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lonely-sunny-road_1088-48

終於從學校裡面畢業了,工作之後與同學見面,一定必問的話題似乎就是「你現在在哪裡工作啊?」,同學拿出來的名片個別是工程師、醫師、會計師、律師,輪到你的時候,看到職稱是「禮儀師」,全場突然氣氛降到冰點,你看到同學眼神裡面滿滿的無助「怎麼辦,我要說些甚麼?」

 

儘管禮儀師是需要經過資格認證的專業人士,但討論起來似乎就有點微妙,能談的事情也太少,律師或許可以聊聊最近接了哪些名人的離婚官司、醫師就談談最近醫病關係的緊張,這些話題都離生活好近,但禮儀師呢?

「死亡離我們還好遠。」

「談論死亡太過於嚴肅了。」

於是,沒有人願意多關心在這個職業底下所體會到的「最真實的生命」。

 

其實,距離死亡越近的工作越能夠知道該怎麼活,讓我們從各種生命工作者之中的文字中學習這些生命的經驗,然後讓自己活得更精彩。

 

死亡大事

死亡大事

 

「為何我們總是迫不及待擺脫死去之人,

然後才在回憶裡永遠惦念著」 

 

 

 

 

死亡從來不是輕鬆二字

要說的要表達的太多,要愛的要留住的太難

入火或入土均安,死者已矣,而我們在失落中堅強著

這個世界讓人流淚,人類必死的命運讓人心如刀割

這本書,是全體喪葬業者、禮儀師,以及你我的生死研習

 

空中送行者:我們運送的不只是遺體,我們的使命是帶領「靈魂」回家

 

空中送行者

 

「這本書讓我知道,世上沒有讓人起死回生的魔法,卻有讓我們與死者放心道別的魔法。」

他們撫慰死者的「魂」更安慰生者的「心」!

 

 

 

爾赫斯國際,是日本第一的遺體送還公司。

據統計,1年在海外死亡的日人約400~600 人,而他們每年約運送200~250 具大體回日本。

而由海外運回的遺體因高空氣壓的關係,百分之九十都會發生體液流出的現象。因此,遺體需在殯葬車內進行適當處理後,才會送還給家屬。

這群背後英雄,做的不只是一句簡單的「節哀順變」,而是幫助遺族「徹底釋放悲傷」。

 

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一位清掃死亡現場者20年的生死思索

F1466755731286

 

人似乎要站在死亡面前,才看得清生命的輕重

清掃死亡現場,一個最接近生命真相的工作

這些死亡將帶你看清什麼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什麼是生?什麼是死?什麼是人生最重要的事?什麼事值得我們窮盡一生追求?人生該如何抉擇,才不會走向孤獨死?我們很可能花一輩子思索也無法透澈其中,但若真實地站在死亡面前,答案或許就會清晰可見。

死亡現場,不是只有無盡黑暗和淚水,

它是看清人生的鏡子,湧現生命力量的地方,

清掃死亡現場,不只是清理有形之物,也是一次次生命的重整!

 

離開後留下的東西:遺物整理師從逝者背影領悟到的生命意義

離開後留下的東西

 

 

世界上一定有人會因為我們好好活著而心存感謝

只是我們自己不知道而已

 

 

 

「我是傳達人們最後訊息的遺物整理師。」

當所有人都轉身離開的時候,只有他會留下來,並安撫死者最後一程。

 

他將溫暖而深邃的雙眼所看到的一切,整理成二十九篇故事。在長達二十年的時間裡,他接觸過超過一千人的死亡,但是每當再次遇到令人心痛的緣由時,依然會感到難以呼吸的悲傷,對人們來說避之唯恐不及的遺物,透過他充滿靈魂的手,讓我們觸碰到背後蘊含的深刻,得以從全新的角度看待生命,尋回屬於我們自己的人生意義。

上述四本書都是不同領域的生命工作者,他們一樣都是在最前線面對家屬以及死亡的人,他們每天眼睛一睜開,洗臉刷牙之後,就是要前往大多數人所排拒的工作現場,也因為這樣,他們對於生命的領悟更高,也更懂得該怎麼好好活著才能夠「不虛此行」。

 

標籤: 愛沒有終點生命工作者禮儀師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