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t0200031_3-21

前總統馬英九受大學邀請,即將演講「被討厭的勇氣」。訊息一出,有人說邀請者和受邀者都很有勇氣!XD

《被討厭的勇氣》在台灣出版年餘,掀起所謂的「阿德勒旋風」「勇氣旋風」,一再的被報導討論。不僅是經理人月刊、Career雜誌等封面報導,藝人陶晶瑩大方分享勤作筆記,林依晨感觸相見猶未晚,曾經挫敗的柯震東也是在最低潮的時候挑了這本書,時至今日,他則是本屆金馬影展最佳男主角提名。

這部在日本韓國都大受歡迎的作品,是以一位憤世嫉俗的年輕人,深夜直搗哲學家的大門要求辯論。每一夜討論之後,他回去想了想,第二個晚上又捲著袖子來質問。網紅冏星人說書推薦時就表示,年輕人問的就好像是自己接著想要問的問題。

[expander_maker more=閱讀全文 less=顯示摘要]

在現實上,這本書的作者正是一位年輕人與學者的合作。岸見一郎是長年研究阿德勒思想的權威,古賀史健則有如扮演著書中的「年輕人」,臨場感十足地想要確認阿德勒思想怎麼可能簡單地實踐?!

這部作品在2016年推出了第二部、也是完結篇《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完結篇:人生幸福的行動指南》。續集一出,同樣在日、韓造成轟動。光是一本《被討厭的勇氣》就已經讀得讓人思索再三,不僅讀一下得停一下,讀兩下還得再重讀一下。為什麼還需要合作續集呢?

對於阿德勒思想因此在亞洲躍為顯學,這套書是否能夠成為「經典」,以及在臺灣的暢銷和熱烈迴響,兩位作者也很想與臺灣讀者討論。

〈在臺灣,發現阿德勒的瓶中信〉  岸見一郎

小時候,我曾有過這樣的想像:如果讓裝了信件的瓶子任由海水漂流,是否真會收到回信?漂到異國海岸的瓶子,偶然映入在附近散步那人的視線。發現瓶中信的他,一時興起寫了回信。而接獲來信的我,欣喜若狂……

由於直到《被討厭的勇氣》出版前,阿德勒的思想在日本仍幾乎無人知曉,因此決定在臺灣翻譯出版時,我還擔心大家的接受度不知到底有多高。事實上,當我後來接獲消息,知道這本書上市不久後,旋即成為暢銷作品時,真的讓我感到非常開心。

我也曾直接收到好幾封臺灣讀者的來信。原來在臺灣,阿德勒的瓶子已經有許多人發現到了。

一本書能否稱得上是「經典之作」,唯有等待後世的評價。然而自《被討厭的勇氣》和本書《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完結篇》出版以來,我一直暗自期許它們能成為經典。

要成為經典之作,必須符合兩個條件。

其一,這本書要歷經眾人長年來的閱讀傳誦。關於這一點,由於我們的著作才出版沒多久,儘管內心期盼它們得以在世代子孫持續閱讀下傳承綿延,但單就這項條件來說,或許還不足以成為經典。

不過要是說到了另一項條件,我個人認為《被討厭的勇氣》或許可以稱得上經典。因為這本書已經跨越國界,即使在臺灣也已經擁有眾多讀者。就這層意義而言,《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完結篇》未來或許也將成為經典。

當一本書可以不受限於國情的不同,廣為各國讀者所接受時,正表示書中的論述並不只適用於某個國家,也正是擁有普遍性內容的最佳佐證。

作家山本有三先生曾寫過一本為《波浪》的小說。書中有一個角色,在面對一波波湧上而濺起的浪花時,說了一段話。儘管我們的父母因為曾受過苦,心裡想著再也不要子女經歷這些事,然而孩子們卻蔑視父母終其一生所歷練過的。彷彿不斷拍打著岸邊的浪濤,一代又一代的人們仍不斷重蹈覆轍:

「雖然不知道人類自誕生以來是否已經活了數萬,或數十萬年,但我覺得似乎只有在這方面毫無進展。雖說大自然的步調是緩慢的,不過這未免也太慢了吧?難道是我這樣的想法太操之過急了嗎?」

讀了那些貫古通今、橫跨東西的典籍,會覺得過去的人類與當今並沒有什麼不同。可是不論人類的進步再怎麼樣緩慢,也不會是一成不變的。

阿德勒的思想有一股力量,讓讀過的人非得改變生活方式不可。

若能藉由閱讀《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完結篇》,喚起各位擁有面對人生課題的勇氣,我將感到無比喜悅歡欣。

〈再一次發現阿德勒〉  古賀史健

原本並沒有撰寫續篇的計畫。阿爾弗雷德.阿德勒這位思想家,以阿德勒心理學的創始者而為人所知。有關於他的一切,前作的內容儘管未達盡善盡美,但在擷取該思想核心精髓之處,我個人認為或可算是功德圓滿。除了已透過《被討厭的勇氣》一書中感受到這一點外,我們也實在難以找出為一本理當已經完結的作品籌畫「續集」的意義。

後來,前作出版約莫一年過後的某次閒聊當中,岸見老師透露出這樣的想法:

「如果蘇格拉底或柏拉圖出生在現代,他們或許會選擇精神科醫師之路,而不是哲學。」

蘇格拉底或柏拉圖成為精神科醫師?

希臘哲學的思想將被帶入臨床現場?

由於太過驚訝,我一時竟說不出話來。岸見老師在日本除了是阿德勒心理學的第一把交椅之外,也是有能力譯介柏拉圖作品並精通古希臘學說的哲學家。當然,這段話並不是在貶低希臘哲學,而是如果只能為本書舉出一個誕生的契機,那麼就非岸見一郎老師所說的這段話莫屬了吧。

阿德勒心理學一概不用艱澀難懂的專門術語,而是以任何人都能理解的淺顯用字來談論人生的種種問題。與其說是心理學,更不如說是具有哲學效果的思想。我認為,《被討厭的勇氣》或許也是這樣,並非做為心理學書籍,而是以一種人生哲學為大家所接受。

然而另一方面,這種哲學性的迴響,難道不會顯現出該思想在心理學上的不完美還有科學上的缺陷嗎?是否也正因為如此,阿德勒才成了「被遺忘的巨人」?甚至因為在心理學上的不成熟,而無法在學界擁有不可動搖的地位?我就這樣帶著這些疑問,在未能獲得解答的情況下,持續接觸阿德勒學說至今。

為我帶來一線曙光的,正是岸見老師的那句話。

阿德勒並不是為了分析人類內心而選擇心理學。對於因胞弟過世而決定以醫學為志向的他來說,其思想的中心課題向來都是:「對人類而言的幸福是什麼?」只不過對於阿德勒生活的二十世紀初期來說,在了解人類、探究幸福真相這方面,最先進的手法恰巧是心理學而已。所以不該因為受到「阿德勒心理學」這個名稱所吸引,就單單只針對他與佛洛伊德或榮格之間的差異比較去埋首鑽研。因為阿德勒要是誕生在古希臘的話,應該會選擇哲學;而蘇格拉底與柏拉圖倘若生於現代,或許會選擇心理學也不一定……關於岸見老師常說「阿德勒心理學是與希臘哲學在同一線上的思想」這句話的涵義,我似乎終於可以理解。

於是,將阿德勒眾多著述當成「哲學書籍」重新拜讀之後,我再度前往位於京都的岸見老師府上拜訪,展開一次長時間對談。主題,當然就是幸福論,也就是阿德勒一貫提問的「對人類而言的幸福是什麼?」

較前次討論更為熱烈的對談中,提到了教育論、組織論、工作論、社會論,甚至是人生論,最後連「愛」與「自立」這樣的大主題也浮上了檯面。關於阿德勒所談論的愛,還有自立,不知各位讀者有何感受?若是各位就如同我個人過去那樣,彷彿感覺到一股強烈撼動人生的驚奇與希望,那麼,再沒有任何喜悅更勝於此了。

 

--本文摘自《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完結篇》。研讀過地圖、手持指南針的你,今後將踏上什麼樣的道路?

 

作者: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e6%93%b7%e5%8f%96<原文刊載於圓神書活網網站,授權《給生命的情書》使用>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原文網址

 

感謝您一直以來對Talking Love生命情書的愛護,為了讓Talking Love未來有更完善的經營方向,需要讀者撥冗填寫問卷,分享寶貴意見讓我們營造更美好的內容環境。

問卷連結:https://goo.gl/forms/Fz1xQvzAPGfELYuG2

[/expander_maker]

標籤: 人生課題勇氣旋風哲學效果幸福是什麼心理學自立被討厭的勇氣阿德勒旋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