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寫給龍巖

給生死給龍巖

我們並不害怕死亡本身,真正害怕的是「再也不能相見」

doruk-yemenici-1599869-unsplash

「有些人選擇放下一切,往往是因為放不下某個人事物。」

八丁是趴在他最討厭的外出用提籃裡離開我們的。臨走時,那一聲長長的、痛苦的哀號,聽起來像是用盡他生命最後一口氣,來表達對我的抗議與憤恨。

八丁是隻公貓,十三歲了,黑白相間的毛色,鼻子與嘴巴旁邊有一塊大大的黑色胎記,像極了早期臺語連續劇裡經常會出現的臉上有顆三八痣的甘草角色,那也成了我替他取名的由來。

現在回想起來會覺得奇妙。這世界究竟有多少個公園,又必須算出多大的機率,才能讓一個人與一隻貓在那裡相遇,並且開始共度生活。

在收養八丁之前,家裡已經有一隻大他兩歲的三花母貓,名字叫「咕嚕」。他們倆在性格上明顯不同,一隻穩重,另一隻好動;一隻乖巧,另一隻調皮;一隻優雅,另一隻粗魯。八丁向來是比較不討喜的那隻。

除此之外,八丁還有咬衣服、毛巾或抺布玩的壞習慣。後來,我認清八丁已經咬布成癡,看來這習慣是戒不了,怎麼阻止都沒用,完全無可救藥,只能做到盡量不要讓他輕易得逞。站在遍佈髒衣物的案發現場中,無力地看著這一片狼藉,有天實在忍不住向他抱怨:「若你讓別人家收養,肯定會被丟棄的,要不是我發現你,還有誰能夠忍受你這種壞習慣?」

 

很多人認為親情是來自血濃於水的關係,

但,親情也會從各種關係延伸,

深入於生活中的相互照料、依賴與信任。

 

兩隻貓不常出門也不愛出門。若一定要外出,不是去洗澡、修指甲, 就是去診所就醫,但這些都是他們深惡痛絕的事情,尤其是八丁,他特別厭惡,厭惡到動物醫院的美容師不得不施打麻醉針才能讓他乖乖洗澡。

八丁因為討厭就醫與洗澡,十分不愛外出,也因為討厭外出,也就跟著痛恨起那個專門帶他外出用的寵物提籃。因此,每當我拿出提籃時,他們一看到就會立刻拔腿就跑,躲得遠遠的。

八丁被診斷出罹患腎病之前,已經兩三天不吃不喝也不上廁所,帶他去給醫生檢查,完全沒想到醫生會宣告,要我們做好心理準備,他的生命只剩下幾個月。但,怎麼可能做好準備?

那天是星期天也是聖誕節。八丁突然出現呼吸急促與氣喘的異常狀況,在擔心與慌亂之中,我趕緊將他抱進提籃裡,雖然他的身體已經孱弱不堪,依然不斷掙扎,抗拒進入提籃,但他已經沒有可以與我抗衡的體力,只能「喵嗚」一聲,被我硬塞了進去。

八丁在提籃內用力喘著氣,可以感受到他正處於生死交界處,原來生命的重量可以沉重,卻也如此輕微,我的全身都在發抖,眼前的一切毫無真實感。

撥打電話的手微顫,可以聽到話筒裡接通的聲音,但就是沒人應答,正打算重撥動物醫院的電話時,八丁突然發出一聲長長的、痛苦的哀號,身體抽搐了幾下,就躺在最討厭的提籃裡再一動也不動了。低頭看著他在提籃內的模樣,我想稱不上是安詳離去。

或許,我們並不害怕死亡本身,

真正害怕的是再也不能相見了。

 

我想著,八丁就算成了天使,依他厭惡提籃的程度,絕對不想讓自己的身體繼續躺在裡頭。於是在家裡翻找出一個狀況還不錯的紙箱,舖了他最中意的、經常咬來玩的毯子,然後將他移到紙箱內,再灑進一點點他喜歡的貓草,最後傳了訊息給女友,通知她八丁已經離開。

意外的是,在這整個過程中我一滴淚都沒掉下來,或許當下的傷心是無法用眼淚這種形式可以表達出來的吧? 直到女友回到家抱著紙箱痛哭,像是情緒被牽引著,這時的我才終於哭了出來,一發不可收拾,久久不能自己。

當天就把八丁送去火化,把裝了骨灰的罐子帶回家,暫時先放在電視旁的矮櫃上,打算找個適當的地點再讓八丁回歸自然。

 

悲傷,並不是表現給大家看,

這世上沒有任何人可以真正理解另一個人的悲傷,

我們最需要的,是替悲傷找到出口。

 

某天半夜,不確定是幾點鐘,不知怎麼的我醒了,離開枕頭撐起上半身,看到八丁壓在我兩腿之間的棉被上,縮成一團睡得很舒服的模樣,可以感覺到他節奏平緩的呼嚕呼嚕的氣息。我伸手撫摸他,感受他軟軟的、黑白色相間的短毛下的溫暖,以及手掌那小巧可愛的肉球。八丁因為被撫摸而醒來,悠然伸個懶腰,用前腳理一理臉上與身上的毛。

「喵~你不要再難過了,更不要內疚哦!」

八丁突然看著我說話,讓我大吃一驚,但在我做出反應之前,他又接著說了。

「你把我和咕嚕照顧得很好哦,我一直過得很自在、很幸福,謝謝你還有,謝謝你包容我的調皮,其實我明白自己做的有些事會讓你們感到苦惱,不過我就是忍不住想做啊!喵!喵!」

我發現八丁雖然在對我說話,但是嘴巴並沒有動。難道,這是心電感應嗎?

「對不起,在最後的時刻,我沒讓你待在床上好好離開,而是強迫你在最討厭的提籃裡,你一定很難過、很不舒服。」我想對他說的話, 終於有機會說出口了。這件事自從八丁離開後便一直卡在我心裡。

「我不是說不要內疚了,雖然我真的不喜歡待在提籃裡,不過,我很清楚你是為了要救我,我才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小心眼啊!喵!」

「那就好、那就好,你沒有在意就好。」說著說著,我的眼淚撲簌簌地流了下來。「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感到痛苦了,請你放心,別擔心我,你現在該在意的是咕嚕哦,喵!」

「嗯,我知道。」

「別看咕嚕平時好像很穩重、安靜,她其實是很容易煩惱也很需要人陪伴哦!喵~」

「好,我會注意的,有空就會盡量待在家裡陪她。」

八丁站了起來,尾巴搖晃了幾下,對我喵了一聲,然後輕盈地縱身一躍,跳下床去。我探頭往床邊看,已經不見他的蹤影。我還來不及問他以後要去哪裡、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從睡夢中醒來後,我發現眼角濕濕的,窗外的天空已透出微微白光, 感覺精神還不錯,這才發現咕嚕難得沒有在半夜吵,終於能好好的睡一場覺。八丁真的回來過,還陪伴了咕嚕一整晚。我內心是這樣認為的。

傷從不曾真正離開,它只是轉化成其他形式存在,

比方說想念,比方說遺憾。

 

之後,女友決定找寵物溝通師詢問咕嚕的問題。人的情感是極其微妙的心理邏輯,與午休時要不要用五十元買一杯手搖飲料是完全不同層面的事。也許,能夠聽到八丁與咕嚕的任何想法,並將自己的心意藉由某種方式表達出來,無論結果到底是真是假,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對我們而言,單純只是內心需要某種慰藉與紓發的管道吧?

有時,我們想要尋求解答,卻未必需要一個真實準確的答案,只是企求一個說法來說服自己罷了。

如果過於執著什麼,往往就會被什麼蒙蔽了自己的思考;如果過於在意誰,常常就會被誰影響了自己的判斷。放下不容易,卻值得努力。不管是什麼方式,只要有機會讓自己放下心中那些執念或悲傷,絕對值得嘗試。

唯有放下那些執著,卸下內心那些重石,才能好好繼續向前走。放下罣礙,解開情緒的束縛,才能重新展翅飛翔。或許,一時之間無法做到,也沒關係,就再給自己一點時間與空間。

最終,我們一定會找到解開心結的開關。

 

無論失去什麼,千萬不要失去對人生的信心。

一切都會變好的。

【你也會有興趣閱讀…】

「想念」是一件殘忍的事情,而我還不夠勇敢去想念…

深愛的人離開之後,你的日子大概會是這樣過的……

為父親舉辦一場圓滿的告別式,從「選擇」開始…

 

本文轉載自悅知文化-阿飛《別在走遠後才想起說再見》

人生不只一種答案

將藏在每一段關係皺褶中的遺憾、不捨、悔恨,攤開撫平,

願你能在後續人生中自由綻放。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幸福就是:每天早上的一瓶羊奶

sven-mieke-1163015-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放在會館靈堂桌上的溫熱羊奶,是爺爺一個人開著車從家裡帶過來的。

我問爺爺:「奶奶喜歡喝羊奶嗎?」

爺爺笑笑的說:「不,其實她不喜歡,可是為了我的身體健康,所以陪著我一起喝。」

我問:「那怎麼不是牛奶而是羊奶呢?」

爺爺聽到後大笑:「因為奶奶喝牛奶會拉肚子,所以換我配合奶奶喝羊奶啦!」

 

爺爺奶奶兩個人的愛讓人深刻,結髮數十載,當孩子一一成家立業,家裡只剩下兩夫妻互相依慰,為了讓對方能陪著自己走更多的路,去更多的地方,製造許多美好的回憶,所以更加用心的照顧彼此。

 

爺爺離開前問我「我能不能每天都帶羊奶過來呢?」

我說「當然可以阿,爺爺您就每天帶著羊奶來,陪著奶奶一起喝,讓奶奶知道您都有乖乖的喝著羊奶,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體。」

奶奶住在會館的這幾天,爺爺真的每天都帶羊奶來看奶奶,你一瓶我一瓶,兩個人就像還在家裡那樣,享受著每天一瓶羊奶的幸福時光。

 

兩年後…這次是爺爺來了,或許是夫妻兩人的愛真的太過黏膩,住的地方跟當初奶奶住的一樣,桌上一樣放了一瓶羊奶,而相片裡的您,跟我印象中一樣俊帥,回想起您與奶奶間可愛的羊奶故事,不由得露出微笑。

 

牽起手,相伴一輩子,即使是微微的小事,也是彼此間最幸福快樂的事。

 

您也會有興趣閱讀的:

【龍巖人的感動】用心地完成每一件事情,就是圓滿人生

【龍巖人的感動】一支冰棒,是回憶 是遺憾 也是放下

【龍巖人的感動】阿公的鱷魚 | 我遇見的人,都有愛

 

作者:龍巖嘉雲會館 陳怡真 

從嚥下最後一口氣到葬入土裡,這一段過程,過去習俗是在家裡擺設靈堂,供親朋好友弔唁。隨著社會風氣、居家環境的改變,靈堂轉移至會館擺設,會館讓家人可以在一個舒適的環境追思逝者,也能方便朋友隨前往弔唁,不用擔心打擾喪家。

龍巖用心打造會館,在全台北中南都提供如飯店般舒適的會館,也有親切的工作人員從旁協助喪事大小事,讓逝者放心,生者安心。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即使沒有被奇蹟眷顧,也會為獲得奇蹟的人禱告…

naassom-azevedo-541454-unsplash

在生命存亡之際仍願意選擇順服命運是多麼偉大。

第49課 放手

 

我們就要失去貝絲了。她的生命力一天天、一點點地凋零,就像是微弱的餘燼,火焰漸漸消逝,直到徹底熄滅。

糖尿病破壞了貝絲原有的兩顆腎臟,她十四年前移植的那顆也失去功能了,洗腎是唯一的希望,她一週得洗腎三次,每次四小時,直到她過世或是移植新的腎臟為止。她在器官移植的候補名單上,而可能得再等上四到六年才有機會,但我的好友貝絲絕對活不了那麼久。

我們都沒有明說貝絲可能撐不過去,但我們都想過,也心知肚明。我們都為此禱告過,但一想到讓朋友重獲新生的代價,是無辜的陌生人得失去生命,要為此禱告變得很艱難。

我們都沒說出口,但我們都很害怕這個聖誕節可能是貝絲最後一次過聖誕節。在過去九年裡,貝絲與她的丈夫麥可都與我們家一起度過平安夜。然而那個貝絲無法與我們同歡的平安夜,卻也變成我們記憶中最棒的平安夜。

電話在平安夜前一天晚上十一點後響起。我們當時想,通常這種深夜來電都不會有好消息。

結果我們收到的卻是最棒的消息。貝絲可能會有合適的器官捐贈者。

可能。

而且貝絲不只可以獲得腎臟,也可以獲得胰臟。有了新的胰臟表示貝絲就不會再受糖尿病所苦了。新的胰臟可以分泌胰島素,而今年五十歲的貝絲,她的身體從十歲起就無法再分泌胰島素了。有了新的胰臟,她就不必再擔心會因為糖尿病而失明,或得切除四肢,她也不必擔心和自己的母親一樣因糖尿病而死,也不必擔心來不及看著五歲的女兒長大成人。

貝絲的丈夫聽到這個消息後完全不敢置信,直到貝絲開始收拾要去醫院的行李,還得狠狠捏她的丈夫一把,讓他確信自己真的不是在做夢。接著他打電話給一位朋友宣布這個消息,而消息由此傳開,人們也開始為他們禱告。

貝絲禱告說:「這美好得太不真實了,但主啊,拜託讓我可以得到這個機會。」

我們也為貝絲禱告,她是克里夫蘭彩虹嬰幼兒醫院(Rainbow Babies & Children’s Hospital)的兒童醫療輔導師,過去十八年來,她在那間醫院裡幫助孩子們減少對針頭、醫生和醫療測試的恐懼。我們也為那個住在哥倫布,二十一歲的孩子因車禍喪生的家庭禱告,感謝神,這個家庭在面對如此悲傷的事件時,仍慷慨地願意放手,讓孩子的器官能捐贈給其他有機會活下來的人。

貝絲和麥可在平安夜的早晨六點三十分將他們的女兒麥凱拉送來我們家,貝絲在黑暗中親吻麥凱拉,而我則擁抱了貝絲,並希望她能獲得生命中最棒的聖誕禮物。

幾小時過去了,我們完全沒收到任何消息。在下午兩點時,他們還不知道器官是否可以和貝絲配對。然後電話在下午三點響了,貝絲正準備接受手術。雖然她有一瞬間因為知道自己可能撐不過手術而恐懼,但現在內心全然平靜。她專心思想在手術後醒來,不再受糖尿病所苦的生命該有多美好。

我們一整天都憂心忡忡。她的身體足夠強壯,可以撐過四小時的手術嗎?她的身體會排斥新的器官嗎?她的小女兒在平安夜得到的消息會是她的母親會健康起來,還是……我們不忍心再想下去。

年幼的麥凱拉提到聖誕老人還有她希望聖誕老人可以送她全新的芭比娃娃。她也好奇如果自己不在家,聖誕老人還會來嗎,她也說麋鹿是真的會飛。她全心相信聖誕節的奇蹟,那我們能夠相信嗎?

電話響了,胰臟移植成功,而且開始順利運作。又過了一小時,我們收到消息說腎臟也移植成功,貝絲在手術台上排尿了,她不再需要洗腎,也不需要打胰島素了。捐贈者和貝絲完全配對,而貝絲之所以可以從全國所有等候器官的病患清單中脫穎而出,正是因為她是配對結果最接近的人,除非捐贈者有雙胞胎,否則這已經是最高的吻合度了。

麥可回到我們家,並擁抱了他那聖誕禮物只是想獲得洋娃娃的小女兒。他告訴麥凱拉媽媽不再需要在手指上﹁打洞﹂來檢測血糖了。當麥凱拉一邊看著「三十四街的奇蹟」 ,一邊進入夢鄉時,她的父親不斷述說著康乃爾路的奇蹟、在大學附設醫院手術室中的奇蹟,而麥凱拉每年聖誕節都會一聽再聽這個故事。

在我將貝絲獲得這項恩典的故事寫在報紙專欄以前,我從不知道這個故事還有另一面,有位讀了我文章的女士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

我深受今天報紙頭版的故事感動。我的家人在平安夜也接到了大學附設醫院的電話。我三十一歲的女兒也在胰臟和腎臟的器官移植等候名單上。她從八歲起就患有糖尿病。她當時有白內障,並因此開刀,也必須切除一隻腳趾。而她的腎臟在四年前開始退化。

她在器官移植等候名單上已經等了約兩年半的時間。我們立刻打給所有能想到的人,並開始一連串禱告。我們心中也滿溢著貝絲經歷過的一切情緒和希望。

我們知道女兒潼恩在等候名單上排名第二位。要等到第一位病患確認配對不成功,潼恩才有機會得到這份恩典。我必須承認,我們有禱告過,希望第一位病患無法成功配對,但在下午三點時,我們收到消息,知道她配對成功了。潼恩必須繼續等待下個機會。

我想告訴你,在下午三點過後,我們的禱告內容變了。我們接著為那位配對成功的病患禱告。我很開心手術成功了。我會繼續為貝絲禱告。請告訴她我們都很為她開心。謝謝你—珊卓拉.韋倫。

這封電子郵件讓我印象深刻。我想像那一家人聚在一塊兒禱告奇蹟發生在他們女兒身上,而在他們發現自己沒能獲得這個奇蹟時又有多難受。但他們並沒有把剩下的時間用來宣洩沮喪和失望,反而倉促轉變方向,開始為貝絲禱告。

在生命危急存亡之際仍願意選擇順服命運是多麼偉大。儘管是其他病人得到能救女兒一命的器官,他們也願意為他人禱告,這是多麼高貴的舉動。我連在高速公路上遇到想切換到我車道的其他駕駛,或是在飛機上遇到排在我後面,但想先下飛機,好趕上轉機的旅客時都不願意退讓,但他們卻能如此輕易放手。很多時候我只看見自己想要什麼,卻沒注意周遭人微小的需要,更別說那些重大的需要。

我太專注為貝絲禱告,卻從未想過為等待器官捐贈的其他人禱告。在收到那封電子郵件後,我總是在想不知道潼恩後來怎麼樣了。兩年後,我參加了洗腎治療中心病患的藝術展。有個女人用塑膠醫用導管和紅色的紙磚塊打造了一道牆,藉此表達等候器官移植的心情。創作這件作品的藝術家名為潼恩.韋倫。

沒錯,就是那個潼恩。

藝術治療師給每位病患一部相機來拍攝自己洗腎的日常。潼恩將她的日常做成一道牆,並寫了一首歌來描述連續三年一週要洗腎三天,每次需要三到四小時的心情。她在牆上貼上照片,照片的內容包含她的血液測試器材、針頭、操作洗腎機的護理師還有一罐罐需要服用的藥物。

潼恩已經三十二歲了,但外表看起來仍是活潑的二十二歲。她留著金色短髮,睫毛很長。我和她說話時,她始終面帶微笑。她在貝絲接受器官移植的兩年後也移植了腎臟和胰臟。通知她進行器官移植的電話在某個星期天早晨打來。當她收到消息,知道可能有合適的器官,並且需要做好手術準備時,她前往教會,並為了任何可能得到器官移植機會的人禱告,也為過世的捐贈者禱告。然後她在教會裡接到電話,要她前往醫院接受七小時的手術。

願上帝祝福她的善心,她回到洗腎中心是為了當志工。有數百人還在等待,他們正在等待合適的器官,等待有人願意放手。

 

 

本文摘自大田出版《上帝不眨眼:50堂百萬人瘋傳的人生智慧》

亞馬遜書店五顆星★★★★★

網路流傳轉寄最廣的文章之一

50堂課從專欄刊登到被熱烈轉載

《上帝不眨眼》寫出「祝福」的新定義:生命沒有美麗的包裝,但依然是一個大禮物。

也許你現在害怕跌倒,恐懼面對生命,以至於只是呆坐在一旁,讓生命變得一團亂糟糟……

但既然你已經在人生派對的現場了,試試看「不玩到最後一刻,不要離場」。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獻上一朵白色康乃馨,跟祢說聲「我好想祢」

maya-jones-1240499-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母親節,是每個家庭寵愛媽媽的重要節日;是一個凝聚家族向心力的歡樂節日,到了園區卻多了幾分傷感,康乃馨不得已的選了白色花束,從和媽媽一起吃大餐到持香奉請媽媽用餐,那大概是很多人想也不敢想的一天吧!

 

看著絡繹不絕的人潮,好像在這天,大家都會特別思念母親,有帶著康乃馨上山的,也有帶著蛋糕上山的。

 

正午時分,經過戶外景觀座位區,見到一雙子女帶著老父親在戶外座椅用餐,被太陽曬到快融化的我覺得不可思議,於是靠向前去問了句:「在這吃飯不熱嗎?怎麼不到生活館吹冷氣休息?」

他們開朗的笑著跟我說:「我們要在這陪媽媽吃飯啊!」原來他們在座位旁的戶外祭拜亭祭拜媽媽。

是啊!誰說只能持香恭請母親用餐,侍死如侍生,既然生前大餐都是一起吃的,那就繼續和媽媽一起開心用餐吧!如同媽媽一在都在身邊,不曾離去。

 

母親從風華正茂陪著我們走到兩鬢微霜,到最終彤管流芳,時間一直在流走,但無論是母親對子女的情感或是子女對母親的渴望,卻是一絲一毫都不會減少的,即便有一天媽媽老了、離開我們了,那份愛仍然長存在我們心中,既然如此,又有何懼呢?

 

今天你/妳跟媽媽說我愛妳了嗎?

 

作者:龍巖寶山 坊宸

寶山淨土福延亙里,有著渾然未經雕琢的地理風水環境,一眼望進蒼天空谷美景,天圓地方,明堂開闊,風光環境令人心神安逸,福脈自然,亙世坐擁。外觀仿中國傳統建築,內部空間規劃簡約流暢,以水平垂直線條清晰刻劃出各區空間,挑高空間創造清晰不繁複調性,視角呼應室外環境,形成闊約軒敞的空間量感。

瞭解更多 龍巖寶山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學會道愛、道歉、道謝,就學會道別《母親過世時, 我想吃掉她的骨灰》影評

640x360_47

改編自宮川聰自傳散文漫畫 細膩真切描述家庭羈絆|《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裝死》安田顯再接片名奇特之作 詮釋深愛母親的漫畫家兒子|愛與淚水交織的動人真情故事 充滿人情溫暖的慈愛之作—《母親過世時, 我想吃掉她的骨灰》。

05/10 (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老媽謝謝妳,永別了。

能當老媽的兒子真好,老媽……我愛妳喔。

從小就常生病的聰(安田顯 飾),總被母親(倍賞美津子 飾)溫柔的話語拯救。2年前,得知母親罹癌的聰,決定這次要由自己好好地陪伴心愛的母親。在女友真理(松下奈緒 飾)的支持下,不計辛勞為了母親而挑戰許多事物,期望能延續母親的性命。

然而,後來母親終究敵不過死神的召喚離開人世。一年後,原本意志消沉的父親與兄長也終於要展開新的人生,但聰卻突然收到來自母親給予的一份禮物……是什麼樣的禮物竟足以改變聰的人生呢?這份禮物經令你我淚流不止!

改編自宮川聰自傳散文漫畫的《母親過世時,我想吃掉她的骨灰》並沒有如片名那樣「驚悚」,它的劇情反而相當的溫馨、揪心。面對家人罹患癌症不久於人世,自己要如何接受?要如何調適?又或者要如何從傷痛走出?

《母親過世時,我想吃掉她的骨灰》緊扣著生死議題,不同人自有不同想法與觀點,從兒子、父親到兒子未婚妻甚至是罹患癌症的母親本人,都有想法與觀點相互衝突的時候,對於死亡實在難以有所謂正確的面對方法與心態,電影意在講著如何「放下」,如何從死亡中學習、成長,並且將之轉換成前進的推進力,沒有通篇大論,而是透過一家人因為「即將迎來死亡」造成生活上發生劇變,卻隨著時間帶來的改變,來順順地推衍出這樣的結論。

有人云人生總會遇到四道習題,道愛、道歉、道謝以及道別。《母親過世時,我想吃掉她的骨灰》在告訴觀眾如何面對道別的同時,其實也想告訴每個人這人生四道習題的重要性,常常有人說愛要及時,可道歉與道謝不也應該如此?特別是對家人更是。就像電影裡的男主角聰說的,「我總以為媽不會死,就算得了癌症也一定能治好。」

相信多數人都不覺得死亡離自己有多近,正因為這樣子,當意識到歲月早已把自己、家人往死亡推近了一些,發自心裡的震驚自是難以言喻,於是就成了「無法接受」。身為備受寵愛的么子,聰從母親那裡獲得了滿滿的愛,可是他卻從來不曾說出口自己多愛她,直至母親罹患癌症後,他反而更加說不出口,他想告訴母親自己多愛她,向她道歉自己多麼自私想要她承受痛苦活下去陪伴他,也想謝謝她為自己付出那麼多,但他卻不知道怎麼辦,只得一直靠著放聲大哭來宣洩心底的所有,當有人從旁打醒他,使他慢慢地學會道愛、道歉、道謝後,自然而然的那一句道別就能坦然地說出口了。

《母親過世時,我想吃掉她的骨灰》主要視角來自於兒子聰,他除了擔任主角外,也接下旁白的任務,多數時間都由他在介紹關於他人生幾個階段和母親的往事,還有負責替當時刻下註解,靠著他的念白將劇情帶過,這樣的做法相當的冒風險,因為電影整體劇情結構算是鬆散,在不夠緊湊的情況下,電影容易給觀眾很拖的感覺,無法聚精會神的專注在眼前看見的每個鬆散片段,使得情感連結度上就不會太強,若再加上語氣過於平淡的念白,整部電影就會被切成好幾塊,感動當然不會順順地延續下去。

這就是《母親過世時,我想吃掉她的骨灰》我覺得非常可惜的地方,電影好幾個片段都有打動到我,特別是在近尾聲的時候,聰和哥哥祐一、父親在挑選完母親的墓位後,被祐一半強迫的開車載往海邊,他突如其來的嘶吼告白嚇傻了聰和父親,原來他始終愧疚著自己無法在母親生病時陪伴她,他感謝聰卻也羨慕他,告訴父親當他老了、病了換他照顧他,一席話聽來荒謬可是卻令人動容,本來心情仍陷低谷的聰和父親,都在祐一的瘋狂下破涕為笑,父子三人衝向海邊的那一幕盡是感動,我自己是差點落淚。

撇除掉上述問題,電影不乏有許多發人深省的部分,這些都自於不同觀點的碰撞,一幕精彩的是,聰在母親病床邊興奮著女友真理要跟他結婚,真理卻在離開病房後忍不住對著聰說他很自私,認為他只會顧著自己,自私的希望母親能夠繼續活著,卻從來不考慮母親的想法、不尊重她。

身為兒子當然是希望母親能夠長命百歲,他會不開心母親講些喪氣話,會不開心母親把死掛在嘴邊講,會不開心母親做些像是準備說再見的準備,講到最後母親是想要活下去的,但她的「活下去」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聰,她想要活著看聰結婚生孩子,想要多陪陪聰,不明白的聰當然會因為母親轉念了而開心,這看在真理眼裡就成了「自私」,她沒有責備聰的意思,儘管她罵他罵到哭了,可這是因為她希望聰早點明白這點,懂得「死亡」向來關係著、影響著的不會只有特定一個人,不論如何他總是要尊重當事人(母親)的。

《母親過世時,我想吃掉她的骨灰》在談的就是人生四道習題,道愛、道歉、道謝以及道別,這都是每個人必定會經歷到的,它用這樣一則關於死亡的故事,來告訴觀眾這人生四道習題的不可忽視,我雖然不太喜歡它的鬆散,但滿喜歡它給人的感覺,相當的平和、閑靜,多數時刻是來自於飾演母親一角的倍賞美津子,她面對死亡的泰然和緩了噩耗帶來的衝擊,死亡無可避免,當死亡提前到來錯愕只能一下下,怎樣都還是得要提早準備迎接死亡,偶爾的波瀾來自於對於兒子的捨不得,倍賞美津子的表情會說話,她不用開口光就一個表情觀眾就明白了,她是整部電影最不可缺少的存在。

聰從母親身上學到了很多,在電影最後他也提前寫下了要給將來長大後的孩子的信,一如他母親教會他的,他也盼自己能成為孩子的推進力,哪怕不捨、哪怕不願面對,倘若都能在悲傷過後體悟這所有然後吸收、轉化成養分,是否也是人生路上的一次再成長?

最後附上《母親過世時, 我想吃掉她的骨灰》的預告片。

 

你可能也想閱讀

[人離開了,愛卻留下了! 愛與淚水交織的動人故事]

[深愛的人離開之後,你的日子大概會是這樣過的……]

上映日期:2019-05-10

類  型:劇情

國  家:日本

片  長:1時48分

導  演:《日日是好日》大森立嗣(Tatsushi Ohmori)

演  員:《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裝死》安田顯(Ken Yasuda)、《戰場上的明信片》倍賞美津子(Mitsuko Baisho)、《砂時計》松下奈緒(Nao Matsushita)、《友罪》村上淳(Jun Murakam)、《孤狼之血》石橋蓮司(Renji Ishibashi)

發行公司:車庫娛樂

本文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文標題「《母親過世時,我想吃掉她的骨灰》,學會道愛、道歉、道謝,就學會道別。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陪最愛的小寶貝,再看一次祂最愛的卡通

pan-xiaozhen-272654-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寶貝~早安~麻麻來囉!」「你有沒乖乖的在這裡等媽媽呢?」

每天早上總是能聽到溫柔的聲音,話語充滿快樂與甜蜜,但聽進心裡卻是酸澀難以消化。

 

「他是我的小天使」媽媽頂著泛紅的眼眶,對著我說

「他不喜歡麻煩別人,可是我希望你們能幫忙,給我的寶貝一個溫馨可愛的地方,讓他這段時間在這裡能快快樂樂的,不會覺得孤單」。

小天使突然離開,每當遇到這樣的小天使,我常想著:

「當家人們少了可以好好道別的階段,身為龍巖人的我們還能為小天使的家人做些什麼?」

我想,應該就是當一個盡責的陪伴者。

陪著小天使的家人,度過這難熬的時光,盡我們的能力,滿足家人想為親人所做的一切,讓家人不要留下任何遺憾吧!

這天,陪著家人一起妝點小天使的房間,桌上、地上滿滿的都是他最喜歡的卡通人物,原本冰冷的房間,因為大家的努力而溫暖了起來,彷彿能看見小天使開心的微笑

到了小天使人生畢業典禮那天,看著家人們陪著他看了他最喜歡的卡通,該是快樂笑聲滿滿的劇情,伴著的卻是細碎的啜泣聲,但這淚水不是悲傷,而是對他滿滿的祝福。

離開會館前,媽媽擦乾臉上的淚水,露出欣慰且滿足的笑容,溫柔的說「謝謝你們這段時間的陪伴,讓我們最後沒有留下任何遺憾。」「寶貝雖然離開了,但我們之間的愛,一直都會在。」

 

作者:龍巖嘉雲會館 陳怡真

從嚥下最後一口氣到葬入土裡,這一段過程,過去習俗是在家裡擺設靈堂,供親朋好友弔唁。隨著社會風氣、居家環境的改變,靈堂轉移至會館擺設,會館讓家人可以在一個舒適的環境追思逝者,也能方便朋友隨前往弔唁,不用擔心打擾喪家。

龍巖用心打造會館,在全台北中南都提供如飯店般舒適的會館,也有親切的工作人員從旁協助喪事大小事,讓逝者放心,生者安心。

閱讀全文
1 2 3 4 ... 10
頁數 2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