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photo-1485395578879-6ba080c9cdba

85歲的王伯伯以前年輕的時候是一個老菸槍,一天抽二包菸,就這樣抽了三十年。到了五十歲,看到身邊的朋友肺癌過世,毅然決然戒菸。

他生性豁達開朗,對於自己的生命終點也很有想法,在65歲那年,他把所有家人朋友都召集起來,說:「每個人總有一天要走,我希望我好好地走,不要插管,不要急救。」然後,他把他簽好的「預立醫療委任代理人委任書」以及「預立安寧緩和暨維生醫療意願書」拿出來。家人面面相覷,有的人流下淚來。

到了80歲以後,過去抽菸的後遺症發作了,王伯伯罹患了慢性肺病,動不動就因為肺炎感染,到醫院住院。

在85歲的生日前夕,這一次的感染來的又猛又急,併發敗血症,王伯伯也昏迷了。醫師說:「這個不插管可能沒有辦法,但是王伯伯之前簽署了意願書,不希望急救……」

王伯伯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女兒說:「爸一生的心願就是好走,讓他好好走吧!」

王伯伯的兒子問醫師:「醫師,有插管就有機會嗎?」

醫師說:「有機會活下來,但失敗的機會也不小……」

兒子說:「這表示爸爸的疾病還不到末期,我想給爸爸一個機會。」

最後,王伯伯被插上了管子,送入加護病房治療……

 

如果你是王伯伯,你會希望被插管嗎?

如果你是王伯伯的兒女,你會希望讓爸爸插管嗎?

面對離別,面對哀傷,是人生最難的功課。如何好好說再見,優雅道別,其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我想提醒大家三個重點:

第一個重點:

大家都知道癌症是絕症,所以反而溝通的機會多。相對的,非癌症末期疾病(例如末期肺病)的預立醫療決定比癌症更難,因為大家都覺得它不是絕症。然而,疾病反覆的侵襲,多次的入院治療,何時才是最後一次?沒有人知道。

第二個重點:

面對死亡,絕對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另一半、兒女、好朋友、親戚、醫護人員,每個人都有角色,每個人都有想法,每個人都會回頭來影響病人本身。

第三個重點:

如何讓每個人對生命的想法都能同步?讓最後一刻的放手不會在心裡留下陰影?跟「安寧條例」、「病人自主權利法」或是簽了多少文件都沒太大關係的。只有「高品質的溝通」,不停的在健康的時刻溝通,才「比較」有機會,在最後的時刻,跟最愛的家人好好說話,說以下四件事情,好好道別:

  1.         謝謝你照顧我並陪伴我走這一生。
  2.         如果之前有對不起你的事情,請你原諒我。
  3.         這一路你辛苦了,我真的好愛你
  4.         有一天,我們都會在另一個世界再相見

朱為民醫師

朱為民醫師,1983年生。
家庭醫學/安寧緩和/老年醫學/職業醫學專科醫師。
喜愛閱讀、音樂及戲劇。
多元關注台灣高齡化及善終議題。

標籤: 善終朱為民終活醫囑預立醫囑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