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Beautiful blonde stands on the edge of the roof.

用一百天,把眼淚釋放

走過的人都知道,人生中最難走過的一百天,不是當兵,不是出國,也不是和情人分手,而是陪伴自己長大的親人離開。親人離開之後的一百天,是生命中最難的一百天。這一百天,我們從不接受親人離開的事實,慢慢走到學習面對,我們從不承認自己的心被掏空,慢慢走到接受生命的脆弱,我們把悲傷釋放,我們讓眼淚流下,我們從黑夜慢慢走到白天,雖然可能還只是在半夜。

[expander_maker more=閱讀全文 less=顯示摘要]

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是一百天?這個由來,必須從先秦說起。先秦時期,因為親人離去,生者因為太過思念,一想到就忍不住哭泣,無法挑選時間,於是有人稱為「無時之哭」,隨著時間過去,哭泣也慢慢遞減,只是有時候哭,於是有人稱為「有時之哭」。

周代時期,喪葬最後階段的祭祀古禮,就是「卒哭祭」,意思是期望大家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停止哭泣。而它的時間點剛好距喪禮一百天,於是今天稱它為「百日」

想知道更多的百日原由你可以看《身後大事 –「百日」與「對年」

 

happy-girl-with-backpack_1150-5

用一百天,把悲傷放好

幾千年來,人的物質環境不停在變化,改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但是對於親人的情感,卻是不變的,所以當親人離去,我們離開悲傷卻依然緩慢,依然需要不只一百天。

但是人是儀式的動物,生命如此虛無,我們需要儀式的存在,去連接彼此,才能確認生命來過的痕跡,也才能好好的與生命告別。於是在親人離去了的第一百天,我們總會做些什麼。

每個生命留下的痕跡都不一樣,所以懷念的方式也都不同,有人為親人做的百日紀念是莊重的,有的是輕鬆溫馨的,當然也有的是法會。無論如何,在這一天,所有與逝去親人有關的人都能相聚在一起,一起懷念曾經走過的時光,陪親人走完最後的一哩路,從親人離去的身影裡,找到生命留下的意義。就算這一百天,讓我們以為的幸福有了缺口,但是我們至少可以讓這樣的離別成為祝福。

想知道為甚麼傳統禮儀能延伸至今,你可以看《傳統禮儀不是必要,而是必然 》
happy-girl-with-backpack_1150-5

用一百天,寫一個段落的句點

親人離開後的一百天,或許的眼淚少了,也不會一再的提起他們,但是在某些熟悉的地方,嚐到某些熟悉的味道,我們總會一再的想起他們,他們離開了我們的身邊,但是我們會把他們放在心裡更深的地方。

因為走過,所以懂得。在這人生中最難的一百天裡,龍巖始終扮演著默默陪伴的角色,貼心的提供所需的服務與諮詢,包含百日禮俗儀式的流程進行、應準備的物品,以及相關注意事項等等,同時也貼心的以關懷卡片溫馨的提醒,並陪伴一起走過這段路途

思念會有終點嗎?悲傷會有截止日期嗎?我們不知道,然而在百日這階段,龍巖盡可能做到陪伴生命留下圓滿美好的印記,讓離開的人放心,讓留下的人安心,帶著遺憾卻美好的回憶,繼續展開生命新的段落。

如果你總是無法真正放下,可以看《百日告別導演林書宇:一直說要我們放下,不如說讓我們放心 》

 

[/expander_maker]

 

標籤: 幸福微笑悲傷生命意義百日眼淚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