定很幸福,因為婆婆在挑選時,那眼神真的很認真很認真,後來婆婆又買了蓮花和黃金組合時開玩笑的說要過年了,想讓「溫ㄤ」有紅包可以包,所以我對婆婆印象深刻。

也因為幫婆婆買了比較多,所以讓我有機會能夠陪婆婆多聊幾句,婆婆跟我說他的一個兒子在美國,另一個有事不能一起來,已經有幾次都是自己來的,早就習慣了,我跟婆婆說沒關係,以後來找我我都幫你拿,然後擺完祭品後婆婆就去祭拜了。

當有些白髮的婆婆匆忙跑過來時,我很快就發現了,她著急的說她的包包放在祭品桌的下面也不見了,我感覺的到婆婆的心急,因為聽婆婆喘息的語氣和有點泛紅的眼眶就知道他應該自己已經找了一段時間,我趕緊跟著婆婆去擺放的地方,但是婆婆走的方向…..完全是錯的….(塔區太大的困擾?XD)

 

我跟婆婆說,我們好像是放在另一邊,我們去那邊看看吧,婆婆說她記得是這邊沒錯,但還是跟我去了,果不其然,遠遠的就看一樣的祭品拜放在原位,婆婆看到之後還開玩笑的說差點以為「溫ㄤ」今年沒衣服穿了,我跟婆婆說:「不會啦!都貼名字了爺爺一定會收到的!」

 

我退到一旁,看著婆婆一個人收著祭品,突然就有點鼻酸。

法會結束以後,婆婆是要一個人搭車回家吧?那明年呢?也是一個人來嗎?婆婆的記憶已經有點不好了,是不是每次都會這麼辛苦的在找位子?婆婆會不會其實也很想老伴看看兒子呢?

 

但讓我真正鼻酸的是,這幾年自己好像也拒絕了很多次要找我一起去走走的媽媽,也好久沒有跟爸爸聊天了,也有幾次沒有一起回去掃墓,看看生前最疼我的奶奶…

我們有多久沒祭祖了?陪著家人去看看那些曾經深愛過我們的人吧!

法會這天真的有很多的婆婆、爺爺是自己搭著接駁車來的,看到他們獨自穿梭在人群中,拿著許多的祭品,我真的恨不得自己有影分身之術。我只記得那天晚上我好像哭了,隔天還做了一個關於家人的夢,所以才想分享這篇文章,想讓大家可以好好珍惜自己的家人。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這道理我們都知道,卻還是常常做不到。如果有空,就多陪陪家人和愛人吧!

作者:龍巖陵管處 旺旺

真龍殿是龍巖的代表之作,除了塔位及供奉三寶佛為每位先人祈福,更是用心打造公共空間,有舒適的休息區、中西式餐廳,更有著六星級飯店式管理,為家屬打造最好的追思環境。

瞭解更多 龍巖真龍殿

位於台灣北海岸萬里的龍巖福田,園區海拔高約一百公尺。座南朝北,三面環山,山巒疊翠,風光秀麗,七星山峰嶺挺拔,嵩山峰稜起伏,山的稜線宛如佛陀慈顏又有「佛面山」之稱,故整座塔隴罩於佛顏慈光中。

瞭解更多 龍巖福田

閱讀全文
給工作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有點酷的工作─殯葬業不可怕

圖片檔_190124_0008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延續上一篇《有點酷的工作─你敢信我在靈骨塔上班?》,我一個人在暗暗的美麗的有一堆麻吉的靈骨塔加班一下,稍微整理了一下大家的問題:

 

  1. 工作內容?

這個說起來有點複雜,因為我有提到我們是一間上櫃公司,所以我剛剛數了一下我們的部門,大概有27個以上,像是學商的可以來投資部、會計來會計部、資訊來資訊部、商品設計部、行銷部、禮儀部、陵管部、國防部等等……很多,所以我才說我們各方面人才好像都可以來,咦?好像沒有國防部,但退伍軍人可以來健身會館部?

 

而我所在的單位就是陵管部,負責陵園管理,聽起來很簡單吧?並沒有阿阿~我們在台灣一共有7個陵園如圖所示

 

而每一座塔都又像是獨立的一間公司,我前文所說要看帳跟會計科目的就是這部分,而每個塔內又分成庶務、行政、晉塔、客服、園藝、餐飲(我們塔內有很像美食街的空間……食物是五星級廚師煮的,但我很窮所以都自己煮便當河河河河)

我之後會每個組別都去練功,因為明後天就是所謂的年終法會了所以真的非常的忙碌呀!

 

每次到了四大法會(清明、中元、重陽、年終),我麻吉們的子子孫孫朋朋友友們都會回來一起團聚,也許是簡單的祭拜、也許是在塔位內換個紀念品順便聊聊天,然後到一樓美食街一起吃頓厲害的,然後就是過段時間再見,但其實平日來的人也滿多的,所以常常來真的沒關係,小孩也可以一起帶過來,我可以講故事給小孩聽,畢竟我原本也是一位老師碼,我們也有兒童遊戲區(怎麼有點像百貨公司)

 

而其中我會想待比較久的組別就是晉塔,這不但是陪著往生者走的最後一段路,同時也會是個充滿故事且跟客戶產生很多連結的組別,我很喜歡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也喜歡聽著人們分享故事,不管是爺爺奶奶的愛情故事,還是爸爸創業奮鬥亦或是媽媽溫柔的親情點滴,也許在離別的氛圍中,人們會更願意透過分享來緬懷過去。

當然有時候閒暇還是會去跟麻吉們打個招呼然後拍拍照,像這樣

照片名稱:陽光太刺眼

照片名稱:鞋帶掉了

照片名稱:巴洛克華式邊緣人

照片名稱:醜男沒梗了

當然之後也還會幫助陵園做一些企畫,像是目前一些服務的改善或優化,又或是行銷方案,但我有點想把這超美麗的塔搬出去做一個展覽,但是感覺沒人會想來看嗚嗚嗚(有人會想看嗎?想看喊┼1有安藤忠雄唷!!)

以上大概是我的工作內容,當然還有其他細部的就不先詳述了

 

 

  1. 怎麼上下班?

我有把汽車跟機車都從台中牽上來,然後每天上下班從山下上來大約10分鐘!海拔跟武嶺差一點而已大概差3000公尺左右

 

  1. 殯葬業黑道把持?

我們都穿得滿黑的,我們這個塔40多個人走出去,大家應該會自己靠邊站,這樣應該也算是…….某種黑道嗎?

 

  1. 有旅館相關工作嗎?及職缺問題

哇賽!還真的有!我們有一個休閒會館,就是有游泳池的那個,感覺也比一些飯店厲害唷!!我們塔也有餐飲服務,但有沒有缺人我就要再問問那個原文B22朋友和 B112的姑姑了

(原B112拜託不要跟妳姑姑說我都在這邊發廢文,妳可以幫我跟姑姑講說我都很努力工作嗎?像是我都會扶老奶奶過馬路之類的)

 

另外很多人是真的有興趣我們的工作嗎嗚嗚嗚覺得很感動,我會在幫你們問問看人資的,不然有興趣就喊個┼2,我就可以開表單統計了。

 

  1. 什麼樣的人可以應徵或比較容易錄取?

可惡……我被問倒了,因為我不是人資嗚嗚,就我目前接觸到的,塔內各種人物都有,天上飛的地上爬的,咦?

但我們現在的董事長是台大法律的,我自己是企管的,因為我們不像是生死系或相關科系的同學有優勢,所以可能在面試前就要把自己科系能夠結合到這個產業的部分先分析出來(像是動物學系就說園區可能會有流浪狗,可以運用專業知識讓流浪狗變成招財狗;歷史學系也可以把我們塔周邊石刻牆上刻的5000年中國史直接背出來嚇一嚇面試官),然後就是要表現出一副很想學習的表情像這樣

因為進來後我也是花了3天才把整個陵園的服務項目、周邊設施、商品種類、注意事項背完,更別說傳統習俗的專有名詞和相關法條了,我到現在還在努力。

 

      6.為甚麼會接觸到這個產業和為甚麼加入?

畢業前我的工作是課照班的老師和家教,寒暑假就是帶國高中小的冬夏令營和國際志工領隊,3年來的工作都是要面對一大群小孩熱熱鬧鬧的工作,拿到畢業證書第五天就飛去金門當代課老師了(薪水35K↑偏鄉真的有一點缺熱情的老師,如果對教育有一定基礎真的不妨去一波),

 

可是畢業後的工作選擇,就是會在「喜歡」與「現實」之間無限徘徊

我喜歡看著孩子一點一滴的進步,喜歡他們因為我而愛上閱讀,更喜歡逼迫他們跟我玩數學遊戲河河河

雖然薪水已經算不錯了,但對於沒有教師證也沒有修過教程的我來說可能不是這麼穩定,很多老師也建議可以先去讀碩班然後再考也不遲,但是我學3年的商呀!!海嘯讓我去發揮一下吧?

在大學期間參加過一些商業競賽像是ATCC、各式Fintech、創業競賽、企業大獎賽什麼的

我!從!來!沒!得!過!前!三!

…….但是很多還是都有入圍也有一些佳作跟優等啦!畢竟好歹我也是我們NCHU的優秀畢業生也拍過誰來晚餐阿

因為參加了比賽對很多企業都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而其中有一個進到13強的比賽,就是目前我的公司辦的龍巖盃,那一場比賽我還得了一個個人MVP(面試過後有機會拿到百萬年薪的Offer),但年少輕狂阿,那時滿腦子創業,想說誰會想做殯葬業,殊不知畢業後我就來了河河河

但在選擇的時候我手上是有4個工作選項的

  1. 繼續偏鄉老師的代理35K↑
  2. 活動領團35K↑
  3. 繼承父業 ??K(建築)
  4. 自行創業 ??K

透過交叉比對、數據分析、多變量分析、Market Basket Analysis、Genetic Algorithm、On-Line Analytic Processing之後我還是決定加入龍巖,原因如下

  1. 公司很敢給薪(可以面議等級)
  2. 對員工很好(看看那游泳池!!!)
  3. 業界龍頭(也因為產業特性很難失業)
  4. 布局大陸(雖然目前局勢有點刺激,但我還是滿看好這個項目的)
  5. 我喜歡在山上跟海邊工作(這邊靠山面海)
  6. 在網路上看過一句話

「這其實是一個幫助人的產業,但卻不能夠被諒解」

我很喜歡服務(可以搜尋卡稱),希望領的薪水是真的有服務到人的,所以想來看看(至於有人說的生前契約問題,等我研究後再來回答,因為我朋友也被那個X雲騙過,但目前能肯定我們公司不是直銷?)

 

所以最後……………..

希望有心人都可以成為我活生生的同事

也還是歡迎大家一起來玩耍之

 

原文刊於:Dcard《#微更 有點酷的殯葬業》

作者:龍巖陵管處 旺旺

真龍殿是龍巖的代表之作,除了塔位及供奉三寶佛為每位先人祈福,更是用心打造公共空間,有舒適的休息區、中西式餐廳,更有著六星級飯店式管理,為家屬打造最好的追思環境。

瞭解更多 龍巖真龍殿

位於台灣北海岸萬里的龍巖福田,園區海拔高約一百公尺。座南朝北,三面環山,山巒疊翠,風光秀麗,七星山峰嶺挺拔,嵩山峰稜起伏,山的稜線宛如佛陀慈顏又有「佛面山」之稱,故整座塔隴罩於佛顏慈光中。

瞭解更多 龍巖福田

閱讀全文
1 2 3 4 ... 9
頁數 2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