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hands-with-notepad-and-paper-balls_1088-653

往生者是名中年女性。

「真是神乎其技!把我心愛的老婆恢復得如此美麗,讓我想起我們初遇的時候呢。」要離開時,喪主哭著說。

我這麼答道:「夫人很幸福哩,您這麼愛她。」

「妳真的這樣想嗎?」

「當然了,我也是女性,打從心底這麼想喲。」

是嗎?是嗎?丈夫一邊說,一邊不斷撫摸妻子的臉和手,又潸然淚下。我感到他妻子是真的被深愛著。能夠促成一場美好的告別,真是太好了!我衷心這麼認為。

某次入殮,我一到現場,就看到高齡丈夫摟著亡妻哭泣。景象委實教人心酸。

我便提出一個建議。

「您要不要寫封情書給夫人呢?」

我經常建議夫妻給對方寫告別情書,而幾乎每個人都會寫。

妻子寫給丈夫的情書很棒,不過丈夫寫給妻子的最後一封情書亦很美,很多丈夫會寫,其實自己比妻子更需要對方。

或許因為是最後的最後,才能夠誠實以對。這亦是目睹夫妻鶼鰈情深的瞬間。

然而,那個高齡丈夫的回答卻出人意料。

「我沒有學過字,不會寫哪……」

我便請孫子代筆,孫子滿口應允,但──「我還是想自己寫,你教我寫字吧。」

(推薦閱讀:相遇的意義 )

 

丈夫於是開始跟孫子練習寫字。

「您慢慢來沒關係,只要趕上棺木從家裡出發的時間就好。」

「可是,要寫什麼才好呢?」

考量丈夫的能力,避開複雜的漢字似乎比較好。

「用平假名寫『我愛妳』不是很好嗎?因為夫人確實是被您愛著。女性無論何時,都希望聽自己愛的人說『我愛妳』。」

丈夫練習寫「我愛妳」的便條紙累積到十張左右時,我又建議:「要不要把這些練習用紙放進去呢?對於女人這種生物來說,這個練習才是最有價值的東西,這是愛的證據。」

家族中的女性們聞言,紛紛表示贊同。

可是,仔細一看,「我愛妳」寫成了「找愛妳」;「我」寫不好,結果變成「找」。

孫子說:「還沒完成。不再多練習一下的話,爺爺寫不出『我』字。」女性同胞們卻鼓譟道:「這個好!這個才好!」

「我」也好、「找」也好,我也覺得確實一點關係也沒有。對妻子而言,「找愛妳」說不定還更開心,因為那裡面充滿了丈夫最真摯的愛。那是非常棒、非常棒的情書。

出殯時,聽說禮儀公司的負責人把這些情書牢牢放在妻子手裡,成為最完美的送行。

 

(推薦閱讀:臨終前,一口冰淇淋的喜悅 )

 

本文摘自《最後的笑顏:莎喲娜啦,讓我們笑著說再見》,四塊玉文創
作者│笹原留似子

「你有沒有努力活著呢?」
──我彷彿聽見他這麼問。如果時間帶走了最親愛的人,你該如何做好最後的道別?

64篇關於告別的人生現場,311東日本大地震的真實故事。

正因為是最後,
所以即使再不捨,也得好好說再見。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閱讀全文
標籤: 「生命的存在」就是一種價值不留遺憾愛沒有終點活出精彩的自己相伴一生相遇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