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young-man-holding-hands-of-girlfriend_1262-2343

若是要選擇「說些什麼」或「什麼都不說」, 說些什麼幾乎總是有較好的結局。

電話鈴聲響起,傳來你所愛之人嗚嗚咽咽的哭聲。你覺得肚子一緊,心跳加速。某位同事的小孩一出生就患有嚴重心臟病,或是誰的先生出了車禍,再不然就是某位朋友診斷出罹患不治絕症。

好吧,你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是有原因的。某些狀況下,說再多也沒法改變。對於喪子的母親,或是妻子被診斷出癌症的男人,世上誰也無法讓一切壞事變好。所以,人們對此一聲不吭是情有可原的。

糟就糟在你的想法沒錯——你恐怕不能用三言兩語解決別人的痛苦。但好就好在凡人都不具備這種能力,所以如果你無法想出「得體漂亮的話」也沒什麼不對。

但如果可以能做點什麼來提供協助的話呢?

[expander_maker more=閱讀全文 less=顯示摘要]

應急用的佳句清單

把這些句子收在後口袋裡,以備不時之需:

  • 你想要談談嗎?
  • 不會無聊啊,我想要聽。
  • 對你來說感覺怎樣?
  • 現在你過得如何?
  • 這一定很辛苦,不過你做得很棒。
  • 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事。
  • 我看著你走過之前的各種困境。現在會覺得很苦,但我曉得你可以安然度過。
  • 沒錯,了解這事真的讓我對你刮目相看。我覺得你更迷人、更勇敢了。
  • 我佩服你。
  • 我愛你。

嘿,聽好了:

研究顯示,要談論自己的情緒,往往和朋友談會比和家人談來得容易。所以,如果因為兄弟姊妹或父母不能傾聽或是讓你闡述感受而深感挫折,你並不是特例。家人無法完全勝任情緒處理是正常的,因為他們還比較可能參與基本且必要的協助,像是打掃或經濟援助。因此,如果可以的話,請他們捲起袖子幫忙做點事(不過在某些關係中,這樣做並不適當)——而最內在的感受就去和朋友研商吧。

《 這篇文章也推薦給你:我們常常說:「加油」,也許是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

簡訊和社群網站真的有用。

誰曉得簡訊會是幫助人們感覺更佳的好工具?(抱歉啦,世界各地青少年的爸媽們。)傳簡訊不僅讓朋友曉得你(又要)遲到,或是以能想到最粗糙隨便的方式和某人分手,更透過研究證實,已經成為心理學家支持意志消沉之人的有效方法。

你可能會覺得在社群網站寫十五個字,或是傳一杯紅酒的表情符號,並不是人們身處痛苦時的溝通好方法。

但可別忘了——重點並不在於找到「正確的用字」,而在於單純的想要建立連繫。有的時候,我們只需曉得別人有想到我們,並不需要談論自己的感覺如何。所以,要是你在電腦或手機前徘徊良久,不知是否應該發封電子郵件、發篇安慰的貼文、只是說聲「嗨」「愛你哦」或分享什麼的話,答案就是「傳吧」!如果你們是親密的朋友,撥通電話能額外加分。但這些虛擬安慰真的很有用

《比語言更有力量的是?面對末期病人與家屬:沉默,有時比言語更有力量》

Man using mobile smartphone. Close up of a businessman hand holding and using a smart phone outdoors. Detail of handsome hipster modern businessman using smart phone in the city

打通電話恰當嗎?

因為有那麼多種方式可以在彈指間溝通訊息,人們因此幾乎不再講電話了。當電話鈴聲響起,反而會感到突兀。如果來電顯示出不認得的號碼,更是如此。

當某人身陷危機時,你會打電話給他嗎?如果你們並非早就是十分親密的朋友,我們建議你別拿起話筒。如果你們不是很親近,絕對別在慘事或不幸消息發生的頭幾天打電話過去。這個時候,一張卡片或一封電子郵件比較合適。

然而,如果你們是要好的朋友或親密的家人,這通電話一定要撥!反正對方總是可以選擇不接。凱西曾訪談過一名如此評論的女士:

「丈夫過世之後,我曾期望接到更多位親密好友的來電。我並不期待她們確切明白該說些什麼,或真的能夠提供協助。只要一通電話或留言簡單拜訪,就能讓我知道她們有想到我。這樣真的能提供支持並且對我很有幫助。」

同理小訣竅:避免像是「我留言給你好幾次」之類的表達。最糟糕的就是讓某人感覺到必須回電的壓力。更好的方法是只說「不需回撥」,看著辦即可。

說了這麼多:寄張卡片就對了!

我們有這麼多現代溝通交流是透過電子器材,如今寄出一張真正的卡片——你曉得的,就是那個用紙做成的東西,外面搭配信封袋一起寄達,外頭還貼了郵票什麼的——會讓人感覺特別用心。

和簡訊或推文不一樣,卡片可以展示出來,提醒自己還有誰想到你。有很多人會把卡片保留好多年,每次搬家就會拿出來讀一讀。而且,更棒的是,如果你在掙扎不知該說些什麼,卡片能夠幫你找到適合的句子。

如果你能抽出時間寄張卡片,請一定要寄。歡欣接受購買郵票的挑戰——還記得郵票這玩意兒嗎?——還要找出對方實際的地址!只要有心,一定辦得到。

同理小訣竅:理想的世界中,你不會去向悲傷的人要地址。如果不得不問,還是可以設法開口——這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還是要先試著透過其他方法找出來。

《想知道更多陪伴的方式嗎→溫柔陪伴 我與你同行

有的時候,人們需要空間。

我們已經寫了很多關於主動關懷的事,所以提出這點違背了我們的本性。

不過,有的時候人們只想要忘記自己的處境,或想覺得一切如常。這時,如果你並不認為他們陷於危險之中,可要尊重人家想獨處的意願。或是提議去看場電影、來趟夜遊。當對方太累,不適合娛樂或聊天的時候,光是待在一起做伴就很棒了。

有位生病的女士這麼形容:「我不想講話。我太累了。但朋友到我家來,我躺在床上的時候,她就待在沙發上看書。這樣就可以幫我覺得自己比較沒那麼孤單。」

beautiful girl and the guy sitting at the table and drink hot tea

好吧,就跟你說說我無聊的人生。

當你在抱怨老闆的時候,沒有其他事情會比見到鄰居處於喪偶之痛,或朋友由於化療成了光頭,更讓你覺得有那麼一點小小尷尬。總是會有某些時刻,你得將自己的憂愁放在門外,專注於朋友的問題。

然而,身處困境的人往往會害怕,他們嚇人、糟糕的狀況會讓自己被排除在他人的生活之外。找不到適合你腰圍的牛仔褲的確是個「問題」,但那大概只是你今天的問題。如果朋友、鄰居或同事並沒有陷入危機或情緒紊亂,那麼就好好做自己,分享你的狀況。因為悲傷的人想要你把他們當做「完整的人」,不只是一位心懷哀愁的人,或是一名病人。

有位名叫凱文的年輕男子,在一次墜機意外中痛失雙親,他是這麼說的:

「即使大家都曉得我父母去世了,對待我的方式卻沒有什麼不一樣,這時我覺得最棒。我在爸媽的屋子往了1個月,然後回到家裡,當我到家的時候有幾位朋友替我辦了場低調的晚宴。這有助於讓我平順地重回生活軌道,一個我知道再也不會相同的生活。」

總結:

懂得何時要聆聽,還有該說些什麼,從這幾句開始:

  • 說:「真是遺憾。」
  • 問:「今天你還好嗎?」(別忘了要聽答案)
  • 關注對方目前的感受並給予認同,不要光追究事實。
  • 注意一些線索:時間恰當嗎?對方是否需要一點空間?(如果現在並不適合,別怕後續追踪)
  • 向對方說明他並不孤單。
  • 說明自己對於他的判斷有信心。(即使他看來有點慌張)
  • 說出你對對方的愛。
  • 一定要運用科技。
  • 對方需要空間的時候,就要留些空間。
  • 把你「平淡無奇的」困擾留給自己。

 

 

(本文摘自《恰到好處的安慰》,圓神書活網)

 

 

 

%e6%93%b7%e5%8f%96<原文刊載於圓神書活網網站,授權《給生命的情書》使用>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expander_maker]

標籤: 「生命的存在」就是一種價值不留遺憾愛沒有終點活出精彩的自己父母相伴一生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