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image00-9

看完電影「我的冠軍女兒」之後,我想了很久,思考的範圍很混亂,我一下站在影片裡父親的立場,一下又突然抽離想起自己身為女兒的身份。

當了母親之後,想得特別多。

–未看過,不想知道劇情的請跳出–

[expander_maker more=閱讀全文 less=顯示摘要]

小的時候父母是天,他們說甚麼,我們都只能遵從,頂多只能像是劇裡面的小女孩一樣,做一些小小的反抗,例如:撥亂父親的鬧鐘、或是裝受傷來躲避嚴厲的練習,這種自以為孩子氣的抗爭,看在父母眼裡卻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們以為他們的困擾是燈泡怎麼每天都壞掉,但其實他們的煩惱是「為何孩子一天到晚都把燈泡弄壞,我該怎麼教才對。」

 

自從女兒三歲之後的這一年,我意識到她以為到了某一個分水嶺,也就是不再需要太擔心她吃飯吃甚麼、睡覺時間或是其他生活上的基本需求;她走到了另一個讓我更不熟悉的領域也就是「該怎麼教」以及「怎麼樣才是為她好」。

 

舉例來說,每次在教女兒彈鋼琴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我該要求到甚麼樣的地步才是「正確的」,我希望她能抱持著正確的態度學習、希望她能夠專注於當下的事情上、希望她能用心的記得自己不會的音符,但該怎麼樣說明才是對的,才能在不澆熄她學習熱情的前提之下,讓她能夠循序漸進的有所成長呢?畢竟,我們兩人都沒有經驗,我是第一次當媽媽,這孩子也是第一次當女兒,我們都不清楚在新的階段開始的時候,兩人該如何進一步的磨合。

 

04_1_8

 

劇裡面的父親也是如此,他也陷入了許多的問題之中,然後堅定了某一條道路,在其中的掙扎之中做出取捨(在此就不一一條列):
a.我知道在印度女孩子做這樣的運動不被認可,但那是她們可以追求自己人生的一條出路,而不是14歲就結婚
b.我知道她們很珍惜她們的頭髮,但是那會影響她們練習
於是,在取捨之後,父親在孩子練習過後,走到了女孩的房間,看著她們熟睡,然後幫她們按摩腳,他對著老婆說:「在教練以及父親之間,我只能選擇一個。」

我認為這是相當勇敢的決定,先不論這樣的決定是否合宜,但相當勇敢。

 

1490637821-3532515049

另一塊,我想特別拿出來討論的就是「身份的移轉」。

當身為孩子的我們逐漸成長到獨立的時候,親子兩方其實都相當難調適這樣的改變,也就是,我們已經清楚認知父母已經老了,許多時間或許已經力不從心,但,這時候我們還沒有準備好他們老的事實。

 

我還想依賴父母,但他們已經很多事情做不到了;
我還想仰賴父母,但他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已經停滯了;
我想要獲得父母的肯定,就算我已經得到這個社會的認可了。
許許多多的矛盾以及想望在我們心中糾結,我們知道父母已經到了要照顧的年紀了,可是,對孩子來說,還是渴求著爸媽的羽翼,兩個矛盾的心思在腦海中打結,所以造成了紛爭。

 

就像劇中的大女兒用教練教的新技巧打贏老父親之後,她就再也沒有笑過了,獲勝了,卻有種讓人哀傷的衝擊,最後她在整理行李的時候,妹妹責怪的對她說:「妳所抱怨的技巧,讓妳得到了全國冠軍,父親的技巧不是不行,而是他老了。」

 

我覺得這句話,所有的為人子女都應該每天朗誦三遍,如果覺得媽媽很囉嗦、爸爸很難纏的時候,就應該要想到,就是因為他們的囉嗦以及難纏,拉拔了我們長大,而現在,他們老了,我們不能用孩提時期的「父母是巨人」的記憶來要求他們跟以前一樣行動自如、思考敏捷,但是這樣的認知太令人難過了,通常大多數人都選擇忽略。

 

劇中繼大女兒獲得全國冠軍之後,小女兒隔年也拿下金牌,當父親將獎牌掛上牆壁的時候,小女兒對著父親說:「爸爸你看起來愁眉不展,你不開心嗎?」

父親帶著一絲苦笑說:「親愛的,我很開心,只是我又更老了。」

 

是啊,誰能不老呢?終有一天,父母都會離開,而成長自立的我們都會成為「成年孤兒」,實在無法接受、也不想想像,我多希望父母都能像以往一樣健壯,這樣的希望,反而成為了爭吵的內心因素,因為有這樣的希望,所以就開始無法正視父母衰老的痕跡,對他們的要求太多高,造成了許多的不耐煩以及缺乏同理心。

 

同樣的,父母對於自己「老的事實」也難以接受,曾經是指導者,但,突然要退下這個光輝的舞台,該怎麼放手才能瀟灑漂亮,我想沒有人真的懂,別忘了,我們的爸媽也是第一次老,很少人能第一次就做得很好,父母曾經是我們的天,始終他們必須要硬著底氣,堅持著自己的原則,否則,天塌了,我們就必須自己扛了,沒有一個父母捨得的。

 

有時候會想,親子之間如此親密,但為何有時候卻如此難坦誠相對,明明有些話語,說出來就好了。

 

20170325172801-2824591f4da993fd36b1e5dcac14f333-tablet

接近尾場有一場戲相當感人,體育協會在考慮取消兩個女孩的參賽資格時,父親流著眼淚說:「這一切都是我這個瘋狂父親的錯。」此話一出,讓人豁然開朗,啊,原來他知道自己瘋狂、原來他都清楚自己讓女兒犧牲了些甚麼、原來他都考慮到了,原來他真的希望女兒好而不僅僅為了自己,我想也是這一段話之中,女兒也從此再堅定了一些信念。

 

而最後,令人遺憾的是,父親最終沒有參與目睹到女兒第一次奪下國際金牌的比賽,當他聽到國歌響起時他才知道「啊,我女兒贏了。」就算沒有爸爸在,她一樣能夠自己做得很好,這樣的心情又遺憾、又寂寞、又驕傲;另一方面,女兒代替自己實現了自己夢想的瞬間,心中的感受既榮幸也有點不知所措,種種的情緒交融在心中,交織成了眼淚。

 

每個母親/父親都捨不得放手,想當初,第一次把孩子交給家人,自己出門放風,但才剛踏出家門,就開始擔心孩子會不會乖乖喝奶、能不能聽話睡覺、是不是會吐奶或是想媽媽/爸爸,雖然很開心能出外遊玩,可是走的每一步路卻既輕鬆又艱難;回到家的瞬間,看到孩子好好的在睡覺,桌上放著空奶瓶,心中也是五味雜陳「孩子好乖,真是太好了……但是,原來她沒有我也可以很好。」終於,母親/父親才意識到原來不能離開對方的是自己,這樣的領悟,雖然讓人放心,卻同時也有些寂寞。

 

這齣戲很好看,碰觸到了許多我內心上的掙扎,不管是對自己與孩子之間、自己與父母之間的掙扎以及矛盾,或許哪天,當我又遇到了選擇困難的時候,我會時常想起這部電影。

 

[/expander_maker]

標籤: 「生命的存在」就是一種價值夢想啟動前進愛沒有終點活出精彩的自己父母相信自己親情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