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ilhouette-pink-cosmos-flowers-in-garden_1357-51

高齡化,這是一場影響力驚人的「寧靜危機」,
沒有察覺的人,終將被它慢慢腐蝕。

「少子化」「高齡化」也許已經讓你聽到耳朵長繭,但你可能不曾想過:它們將如何左右我們的未來?

2020年  半數女性超過50歲

2027年  血庫嚴重缺血,重要手術無法進行

2030年  銀行、醫院、安養院一一從地方消失

2033年 每3戶就有1戶空屋

2039年 火葬場嚴重不足

2050年  食物缺乏,捲入世界糧食戰爭

……

少子化、高齡化所帶來的社會與經濟問題,絕對超乎你我想像!

[expander_maker more=閱讀全文 less=顯示摘要]

2020年 每2位女性就有1位50歲以上──
「能生育的女性」驟減,少子化招來更嚴重的少子化

現在日本的少子化已經很難踩剎車了;即便少子化的現象能夠消失,那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或許有人期待「說不定能迎來新的嬰兒潮」,但只有一點點的嬰兒潮,並不足以改變少子化的趨勢。

即使總生育率改善,出生人數也不會增加,反而還會減少。這是為什麼呢?

這是因為未來有機會成為母親的女孩,受到目前為止的少子化影響,人數正逐漸減少的緣故。女性人數已經因過去少子化造成的出生人數減少而下滑,將來能夠生小孩的女性人數更是會大幅縮減。

各位只要看了育齡婦女人口數的預估統計就能一目了然。

回顧過去的實際數值。目前為止,最低的總生育率是2005年的1.26;這個數字與2015年的最新資料1.45相比,上升了0.19。所以如果只看總生育率,似乎可以說少子化的情況正逐漸改善。

但若比較年度出生人數,從2005年的106萬2530人到2015年的100萬5677人,反而還少了5萬6853人,表示少子化的狀況實際上仍在惡化。

日本社會已經陷入「少子化招來更嚴重的少子化」的惡性循環。如果仔細分析這些數字,就會很清楚出生人數大幅回升的希望渺茫。

《推薦閱讀:拒絕被愛綁架!愛不是牽制,而是保有自我的妥協》》

2022年 日本正式進入「獨居社會」──
一人家戶超過三分之一。獨居的貧窮高齡者激增成為一大問題

 人口雖減少,家戶數卻增多

事實上,日本的人口雖然逐漸減少,家戶數卻日益增加。

為什麼人口數明明在減少,家戶數卻持續增加?

答案很簡單,因為一人家戶,也就是獨居戶變多了。日本的家庭形態,從「夫妻加上2名子女」成為標準家庭的時候開始,就逐漸有了很大的改變。

獨居者並非突然增加的。1995年時,一人家戶占總家戶數25.6%,這已經是很龐大的族群。到了2010年,一人家戶更是躍居各種家戶形態的第1名,比例高達32.4%,超越了由夫妻與子女組成的家戶數(占比為27.9%)。2015年的人口普查中,兩者的差距更加擴大,一人家戶占比增加到34.6%,夫妻與子女組成的家庭則減少到26.9%。

到了2022年時,1947年出生的首批團塊世代邁入了75歲,因丈夫去世而開始獨居的女性也將增多。換句話說,這年是「獨居戶」開始正式增加的年份,我們就稱為日本的「獨居社會」元年吧!

《推薦閱讀:80老母不肯搬來住,遠距兒女能做什麼?》

而這般趨勢今後只會逐漸加速。

獨居者為什麼會增加呢?

主要有3大原因。首先是越來越多高齡者不與子女同住。高齡女性每5人就有1人、男性每7人就有1人獨居

至於獨居戶增加的第2個主要原因,則是未婚者的增加。無論男女,幾乎所有年齡層的未婚率都提高了。50歲前未有結婚經驗者所占的比率稱為「終生未婚率」,2015年時,男性的終生未婚率為23.37%,女性則有14.06%。不建立家庭的人變得越來越沒那麼希奇。

「家庭」消滅的危機

然而即使結婚,也不代表能夠長久。離婚人數變多,也會使獨居戶增加,這就是第3個理由。

根據厚生勞動省在2015年《人口動態統計》中的介紹顯示,1988年的離婚率為1.26(每千人的離婚件數);到了2002年,卻增加到近2倍的2.30,2016年的統計也有1.73。實際申請離婚的夫妻為21萬7000對,登記結婚的人則有62萬1000對。雖然也有離婚後再婚的,但簡單計算起來,還是差不多「每3對夫妻就有1對離婚」

「不與子女同住的高齡者變多」「未婚者增加」「離婚者增加」這3個原因乍看之下沒有交集,實際上卻有十分密切的關係。因為未婚或離婚而單身的年輕人,最後都將成為高齡者。單身的年輕世代變多,意味著將來的高齡獨居者也會增加。再加上結婚的年輕人日後也可能與配偶死別或離婚,使得「打從年輕便一直單身」的人將越來越多。如果不減少未婚或離婚的情況,日本將無可避免走向以獨居為主流的社會。

而這也是「家庭」消滅的危機。

《推薦閱讀:居家安全清單:如何維護失智症患者的環境安全》

「家庭為社會的基礎單位」這個概念再也無法成立,對社會造成的影響將難以估計。

衝擊最嚴重的將是社會保險制度,因為這個制度並沒有將獨居者的激增考慮進去。

比方說在醫療與照護領域,政府的目標是充實社區整體照顧體系,打造讓高齡者能在社區協助下繼續生活的社會,幫助高齡者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邁向人生的終點。然而考量到現實問題,如果缺乏家庭支援,就不可能將重心從「醫院或安養機構的照護」,轉移到「居家醫療或居家照護」。

這些日益增多的高齡者,還有行動不便或遭到孤立的疑慮。即使身處需要照護的狀態,或是因病而動彈不得,身旁也不一定有家人可以幫忙。要是附近連商店都沒有、成為「購物難民」的話,更是攸關生死的問題。

而其實,少子高齡化就是這樣趁著我們不注意的時候,一點一滴地破壞過去我們都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日常。

《推薦閱讀:摯愛走了,關於悲傷一二事》

人口減少不只是單純變得「地廣人稀」,結構失衡更將成為拖垮整個國家的核心問題。

20年內,日本的社會可能變成:

■每5人就有1位老人,孤獨死成為常態。

■捐血量驟減、血液製劑嚴重缺乏、醫院人手不足,連救護車也叫不來。

■勞動人口大幅減少、消費冷卻、稅收減少、各級政府逐漸失能。

■空屋率過高,卻沒有人力和經費可處理,鬼城處處,形成治安死角。

■由於人口過少,不只銀行、百貨公司、安養院,連漢堡店都開不下去。

■警備、消防、國防、醫療等仰賴年輕新血的工作後繼無人。

日本花了11年才進入超高齡社會,但臺灣預計只要8年,之後總人口數將開始走下坡;

15年後,每4人就有1人超過65歲;

25年後,每3人就有1人超過80歲;

30年後,每1.7人就要扶養1名老人!

這樣的未來,我們現在能不警惕因應嗎?

 

《推薦閱讀:侯昌明長照失智父19年-「照顧者比被照顧者更重要」》

 

 

(本文摘自《未來年表》,究竟出版)

 

「任何關心臺灣的人拿起這本書,一定會不斷點頭,因為這本書不僅是在寫日本,也是在寫臺灣。現在或未來在日本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臺灣即將發生的;甚至有些現象,在出生率全世界最低的臺灣或許來的更快。日本在縮小、滅絕中,臺灣何嘗不是,或該說臺灣更是,這本書就是在預言臺灣!」

–小野

 

 

 

 

%e6%93%b7%e5%8f%96<原文刊載於圓神書活網網站,授權《給生命的情書》使用>

[/expander_maker]

 

標籤: 「生命的存在」就是一種價值不留遺憾活出精彩的自己活在當下相信自己親人離開長照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