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寫給龍巖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家屬分享】為父親舉辦一場圓滿的告別式,從「選擇」開始…

mayron-oliveira-1224441-unsplash

一年多前爸爸頻繁住院
最嚴重的一次是流感併發肺炎   重症
醫師建議進加護病房
我們說不要 要陪爸爸 幫爸爸拍背翻身。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有必要問禮儀公司後事相關事宜
我們陪伴照顧爸爸二十多年 可以始終如一
絕對也要陪爸爸好好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朋友介紹了一家禮儀公司
談過之後我不滿意
這事一直我放在心裡 想再找一家做個比較
剛好堂姐過年來看爸爸
我問起去年幫伯父辦告別式的禮儀公司的資訊
堂姐介紹我龍巖的業務許小姐。

我最怕的就是業者嫌我們麻煩 不照傳統程序走
因此不願協助我們實現種種構想。

我們與許欣儀小姐談過兩次
一星期內就決定由龍巖來辦爸爸的告別式
最主要的原因是  從欣儀的態度和回應
我確認了龍巖能配合我們的需求
辦一場我們心中想像的告別式。

欣儀的開朗笑聲和傻大姊個性讓我印象深刻
她一直很熱心地詢問和滿足我們的需求。

最讓我們感動的是她主動說起
要幫在德國的懷玉做視訊 參與孫子輩的祭拜禮
在現場 我們看到手持手機讓懷玉看到現場的她
在司儀請孫子跪拜時 單膝跪下
也以手機做出叩首的動作。

欣儀為晚輩的懷玉所做的
對阿公 對懷玉都有極其重大的意義
我們真的好感恩。

獻燈是欣儀提供的重要儀式 我們兩兩並排持燈緩行 獻燈 她也默默地代懷玉來做。 在籌備告別式之始 另一件事也讓我印象深刻。

我想讓協助告別式的龍巖相關人員

大略知道父親是怎樣的人以及父親和我們的情感

這樣他們更能了解我們為父親做的告別式想呈現的

我分享了幾篇文章。

沒想到欣儀好用心看也在短時間內掌握了很多我們這家人和我們想傳達的。

欣儀給我很多回饋

不只讓我覺得溫暖也覺得很投緣

在部落格上的文章能引起她的共鳴。

而且她理解也認同我想做的

把爸爸推及及人的精神傳承下去也把安寧療護介紹給更多人知道

因此邀我去分享照顧者和安寧志工的經驗……

沛宸是我們的禮儀師

從接大體到告別式的完成統包

中間有太多太多細瑣的事情要處理和溝通。

就以告別式當天來說

除了前半小時是依照傳統的儀式

接下來的50分鐘由我們自己安排

種種細節都要一再確認流程  配樂  投影等等。

有些時候需要額外的服務

比如說我們在簽名處旁要放有關爸爸的東西文章  玩具  親友的懷念文等

沛宸幫我們多準備了一張桌子……

 

和我三個孩子同齡的沛宸    有超齡的沉穩
耐心和細心兼具
傾聽和釐清我們的需求 即時去解決。

特別是幫我們克服了大難題
花了好多時間 把我們剪接的好幾首音樂搭在ppt裡。
這ppt是告別式的重點
智用以介紹爸爸的生平    25分鐘。

爸爸喜歡聽音樂
音樂是告別式裡非常重要的元素
也是我花了很多時間篩選    孩子幫忙剪接的
但因為隨身碟不相容於會場的設備
無法播放我們準備好的各階段配樂
沛宸把音樂都存在自己的手機裡
到會場測試  又解決了橫生的問題後
才如我們所願地 讓音樂順利播放。

司儀芷瑩
我們在告別式前一天才第一次見面
說實在我很不放心
我很怕那種官腔 很怕浮誇的言詞和聲調
所以還特別寫了稿子 請芷瑩照念就好。
我希望她用平實的語氣 誠懇的態度
那才符合爸爸和我們一家人的調性
她在了解後 也試唸稿子 以讓我們安心。
為了告別式不同階段的串場詞
芷瑩也預先看了關於我爸爸以及親友對爸爸的懷念等資料。
感謝她
在很短時間內了解我們所要的
做出我們想要的感覺

而在告別式當天
幾個重要的時刻 芷瑩以宏亮 堅定的聲音
宣布【吉時到……】
這對我們發揮了極大的安定作用
堅信 那一刻就是對爸爸最好的一個時刻!

回想起來
我們腦中勾勒的場景和氛圍
除了家人能用心準備的這部分之外
如果沒有龍巖三位小姐的配合和協助
也無法圓滿實現

而我感覺到
和她們之間 不只是一個商業上履行契約的關係
在其中 還有很多溫情的交流

除了和欣儀對某些話題的共感
沛宸小妹妹不見外地和我們一起吃麻辣豆腐
某晚還和我暢談了兩小時。
這些因為爸爸牽起的緣分
我覺得很美好…..
生命可以分享 溫情是可以蔓延的!

一場特別的告別會 它的完成需要很多條件的配合  謝謝龍巖
為爸爸用的心

 

原文轉載自《龍巖的配合》,作者:jenjentw

【龍巖這樣說】

一場告別式,就像舉辦一場活動,許多環節都需要工作人員彼此的配合

而每位龍巖工作人員,都在告別式中扮演著不同角色

舉辦過上千上萬場告別式的團隊默契與分工,保證了每一場告別式的品質

用陪伴過上千位家屬的經驗,提供了最溫暖的服務

優秀的團隊,讓龍巖成為最值得託付的生命服務業!

【我的故事】

每一份生前契約的背後,每一個晉住在龍巖塔墓的先人,都有很多很多的故事。

他們怎麼面對離別、如何好好安排為愛的人告別式?

我們把這些故事蒐集起來,用第一人稱,慢慢說給你聽……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我永遠都是你的《家後》

54517869_2056366934412916_162717400104435712_n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我會讓我先走
因為我嘛嘸甘 看你 為我目屎流

閱讀文章之前請先點開江蕙的《家後》當作背景音樂。

 

 

清明法會,來探視先人的家屬們絡繹不絕。在人群中開接駁車的司機大哥推著輪椅走了過來,而輪椅上坐了一位奶奶。

大哥說奶奶自己從市區搭捷運來,問我們能不能幫忙奶奶完成祭拜,雖然櫃台依舊忙碌,但同仁還是給了我一個堅定的眼神,讓我陪著奶奶一起完成,我想,這就是龍巖每一位同仁對於服務的態度吧!

 

簡單的跟奶奶自我介紹後,奶奶跟我說:「拍勢啦!我兒子今天沒有放假,還要麻煩你們。」

我跟奶奶說沒關係,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就帶著奶奶前往祭拜區,而在幫助奶奶擺放供品時,奶奶邊跟我說:「這些餅乾和菜,都是祂以前愛吃的,想說祂很久沒吃了,才會準備比較多,拍勢啦!」

 

我趕快連忙再次說聲沒關係啦!這樣祂很幸福阿!只是心中開始疑惑,這個祂是奶奶的誰呢?

 

 

擺放完供品後,帶著奶奶上香,看著奶奶拿著香、閉著眼,嘴巴則是一直述說著想對祂說的話,傾訴思念,那畫面真的很美很溫馨,我想奶奶一定是很想念很想念祂吧!

 

奶奶張開眼時,我看見了泛著淚的眼眶,沒有打斷奶奶的思緒,我默默的接過奶奶的香,並幫忙插好,回來時看見奶奶正在擦拭眼淚,我放慢了腳步,一回到奶奶身邊,奶奶就說:「拍勢啦!因為兒子也有話想跟爸爸說,我要幫忙轉述,所以才會比較久!拍勢啦! 」

 

原來住在這裡的祂,是奶奶最深愛的人,是曾經陪伴他度過很久很久的一個人。奶奶跟我說了好多與爺爺的故事,奶奶是笑著說,卻不時地落淚。

 

思念,大概就是這樣吧?想起來會笑,心會感到溫暖,眼淚卻也會流不停。

 

在協助奶奶完成祭拜的過程中,奶奶不斷地說:「拍勢啦!」我趕快跟奶奶說:「不用拍勢啦,我們的服務就是陪伴啊!爺爺一定很開心您有人可以陪。以後奶奶您來可以直接找我或我們每一個同事!大家都很樂意陪伴家屬的!甚至還還可以帶你去附近走走看看風景喔!」

直到把奶奶送上接駁車後,我的腦海裡又迴盪起這首旋律: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就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嘛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我會讓我先走

因為我嘛嘸甘 放你 為我目屎流

 

作者:龍巖陵管處 旺旺

「我是一個守陵人,我守護的,不只是祂們的安全,還有家人們對祂的思念」

真龍殿是龍巖的代表之作,除了塔位及供奉三寶佛為每位先人祈福,更是用心打造公共空間,有舒適的休息區、中西式餐廳,更有著六星級飯店式管理,為家屬打造最好的追思環境。

瞭解更多 龍巖真龍殿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圓滿百分人生的最後一份保單

carli-jeen-365-unsplash

在龍巖,每份生前契約都是一個故事,在保險業,每張保單背後也都有一段愛與責任的經歷。

從事保險業務超過三十年的小張,入行之時姨丈就向他購買了壽險、醫療、意外、長照險…等,原本以為這樣就會萬無一失,處處有保障。沒想到姨丈在年前不幸過世後,阿姨才發現當年的壽險保額根本不足以完整支應姨丈的身後事!

 

九十九分的人生,就差這一分

三十年前認知的鉅額保險,在時代變遷下,三十年後只相當於小額保險了,經過這次經驗,阿姨重新檢視自己所有的保單,尤其更關心身後事安排,無論禮儀服務或財務方面,都不想造成孩子們的困擾。

於是小張向阿姨推薦保險公司與生命業者合作推出的「殯葬實物給付保單」,以「殯葬服務」做理賠,保險保障的最後一環由專業禮儀服務團隊接手,圓滿人生的畢業典禮。

目前市面上的五張殯葬實物給付型保單中,就有四張是委由龍巖執行,做為台灣生命產業的龍頭,透明穩健的財務保證未來永續的履約能力,也是讓保險公司足以信賴,交付客戶的合作夥伴!除了禮儀服務,飯店式管理的塔位及佛事祭拜用品,龍巖都能依照所在地為親屬提供非常便利的一站式服務。

 

第一張殯葬實物給付附約上市,保障更彈性

繼與富邦人壽、台灣人壽、全球人壽合作後,新光人壽也於今年正式成為龍巖的合作夥伴。同時,台灣人壽更首次將「殯葬實物給付保單」作為附約,可以與近二十種保險主約相互搭配,讓保障更完整。現在越來越多保險公司願意推動,並提供更多樣化商品組合,顯示這樣的保單確實能有效滿足客戶需求。

阿姨最後決定為自己購入「殯葬實物給付保單」,除了預先規劃自己的身後事,最重要的是「留愛不留麻煩」,讓其他保單保險金能真正留給家人。

目前孩子們都未達殯葬實物給付保單的購買年齡四十五歲,阿姨便為他們準備了龍巖生前契約,「過了三十年,人力物價成本都不知道漲幾倍,現在有能力就當是儲蓄,畢竟人都有那麼一天呀!」阿姨說。

 

本文轉自《現代保險雜誌》201904期,作者為龍巖股份有限公司多元行銷處 副總經理鈕安澤

 

閱讀全文
給家人給生死給龍巖

【最後一哩路】穿著壽衣的奶奶

hands-4051469_1280

 

每進行下一個動作,我們的心就被多扎了一下。

奶奶這兩日過得有多麼辛苦,實在不敢想像。

 

淺金綴咖啡色布緣的扉縵,將阿玉奶奶小兒子的住宅團團圍住。任誰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告別式的會場,因此當我們的安寧居家服務公務車停在門口,便遭來多位鄰居的側目,而一張原本通常擺置在客廳中的茶几和幾張座椅,就放在騎樓下,阿玉奶奶的家人們就坐在那兒。

我想,夜間若還有家人坐在這兒,走訪而過的人,肯定會更加覺得是在守靈吧!

 

臨終的過程有多長,難以預計

這不是第一次我們到家中訪視病人時,家中已經安上告別式會場的布置。因為落葉歸根的東方文化與華人習俗,病人常常會在生命徵象不穩定,或是行將吐納最後一口氣時,急急搭上救護車返家,以便能在自己的住所離去,也象徵著一生飄浪後,又回到了熟悉而安全的依歸。

但是臨終的過程究竟會有多長,時常難以預計。病人回家之後,有時往往還是會在家中待上數小時,甚至數日。若是一切平順,自是人人心安。若臨終症狀較為不適者,安寧居家團隊就會安排到家中訪視,進行病人臨終階段的藥物給予和照護指導,以確保病人可以身心平安的度過這最後的一哩路。

但即便病人不是返家後,立即嚥下最後一口氣,家人往往也都會同時進行併廳、誦唸經文、布置靈堂等禮俗事宜,而病人就在併廳的木板或鐵板上躺著。

和門口的家人打過招呼,便揭開扉縵進入。這是阿玉奶奶回家的第二天了,因為仍有非常明顯的呼吸,家人便也尚未進一步設置誦經供桌與拈香牌位。

阿玉奶奶一身燙金的壽衣,就躺在一張狹窄得只容得下她的身軀,布滿空心孔洞的鐵板上。

對奶奶有說不出的心疼

我們趨近阿玉奶奶的身邊,一邊望著她尚稱平穩的鼻息,一邊詢問家人,這幾天可有替她翻身擦澡、更換尿布。

家人說,這是小媳婦的工作。不過,因為想說奶奶很快就會走了,所以這兩天都是這樣擺著,沒有人靠近她。

此時,我們對奶奶有說不出的心疼,但在開口和家人商討該如何照顧奶奶之前,先進行了醫療上的評估,確認是否正處於臨終狀態,然後替奶奶檢視是否已有排泄物浸潤,以及身上是否因多日未挪動,而出現褥瘡傷口。

我靜靜凝視著奶奶的鼻息與胸廓起伏,用聽診器判別奶奶的心跳強度與心率,觸摸手腳末梢的溫度和脈搏,診察鞏膜是否水腫。

護理師則在向奶奶告知後,緩緩一件件地脫下已著裝多日的壽衣,想要確認尿布是否有尿液,以及其他的排泄物。

那是一個戶外氣溫高達攝氏二十七、八度的上午,奶奶上上下下總共穿了八件的衣物。因為心肺嚴重衰竭而導致的全身性水腫,讓她的手指也腫得非常厲害,皮膚被撐得緊繃,隨時看來都要破裂,並且伴隨著底下的組織液滲流。但這些指節上,箍緊了滿滿的金飾與銀飾,掌心也握著裝有手尾錢的紅包。

每進行下一個動作,我們的心就被多扎了一下。奶奶這兩日過得有多辛苦,實在不敢想像。

終於解開了尿布,已經浸滿了尿液,然後也解滿了黑糊便。護理師轉頭請家人準備濕紙巾、沐浴乳以及溫水,還有新的尿布,想要先替奶奶好好清洗一番。結果小媳婦說,濕紙巾和尿布都沒有,要等她去買。

 

二兒子的為難與踟躕

我們把在外頭待著的二兒子帶進屋內。陪伴著他,一項項檢視著奶奶的身體狀況。想要讓他明白,奶奶看起來還沒有出現臨終症狀。想要和他討論,是否能把奶奶挪回房間,睡在一張普通的床上,然後進行身體舒適的照護。

二兒子表示為難。因為奶奶的房間其實不在我們當下所處的小兒子家裡,但是奶奶的最後一口氣,又一定得要在小兒子家嚥下。

萬一讓奶奶回二兒子家的房間,到時真正臨終的時候,趕不回小兒子家。這樣子,問題會很大。他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個情境。

二兒子是理解奶奶現在身體狀況的,也知道了因為尚未處瀕死狀態,應該要回歸原本的生活,進行安寧舒適照護,但卻因為擔心任何有別於現在的安排,會導致無法來得及把奶奶送回小兒子家,因此讓他踟躕於下一步的決定。

但是,為何反覆擔憂著來不及回這其實車程相距也不過就十來分鐘的小兒子住所,甚至,那憂慮還勝過如何讓孱弱的母親舒適過完這段日子,實在耐人尋味。我想勢必有個因素,在困擾著現在與我對話的二兒子。

我想起居家護理師曾傳達給我一個訊息,當時阿玉奶奶在加護病房呼吸器的輔助之下,心肺功能仍逐步惡化。二兒子聽到或許可以考慮讓奶奶撤除呼吸器,返家善終,馬上在加護病房內,要求立刻把呼吸管移除,要將奶奶帶回家,但因為擔憂拔管後的奶奶仍會有所不適,而且如此倉促,恐怕也難以安排安寧居家團隊順利銜接。加護病房的照護團隊建議兒子緩緩,等都安排妥適了,再共同安排奶奶回家。

結果,二兒子忽然情緒高漲的在加護病房內拍桌,可以說是盛氣凌人地撂下一句:「有什麼事,我自己負責。你給我辦出院,就對了!」便立即將母親帶回家了。這與我眼前這個細細聽著我,解釋奶奶的生命徵象如何評估,現在是否為臨終期,黑糊便所代表的腸胃出血狀況,該如何理解與因應,並娓娓訴說著當時父親臨終時細節的人,感覺起來有很大的落差,也讓我更好奇背後的原因了。

「聽起來,奶奶要在這裡往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可以知道為什麼嗎?是阿玉奶奶自己的交代嗎?」我問二兒子。

「我媽媽沒有說過要在哪裡離開,但是我弟弟說,他的家是整個家族裡最氣派的,媽媽在這裡往生,我們在親友間才會最有面子。但是,其實媽媽最熟悉的居所,是我們家,因為她的房間一直在那兒。當時弟弟也是在醫院聽說媽媽快要走了,所以才要我趕快去醫院把媽媽帶來這裡。」二兒子回答我。

他所述說的這段話,已經讓某些堅持的原因水落石出了。

讓返家臨終的病人,真正身心安頓的方式

過去,在陪伴病人和家屬選擇臨終形式與地點的經驗,像這樣的情形,並不罕見。或許在世間的疾病已經很難為病人做些什麼,家人便把一片心意,都寄託在慎重的告別儀式上,彷彿那是從臨終時刻開始,最重要的一件事。

然而,又因為國內風氣對於死亡這件事的諱莫如深,因此雖然不少禮儀公司的服務日臻精緻,也包山包海,但對於返家後尚未臨終的病人,該如何陪伴與照顧的識能,卻付之闕如。

於是,時常會出現像阿玉奶奶目前所遇到的狀況。家人非常單純的認為脫離呼吸器的病人,一定會馬上往生,然後回到家後,就是將病人放在併廳的堂上,等待他嚥下最後一口氣。

而且,為了避免往生後大體的挪動,還得先把往生後欲著裝的衣物和首飾,都趕緊穿戴上。然而,對於還有很多微弱反應的病人來說,這最後的時光如此度過,恐怕是比在醫院接受治療,更加辛苦。

而且人在剛往生時,身體還是會把多餘的穢物排出。此時,家人也往往手足無措,不曉得該如何處理。

我走出門外,和聚集在門口的兒子、媳婦,還有病人的手足們,詳細解釋了剛剛的評估,以及明確告知奶奶並不會在這幾天往生的判斷,並提醒將奶奶安排回她的房間,進行身體的清潔,避免傷口的產生,以及簡單的潤濕口唇和少量的餵食,仍是必要的。

這樣,才不會讓奶奶受盡苦楚,也能真正身心安頓。而雖然我們一向無法準確估計病人還有多少時間,但每週都會前來家中進行安寧居家訪視,也會協助他們評估奶奶的生命狀態。

同時,也確認了一旦奶奶在二兒子家中出現臨終症狀後,各種不一樣的情境該如何應付,如何啟動後續禮儀公司的接手,以及死亡診斷書的開立。

 

二兒子為媽媽戴上智慧手環

這時,二兒子忽然挺起胸膛來侃侃而談,對著這些家人說:「媽媽還沒要走,我們應該帶回我家,繼續照顧。媽媽是個退化衰竭的老人家,什麼時候要走不知道,或許幾個禮拜,或許幾個月,但是走之前的每一天,我們都要像之前一樣好好照顧她,不是放在這裡,她很辛苦,而且醫師、護理師都會來家裡幫忙我們。」

看著其他家人如釋重負,並連連點頭稱是的表情,我也放下了心。

或許直到此刻,他們才在一定要讓媽媽在最氣派的房子過世這件事以外,找到了其他自己可以使上力,為媽媽再做一些什麼的方法。

有時,人們的堅持,是來自於自己對於某個觀點的深信不疑。或許,我們並不必去質疑或否認這個堅持的對錯,而是同理其目的,並幫忙他們打開更廣闊的視角,他們自會找到一個共同而不衝突的方式,並仍往同樣的目的邁進。

安寧照顧有很大一部分便是應運這樣的照護價值而誕生。讓善終這件事,在多元的意見和價值中,讓每個人都找到心安,也感受自己所能付出的,與其所代表的意義。而這件事的力量,從來都不是外來的,而是這個家庭中原有,但曾被隱蔽的。

「醫生,你剛剛用手摸我媽媽脖子和手腕的脈搏,可是,我不會摸,怎麼辦?」二兒子忽然問我。

「那你們有血壓計嗎?或是我拉著你的手,再教你摸一次?」我問他。

他還有些猶豫,應該是不確定自己是否仍勝任,但還是把手伸出來,露出了右手腕上的智慧手環。

「啊,醫生,我可以用這個幫媽媽量嗎?」二兒子看著顯示出自己心率的錶面,充滿期待地問著我。

「可以喔!」雖然肢體周邊的脈搏血壓下降的過程中會先失去,然後才是身體中心的脈搏,不過至少是個辦法。當周邊已經量測不到時,的確也是一種臨終的判斷徵兆。

看著立刻解開自己的智慧手環,蹲著幫媽媽溫柔戴上的二兒子,實在很難想像,這是當初加護病房團隊眼中,惡狠狠、不近情理、不顧母親是否舒適的家屬。

一個月後,護理師捎來訊息,說阿玉奶奶回天上了。後來這一個月在二兒子家被照顧得很好,最後也有順利地回到小兒子家,舉辦告別式。

每個家庭的故事,都有它深刻的脈絡,我們不繫鈴,亦不解鈴,只是試著重新排列或翻轉它們。

這本來就是一排可以奏出美妙樂音的鈴鐺,而我們只是協助,找出了秩序,讓它們生出原本就有的美好能量,彈奏出和諧的篇章。

我為了能一直在每一日的照護與陪伴中學習這件事,而感到幸運。

 

 

最後一哩路的安心錦囊

醫師說我們的家人狀況已經不好了,而因為想要落葉歸根,所以我們提早帶親愛的家人回家。可是,接下來我們該如何照顧呢?

  • 臨終的病人,視其身體狀況的變化,仍舊可能會有腸道排泄、傷口分泌物、腸胃道分泌液等,所以可以先讓病人穿著一般簡單的衣服,好進行上述的清理。另外,也必須記得持續幫忙病人翻身、更換尿布、潤濕口腔等基本照護,病人才會舒適。
  • 如果有任何宗教、文化上的習俗,例如,在死亡後不能挪動大體等,也必須要先將這些習俗與期待告訴醫護人員,醫護人員才有辦法協助你們,安排一場不會出錯的計畫,並且提醒何時該聯絡何者,以進行後事的安排。

 

本文轉載自寶瓶文化出版《因死而生:一位安寧緩和照護醫師的善終思索》,作者為安寧緩和醫師謝宛婷。

善終沒有SOP,沒有公式,也不是只有選擇「放手」或「不放手」那般簡單。
奇美醫學中心安寧緩和醫療病房的謝宛婷醫師,讓我們看到善終過程的擺盪與揪心,以及每一個決策的艱難與掙扎。

她教會我們死亡永遠都不是最壞的,以及如何因為死亡而更加活出生命的精采。她說傷痛的母親叫做愛,她把無懼而真誠的心意留在每一個她所照護的家庭內,讓我們看見,風雨過後,終有彩虹。

閱讀全文
給工作給生死給龍巖

【龍巖人的感動】我與死亡的距離 – 禮體師的告白

sammie-vasquez-490032-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死亡,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一般人都認為死亡只是一個結束,其實死亡它是一個過程,靜靜的等待呼吸停止的那一刻

我是一名禮體師(大體化妝師),進入龍巖的時間長達八年,服務過四千多名往生者,在我們的日常裡,面對死亡更是家常便飯,與死亡可說是零距離。

我們的工作不單單是讓亡者完完整整及漂漂亮亮的告別在世人,也包含陪伴與支持在世的家屬,帶領著他們渡過這個難關,幫助他們學習如何放下。

曾經服務過一位失去女兒的母親,從女兒呼吸停止的那一刻開始,母親每天到靈堂前看著心愛女兒的遺照哭泣,哭腫的雙眼充滿著滿滿的不捨,我們藉由宗教的力量,帶領著這位母親在靈堂前為女兒頌經,每天陪伴在她身旁,漸漸的,這位母親開始收起眼淚,明白這是唯一能為心愛女兒做的最後一件事,開始接受女兒已經離開人世的事實。

生與死,看似一線之隔,但死亡是失去的開端。一般而言,家屬都會有「靈堂在,人就還在」的錯覺,每天守在靈堂前,彷彿亡者仍在身旁,但真正的痛苦是在告別式結束後的空虛。在宗教的觀念裡,肉體只是一個軀殼,雖然親人已停止呼吸,但如果對祂的回憶不斷的在心中迴盪,就會感覺祂尚未離開過。

上天給每個人最公平的,就是「時間」跟「死亡」。「時間」是悲傷的良藥,而「死亡」,不管人生前多麼輝煌,總會有心跳停止的一天。人生無常,除非自我了斷,否則我們沒有辦法選擇死亡的方式及時間。或許是明天,甚至下一秒,心臟就會停止跳動,這樣的無常,更顯現出活著的重要性。其實我們從出生的那一刻,就開始為生命在倒數,有些人拚了最後一口氣也想活著,但有些人則是想盡辦法為求一死,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暫,只要活著,任何事就像擦傷一樣,時間一久,傷口終究會慢慢癒合!

在這個行業裡,看過很多生離死別的場景,因為知道「死」,才了解了「生」的意義,沒有任何事情比好好活著更重要。人往往只看得見自己那百分之一的不幸,卻忽略了生命中其餘百分之九十九的幸福。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如何在這短暫的歲月裡,不留遺憾呢?那就是愛要及時,並認真活在當下,認真的活在每一分、每一秒中,享受自己在每個當下的感受及情緒,如此一來,將會體悟到:「簡單就會快樂,滿足就會感恩,享受就會珍惜」。

我的生死觀很簡單,在這短暫的歲月裡,我每天認真的活在當下,即便在我將邁入死亡的時刻,我也不會去求神拜佛,因為我了解生命終有時,在我心臟停止前的每一刻,我都會努力的呼吸著,不是執著「活著」,而是我想活在當下歷經生命的最終

作者:龍巖禮儀處 禮體師 潘幼蘋

龍巖禮儀處是龍巖服務家屬的最前線,始終用最誠摯「視逝如親」的心服務每一位往生菩薩,主動貼心的為每一位家屬多想一點,使逝者放心,生者安心,致力讓龍巖成為最佳託付者。

閱讀全文
給生死給龍巖

【我的故事】「我就這樣走了,會有人記得我嗎?」

robert-v-ruggiero-1169393-unsplash

這一天,健康檢查的報告出爐,我突然感到眼前一片空白,太陽曬得我睜不開演,人群的吵鬧聲令我頭痛欲裂,車水馬龍的街道彷彿野獸在奔跑。是的,醫生對我判刑了,我的人生遇到前所未有的阻礙,這個阻礙,叫做「惡性腫瘤」,也可以叫他「癌症」。

 

晚上跟朋友聚餐,我雖然也出席了,但是「癌症」、「腫瘤」這些字眼不斷在我腦中轉著圈,我聽不進去朋友說話,我在思考我的工作該怎麼辦?我的經濟夠我撐多久?我的保險有保障到嗎?我的人生,就到這裡了嗎?

 

我不甘心,我想衝到上帝或佛祖面前,問他:「為什麼是我?」

 

 

「我就這樣走了,會有人記得我嗎?」在聚會中,我突然問了這一句。

 

朋友A拍拍我的手,說:「先不要問有沒有人會記得你,你這一生,還有什麼遺憾嗎?

 

我的遺憾還有好多好多,我還沒有準備好要離開這個世界,我還有好多地方沒有去過,我還有好多目標還沒實現,我還有好多夢想沒有完成。

 

朋友A又說:「無論別人記得你或忘記你,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的人生要為自己而活,如果你現在離開會有許多遺憾,那就想辦法讓自己無憾啊!

 

我從來沒想過我朋友能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可見真的要常常跟朋友多多聊天,再深入的話題也不用怕)。不過,我真的被說服了。雜亂的頭緒稍微沈澱了一些,這天晚上,我就把人生遺憾清單列了出來。

 

既然列出了清單,那就要一個一個實踐。

 

我每天早上都親自送孩子、老婆上課上班,晚餐也一起找餐廳吃或是自己料理,六日也會去露營或到戶外走走,既然時間不多,那我就要更把握跟他們相處的每一刻。我也跟醫生討論了長途旅行的可能性,我上個月帶著一堆藥品與點滴,完成了南極郵輪之旅。許久未見的朋友,我見了。該說的抱歉,我說了。該表達的愛意與感謝之情,我一個一個的致意了。

 

當然,我想要怎麼離開這個世界,生前契約我也準備好了,花山、禮廳、佈置、照片,我都一一規劃好了。未來要住在哪裡,我也準備好了,日出日落、雲起霧散,將有最美麗景色陪伴我度過每一天。

 

從醫生向我判刑,至今已經過了3年,我把每一天都當作上天的禮物,充滿感謝,想起以前庸庸碌碌茫茫的日子,恍如隔世。我們常常很努力的做很多事情,期許從別人口中聽見讚美,渴望受到表揚,最後卻忘了自己最想做什麼、自己最想說什麼,這大概就是別人常說的「莫忘初衷」。

 

人生的價值,不是要讓別人記住什麼,而是要對自己負責。人生最後,能夠為自己一生感到滿意、讓自己綻放笑容的,是自己對自己的無憾、無悔。

 

【我的故事】

每一份生前契約的背後,每一個晉住在龍巖塔墓的先人,都有很多很多的故事。

他們怎麼面對離別、為什麼願意為自己後事好好安排?

我們把這些故事蒐集起來,用第一人稱,慢慢說給你聽……

 

 

 

閱讀全文
1 2 3 4 5 ... 10
頁數 3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