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擷取

「善終」一直以來是我們致力推動的概念,
不僅牽扯到死亡後,亦是人生最後的生活規劃。
這樣的理念,在美國的非營利組織TED亦曾舉辦講座,由Judy MacDonald Johnston分享,以下擷取片段:

什麼是美好的人生結局? 我指的是最終結局、我指的是死亡
我們總是思索,如何好好活著,但我想談的,是如何增加善終的機會。我不是老年醫學專家,我為學齡前兒童設計閱讀課程,我對這個主題的瞭解,來自一項只有兩個案例的研究。過去幾年,我幫助兩位朋友擁有他們理想中的臨終生活。
吉姆和雪莉莫迪尼夫婦 (Jim and Shirley Modini) 結婚了 68 年,離群索居在 1700 英畝的牧場裡,位於加州索諾馬縣的山區,他們只飼養足以維生的少數牲畜,因此大部分牧場成了熊、獅子和許多生物的避難所,而這是他們的夢想。
我遇見吉姆和雪莉時,他們大概是八十幾歲,兩位都是獨生子,並選擇不生孩子,我們成了朋友,我成了他們的信託管理人和醫療代理決策人,但更重要的是,我成了安排他們臨終生活的人,我們學到一些如何善終的經驗。
人生最後階段中,吉姆和雪莉面臨癌症、骨折、感染、神經疾病。真的邁向終點時,我們的身體機能和自主能力降低到零。我們發現,有規劃和適當的人幫忙,可維持高品質的生活,臨終階段始於某項意識到死亡的事件,此時,吉姆和雪莉選擇 由 ACR 自然保育組織 在他們過世後接管牧場,這讓他們可平靜前行,可能是診斷結果或直覺,有天你會說:「我過不了這關了」 吉姆和雪莉在這期間,讓朋友知道他們來日無多,並處之泰然。
死於癌症和死於神經疾病並不相同,但都希望能安詳過世。 吉姆先過世,最後一刻他依然意識清醒,但臨終那天,他已無法言語,透過他的目光,我們知道他想再聽到 「都安排好了,我們會好好照顧雪莉, 就在牧場裡, ACR 會永遠照顧牧場裡的動物。」
由此經歷,我想分享五項做法,你若願意,可規劃自己的臨終生活。
流程從制定計畫開始:多數人說,「我希望在家中過世」,但 80% 美國人在醫院、 或安養院中死亡,只用嘴說要在家中過世,並不是計畫。
有人說,「如果我變成那樣, 乾脆一槍打死我」,這也不是計畫,因為不合法。訂定計畫,需要回答和臨終生活有關的直接問題:你無法自理生活時,要住哪裡? 你希望接受何種治療? 誰能確保依照你的計畫執行?
你需要代理決策人,若能有不止一位, 依計畫執行的機率較高。別理所當然選配偶或子女,你需要有時間且在附近的人,能做好這項工作,你需要的人,能在壓力下與人合作,並應付瞬息萬變的情況。
做好就醫準備十分重要,很可能會直送急診室,但你仍希望依計畫進行,準備一頁摘要,包括病歷、 處方、和醫師的資訊,將資料放在顯眼的信封裡,加上保險卡影本、授權委託書、 和放棄急救同意書,請代理決策人放一份在車上,另一份貼在冰箱上,帶著信封到急診室,你的入院過程會順利許多。
你需要看護,依自己的個性和經濟狀況,決定要前往安養院、 或留在家中,看哪個較適合。無論何種情況,別輕易妥協,我們遇過一些不稱職的看護,直到我們找到最佳團隊— 由瑪莎 (Marsha) 所帶領。她不會因你來日無多,就在賓果遊戲中放水,但她會前往牧場,替你拍影片,如果你無法離開的話,還有凱特琳 (Caitlin), 她不會讓你蹺掉晨間運動,但她知道你何時需要聽到,你的妻子會受到妥善照顧。
最後是,臨終想聽什麼?生命的最後一刻,你想聽什麼話?由誰來說? 依我的經驗,你想聽的是:你擔心的事都已安排妥當,如果你知道可以安心的走 ,你就會安心的走。
由這個常引起恐懼與抗拒的話題,我學到的是:要花時間規劃臨終生活,才有最大機會維持生活品質。
——–
「如果你知道可以安心的走,你就會安心的走。」
「要花時間規劃臨終生活,才有最大機會維持生活品質。」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