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42819039 – grandma took care and wheelchairs

 

我們家四個中年兒女都在台北成家立業,老爸老媽一直住台南。老爸過世後獨留老媽,做兒女的就陷入焦慮與自責中,但媽媽就是不肯搬來台北住任何人家的附近,嫌台北吵、擠、做復健不方便,更別提住老人安養院了。

她有一套跟別人不同的生活模式,晚上七時睡,兩、三點就起床,一大早去診所做復健,中午以前就午睡,三餐時間都跟別人不同。

所以子女去看她也得配合她,很早就一起吃晚餐,然後就被她催回台北,不讓我們住老家,因她睡覺時不能有任何聲音。這讓我們更自責,因為去看她的時間只能短短的,只好多打電話給她。

最近一再發生我們一整天打電話,她卻都沒有接,我們就打電話給管區派出所並請鄰居拿鑰匙開門進去,但警察說一定要有家屬在才可以進去。我姐急得都哭了,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趕緊往台南跑。

[expander_maker more=閱讀全文 less=顯示摘要]

後來才知道老太太有時是睡太沉,有時是一整天都不想接電話。於是接媽媽來台北住又成了話題,包括來台北跟我未婚的姐姐住,但她就是不要。

可能是媽媽當了一輩子的公務員、知識份子,獨立慣了,有自己的想法。不過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該怎麼辦?

family-having-a-good-day-together_1098-3751

專家解答 林烝增 諮商心理師

我想就近照顧父母親,其實要先看他們的年齡和身體狀況,才知道怎麼做比較妥當。比如說,六十幾歲的人,身體大多還硬朗;如果是高齡父母,身體可能就不如從前,需要較多的協助。因此,如果媽媽還健康且能自理,做兒女的還會覺得憂心,就可能要看看自己在焦慮什麼?媽媽的狀況如何?

父親剛過世時,你們擔心媽媽是合理的。但已經經過了好幾年,媽媽應該很習慣了,如果你們現在還很焦慮,是不是還有什麼新的事情讓你們不安?還是有新的病痛或意外發生?

如果沒有,這樣的焦慮恐怕就比較不合理,可以進一步去澄清:自己的焦慮和自責是什麼?是覺得自己沒有扮演好兒女的角色?還是你有自己堅守的價值觀,覺得需要有孩子跟她同住或住附近?

看起來老媽覺得你們的照顧足夠了,兒女卻覺得不夠,那是什麼不夠?有些人覺得是錢賺得不夠多給父母,有些人覺得自己不能在父母身旁就是不孝。還是父親過世時有些遺憾,你們現在想極力避免,不想再有憾事發生,尤其你和兄弟姊妹都在北部。或是父親過世後,益發珍惜媽媽,想跟媽媽更親近?

我不是安慰你們不要自責,而是提醒你們釐清在自責什麼?哪裡覺得做得不夠,就可以往那個部份多做一點,而媽媽覺得夠的地方就不用再做了。

依我看,你已經做得很多了,你會南下看她,忍耐三餐時間不一樣,陪她吃飯,也常常打電話給她,才會發現一整天都找不到她,還打給警察,想請鄰居拿鑰匙開門進去。

你做了這麼多,依然覺得不夠,因此可去評估一下,可能還有什麼沒做到的?或是她的身體愈來愈不好?還是你本身比較容易焦慮多思?其他弟兄姊妹的看法?

或是在焦慮自責之外,是想跟母親更親近?你跟自己的孩子的關係如何?有時候我們在親子關係中會看到自己的需要,比如說,跟孩子的關係很好或不夠好,就想跟自己母親更好、更親近,或是從前沒機會跟母親靠近,現在深切體悟,想回頭彌補或多做一點。

proud-mother-playing-with-her-baby_1205-204

轉個彎 關心老媽媽

你很能理解媽媽,而且能從她立場來想,我覺得這樣非常好,我想也許可以再進一步理解,對媽媽來說,所有事都要照著她的作息和生活模式走,能帶給她安全感,而這樣的安全感對現在的她又特別重要。想想看,一個獨居老人,失去了另一半,又不習慣依賴小孩,她更需要這份作息的安全感。兒女們能配合她的作息,就是在照顧她了,而不是影響她的生活規律。

對一個獨居老人來說,照顧他(她)最好的方式就是尊重他的生活作息,保住他的安全感,而不是破壞他的結構,打亂他的次序。更且應跟他一起合力維持他的安全感。

如果你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多,不妨在媽媽現有的生活結構下想想,還能做什麼讓自己覺得安心?比如你說鄰居能拿到媽媽家的鑰匙進去,表示這個社區很友善,而且媽媽信任他們。那麼你可以趁南下探視媽媽時,多跟鄰居聊聊天,了解鄰居對媽媽的認識、他們之間的關係,甚至走走看看,了解媽媽去診所的路線,她的行為很好預測,做子女的應該可以放心。

跟鄰居聊天時,可以跟鄰居要電話號碼,以後當媽媽沒有接電話時,可以打給鄰居,例如,請問他們今天在中庭有沒有看到媽媽?或是媽媽七點睡覺前,有沒有看到家的燈光?如果還很擔心,也有兩天沒找到媽媽,就拜託鄰居去敲敲媽媽的門聊聊天。但是叫警察去媽媽家,應該會讓媽媽覺得大驚小怪,很不舒服,鄰居都看到了,會讓她更尷尬,以為家裏出了什麼事。

老人家和我們一樣,也很需要維持自尊感,以及能掌握自己生活的自信感。我相信你們一整天連絡不到她,一定很焦急,聯絡鄰居幫忙就能增加自己的安心指數,從鄰居的訊息再判斷要不要進一步找警察幫忙,事情就有了彈性和其他可能的處理方式。

熟悉媽媽的生活環境和鄰居,應該能增加你心裏的安心指數,當媽媽可能有危險意外或你擔心時,那些鄰居就是你可運用的資源。

因此,每次你回南部看媽媽時,附帶連鄰居也要一起問候來往,帶點伴手禮去人家家裡坐坐,有點像請他們當情報員,能多掌握媽媽一點生活的狀況,多認識幾個媽媽社區的鄰居或信得過的朋友。

至於要不要常常打電話給媽媽,我想也許可以先不用做太多,因為看起來媽媽是覺得夠了。更不要找警察去找她,可能會讓她驚嚇或尷尬,折損了你們原有的美意和關心,讓彼此的關係更緊張,讓她對小孩的關係更抗拒,離你們想照顧和親近她的目的愈遠。

children-s-silhouettes-showing-muscles-at-sunset_1150-415

從度假到long stay

你提到「建議她來台北跟我未婚的姐姐住,但她就是不要」,我想應該先評估媽媽和姐姐雙方的生活習慣和節奏能否協調配合?如果雙方都怕吵,都需要較多的空間和時間獨居,就可能不適合住在一起,而不是因為姐姐單身就最適合跟媽媽住。

還有,在所有孩子中,誰最能跟媽媽溝通?媽媽最願意參考誰的話?就請他跟媽媽談這些事,不一定要你或老大來講。

如果現在要媽媽立刻搬來台北長住不可能,那麼短住一陣子有沒有可能?先來度個週末,或是來台北過元宵看花燈,找個名目請媽媽來走走。還有,住誰家比較好?是住幾天、還是一天一夜,或是當天來回比較容易?總之,從最簡單、媽媽最願意的做起,從度假到long stay,讓她慢慢習慣台北,當她老病時,會比較願意來台北。除了邀媽媽上台北度假,你回南部時有沒有可能也當做是度假。

比如說,為自己和配偶、孩子安排個旅館或民宿,你的任務只是白天來看看媽媽,跟鄰居聊聊天建立關係,晚上另有自己的活動,第二天再帶配偶、孩子去別的地方玩,這樣也不會讓媽媽覺得要陪你們陪很久,有心理壓力,她仍然能維持自己的生活作息。

如果媽媽對孫子的反應還好,願意容許一點吵聲,甚至願意配合孫子晚一點吃飯,也可能有不同的相處,對媽媽也是滿好的練習。但千萬別想用孫子來改變媽媽,會適得其反,結果更不好。

人活到一個年紀,會反過來像小孩,不願意別人管太多,堅持己見很固執,像小孩般的心志,如果能從這個角度來理解逐漸年老的媽媽,就會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一個媽媽,反過來要照顧她,兩個人的角色顛倒,需要有更多的包容和理解。

比如說,媽媽有需要時會開口嗎?她會跟誰開口?就派那個人常常去跟媽媽溝通,問候她有什麼需要,這也會讓你們的安心指數上升。

還有,媽媽家裏有沒有一份連絡清單?很多老人家的冰箱或電話簿上都貼了一些急用電話,可隨時求助。除了鄰居,也要觀察媽媽的人際資源,她有緊急狀況時會怎麼處理,這些都可以幫忙你安心一點。

媽媽想獨立vs.兒女想照顧

建議你們在媽媽想要獨立,而你又想照顧媽媽之間取得一個平衡。

就像照顧小孩一樣,讓他們有部份的獨立,而用溝通和討論的方式去處理你不放心的部份,他們就不會覺得被管。不論小孩或老人都不想要被管,他們都在獨立中學習成長,而你是要在照顧他們之間取得平衡。

被懷疑和不被信任,很傷老人家的心,表示他們老了、不行了,是對他們很大的否定。因此電話表達對老媽的關心時,要避免懷疑和不信任的句子;回去看她時要多肯定和讚美她自己一個人能做那麼多事,再問她有需要有問題時怎麼處理,她才比較可能說出自己的脆弱。

我們還沒有老,但要慢慢學會讀懂老人的心理,不能硬碰硬。人通常都需要一段時間慢慢接受自己老化衰退的事實,這是一個歷程。等老人家愈來愈不行時,再跟他們談進安養院或找看護,他們才比較容易接受。

最後,你跟媽媽的關係一直是如此嗎?她一向獨立,有自己的一套,比較少透露心事和脆弱嗎?如果是如此,這應該就是一直以來的常態,不是不愛你們或拒絕你們。如果不是,而是曾發生過什麼事,影響了你們,以至於現在比較有距離,就建議你找專業諮商師談談,幫助你們修復彼此的關係。(吳若女採訪整理)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170期

作者:吳若女

%e5%ba%b7%e5%81%a5

<原文刊載於康健網站,授權《給生命的情書》使用>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expander_maker]

標籤: 老人安養院諮商心理師高齡父母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