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in-my-fathers-hand-1-1312139-1279×850

 

今年是我第20個父親節,我還記得第一次有資格歡慶8月8號的時候,我心裡的興奮,我手裡抱著我的孩子、身邊站著妻子,心裡想著:這,就是我最美好的禮物了!

 

然後我久違的回到老家,跟自己的父親說了聲:「父親節快樂。」

我看到父親眼裡瞬間的驚訝,然後他把視線轉回報紙一言不發,雖然很細微,但我發誓我看到他嘴角的微笑,我不怪他,畢竟兩個男人之間本來就不太需要語言,應該是說,一直以來我們父子之間本來就不太對話,並不是有發生甚麼事情,只是單純的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有時候就是會這樣,兩人之間雖然彼此重視,但就是有種隔閡,就像隔著透明玻璃一樣,手心與手心之間儘管相對,卻感覺冰冷。

 

於是,從那天開始,我儘量多跟父親對話,我才發現,原來最思念我孩提時光的人不是母親,是他。

父親經常會拿著我小時候的照片,然後他會告訴我孩子那些照片後面的故事,有些故事讓我很難堪,例如:他會拿著我尿床的照片,跟我的孩子說「你爸爸以前尿床都不敢說,都會假裝沒事的躺在床上,直到快要遲到,被我們掀開被子。」我的孩子當時還太小,聽不太懂,但我終於聽懂了,原來他一直以來講這些陳年舊事,並不是為了要羞辱我,他只是真真切切的感慨,他感慨我的成長讓我成就了另一個家庭、感慨歲月奪走我們的親密、感慨時光過得太快。

 

 

我虧欠了我的父親,當然,我們之間並沒有任何問題,只是我愛我的母親勝於父親,母親經常會對我表達出她的思念,也經常會通電話,我們甚至互加臉書,我並沒有懷疑過父親對我的愛,但,我卻經常忘了多關心他一聲。

 

這些關心我總是放在心裡,說不出口,畢竟,我們之間並不太有這麼開誠布公的機會,直到有一天,我在父親的抽屜裡面發現了一份生前契約,然後,父親剛好走進來,我有點生氣,我拿著那份契約摔到地上「你就是不相信我,對嗎?」然後,整個空間沉默的讓人不舒服。

「你就是覺得我不會幫你處理,對嗎?你現在買這個幹嘛?」我看著他的眼睛說話,我有多久沒有看著他的臉了,甚麼時候他的臉變成這樣,滿臉皺紋。

 

「你養小孩要花多少錢?小孩上幼稚園、補習都要錢,你們房子的貸款都還沒有清,哪天我走了,突然要你拿錢出來辦喪事,你要花多少錢?花太多浪費、不花錢又會被親戚說話。」

 

父親邊把契約撿起來,邊緩緩的解釋給我聽。

 

「我自己想要怎麼做,我自己先處理就好,錢可以分期慢慢付,反正我現在老了,也沒有甚麼支出,一個月一兩千,總比之後一次十幾二十萬好。」

 

父親的這一段話我一直記得,記得圍繞房間的檀香、記得父親那件白色吊帶背心,記得父親那時變得矮小的身影;那天的父親,跟我平常認知的父親不同,變得更脆弱,而我卻覺得更接近他了。

 

父親的愛是沉默的,沉默的愛經常會讓人誤解,但當那股沉默被理解之後,那股愛突然變得如此濃厚,今年是我第20個父親節,我也隨著父親買了同樣的禮物,父親那年跟我說的話,我原本還不是很理解,但隨著時光流轉,我終於也懂了這份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