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1977年暑假在台北,沈君山教授約了我去家喝下午茶。對這位名滿華人世界的女作家,我未見過面,也未讀過她的小說。

在雅致的客廳中,初見瓊瑤,「美麗、優雅、飄逸」(後面四個字是平先生第一次見面時對她的形容)。歉然的告訴女主人:「一直沒機會讀過妳的小說,看過妳的電影;等退休後要細讀妳這麼多的作品。」

人生常會有驚喜。第二次見到瓊瑤竟然是40年後的六月下旬,40年後,她更是一位華人世界極負盛名的女作家及製片人。這次見面,我做好了功課。週末一口氣讀完了她剛剛完成的新著《雪花飄落之前》

這部作品,不再是小說,而是融入了「生死」、「愛」及「新觀念」。

瓊瑤從丈夫插管痛苦的貼身觀察、推己及人的博愛之心、細心鋪陳的節奏,在淚水及激動中完成了「一生中最特別的書」。全書情感的敘述,令人感動;理性的討論,令人信服。

瓊瑤以刻骨銘心照顧丈夫病情的親身經歷,提出「善終權」的新觀念。在新書的尾聲中,她以堅定的語氣告訴讀者:「打前鋒提出『新觀念』的人,都是抱著犧牲精神的人!」這種認知,深獲我心。

作者瓊瑤與出版者平鑫濤曾經歷過「你追我逃」的折磨,16年的等待後終於結婚。瓊瑤是一位空前的暢銷作家,平先生是一位有創意的、專注的出版家與製作人,對讀者及市場有敏銳的判斷力。「二者」的結合昇華為牢不可破的「命運共同體」。雖然婚姻裡有「戰爭與妥協」,但大多數時刻是快樂與幸福相隨。瓊瑤常以「50年如一日,他對我的用情只會越來越深」,描述他們的相處。

此刻,病中的老公,「一步步離我遠去,用遺忘我的方式離我遠去⋯⋯」她告訴讀者:「這本書,不是年輕人轟轟烈烈的戀愛⋯⋯是一對恩愛的老夫老妻,如何面對『老年』、『失智』、『插管』、『死亡』的態度,是我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失智不是只留下遺憾給家人,還有許多堅強的故事《林書煒:失智母親教會她力行「請、謝謝、對不起、我愛你」政策

 

當瓊瑤在痛苦的提倡「善終權」時,我當然立刻想到最有力、也是最不忍的例證,就是前清華大學校長沈君山,正好也是瓊瑤半世紀以來無所不談的好友。

2007年7月沈教授三度中風,手術清除血塊後,至今未醒,就靠插管維持生命,已整整十年。每次與幾位好友去探望,他就是無意識的躺著,沒有奇蹟發生。

瓊瑤親自經歷了摯愛丈夫的病痛與插管,給兒子和兒媳的信中寫著:「你們不論多麼不捨,不論面對什麼壓力,都不能勉強留住我的軀殼,讓我變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臥床老人。那樣,你們才是『大不孝』!」

信中列舉了五項囑咐:不動大手術;不送「加護病房」;絕不插「鼻胃管」;不在身上插入各種維生的管子;氣切、電擊、葉克膜⋯⋯急救措施全部都不要。結語是:「幫助我沒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計讓我痛苦的活著,意義重大。」

 

延伸閱讀《接受自己的情緒,不要自我批判-面對久病家人的勇氣

28年前(1989年),天下文化出版了我的一本書:《追求活的尊嚴》。自序中的最後幾句話是:「有品質的生活、有保障的生活、有選擇的生活,才是活得有尊嚴的生活。」

瓊瑤這本書,使我驚覺到,最後一句話不夠周延,應當要包括「死得有尊嚴的生活」

瓊瑤自己也可能沒有想到,一生被認為是最受歡迎、最會寫青春愛情的作家,竟然此刻變成了傳播人生「新觀念」的提倡者。

摘引二段她用情至深的話:

「當你最愛的人,生命將盡時⋯⋯不是用各種管線,強留他的軀體,讓他為你那自私的不捨,拖著逐漸變形的軀殼,躺在床上苟延殘喘!」

「⋯⋯一字字用血淚寫出的『真實』,能夠喚醒很多沉睡的人們!能夠療癒有同樣苦楚的心!還能提醒醫療界,重視『加工活著』這件事!重視患者的『善終權』!」

瓊瑤的小說、電影、電視劇,使海內外成千上萬的讀者與觀眾著迷!如果「善終權」的提出,能像她的小說那樣橫掃千軍,推廣實現,那麼社會也許會出現美滿的人生:生之愛情與死之尊嚴。

 

( 延伸閱讀:自然老去沒有痛苦的死亡,原來不是夢想 )

 

 

文章摘錄自《雪花飄落之前》導讀,天下文化

 

 

當生命不再能笑能哭、能喜能憂,如何稱之為「生命」?

當愛未能適時放手、成全所愛之人的心願,如何稱之為「大愛」?
人無法選擇如何「生」,是否有權選擇如何「死」?
過度醫療究竟是拯救了生命,還是延長了痛苦?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閱讀全文
標籤: 「生命的存在」就是一種價值不留遺憾愛沒有終點活出精彩的自己相伴一生龍巖書選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