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20180621-020250_U9636_M424647_881a

世界歷史最悠久的企業前三名都是日本企業,而「專注地追求極致」這個特點似乎就是長壽的秘訣之一。在日本傳統文化中,「職人」是一種透過自己熟練的技術與雙手打造作品的職業,而「職人精神」更象徵著精益求精、堅持不懈的技術和態度。

日本工藝的厲害之處,與日本人要求精確、講究細節有關。每一位「職人」的養成都需要累積數年至數十年的經驗才能達成技術的專精,他們對自我有深度的要求,對作品有高度的自信,製作過程講究一絲不苟,「質」永遠比「量」優先,不會因為金錢或時間的限制而妥協,只要是答應接下的工作,都會全力完成。

位於日本東京神奈川縣一間專門打造瓷器的企業—「大倉陶園(OKURA)」,至今仍堅持傳統的「手工彩繪」為其一大特色,不只繪畫要精細,過程中還得依顏色複雜程度分次作畫、分次燒製,有時需燒製4次才能做出成品。即便是擁有5年資歷的畫師都只能畫簡單線條,10年才夠本事畫出一朵花,至於大件作品則至少要具備20年經驗。

自我要求高,為了追求自身認定的完美而不妥協

儘管對企業來說「職人精神」費時又費工,但往往就是在一心追求極致與專注在微不足道的細節中,才能產生差異化與獨特性,如果只是單純的製作一個陶瓷品,其實是很簡單的,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但要是以「創造最好的瓷器」為目標,一切都得變得講究了。

對職人而言,自己不認可的作品是不會被端上檯面的。為了打造表面純白光滑、質地堅硬的「大倉白」,除了使用大量優質的高嶺土,還必須配合1460度的高溫燒製48小時,硬是比其他同業多了150度。隨著溫度越高,燒製難度也大幅提升,只要出現一點氣泡或不夠平滑就會被視為瑕疵品,因此工廠每個月只能限量燒出數量有限的作品。

大倉陶園早期創作的作品之一「薄雕鳳凰碗」。(圖/大倉陶園)
大倉陶園早期創作的作品之一「薄雕鳳凰碗」。(圖/大倉陶園)

 

完成第一階段的陶瓷器後,師傅以珍貴的鈷藍色為基底,獨創釉料,使特殊的鈷塗料與白色釉料一起被融解,再歷經48小時高溫燒製而成,呈現出具獨特光澤且如藍寶石般的深藍色瑠璃表面,這也是其他品牌難以複製的藍色。

日劇「華麗一族」中,木村所飾演的万俵一家所使用的餐盤,表面呈現出飽滿的色澤。
日劇「華麗一族」中,木村所飾演的万俵一家所使用的餐盤,表面呈現出飽滿的色澤。
大倉陶園經典的藍玫瑰則是採「岡染」技術製成。(圖/大倉陶園)
大倉陶園經典的藍玫瑰則是採「岡染」技術製成。(圖/大倉陶園)

 

保有日本職人精神的「大倉陶園(OKURA)」曾獲得日本及世界最高級洋食器評價,不但是日本皇室御用餐瓷品牌,也是招待國賓的指定餐瓷,並受到社會各界的青睞,像是PANASONIC創辦人的松下家、東京赤阪離宮「迎賓館」、京都米其林三星餐廳「吉兆」,甚至是已故英國黛安娜王妃,也都是他們家商品的愛用者。

用於東京赤阪迎賓館的經典之作「水果盤」,以雙數的果實代表雙方,並以圓形水果及圓圈線,象徵圓滿的聯結關係。
用於東京赤阪迎賓館的經典之作「水果盤」,以雙數的果實代表雙方,並以圓形水果及圓圈線,象徵圓滿的聯結關係。

每個細節都是藝術,串連每個生命的價值

藝術不再只侷限於畫廊,而是「將藝術融入生活,讓生活走進藝術」。

透過職人精湛的工藝技法與對品質的嚴格把關,瓷器的應用已經同時跨越生活與藝術的界線,瓷器藝術的表現變成一種生活態度與品味的象徵。「大倉陶園」不僅為日本政府製作各種國宴餐具與紀念版作品,一同見證2008年G8北海道洞爺湖國際級峰會與皇室慶祝活動的歷史,更接受台灣企業龍巖生命事業邀請,為安藤忠雄大師設計的光系列生命紀念館燒製面板及骨罐,包括以有鳳凰之稱的孔雀圖像作為設計理念的「風華」,以及映照出蓮花池美景的「青蓮」等作品。

大倉陶園為龍巖光系列建築中製作的「風華」,希望能將今世的生命價值轉化為藝術,永久留存。(圖/龍巖提供)
大倉陶園為龍巖光系列建築中製作的「風華」,希望能將今世的生命價值轉化為藝術,永久留存。(圖/龍巖提供)

 

在作品「風華」中,孔雀羽毛的勾勒必須由大倉陶園的國家級畫師一筆一筆手工描繪,相較於其他作品更講究畫師的穩定度與細膩度,希望擁有耀眼羽毛的孔雀能如同鳳凰般,為美好的生命獻上吉祥如意與富貴幸福。

知名體育主播傅達仁日前帶著尊嚴告別人生賽場,在生前就將自己的身後事都做了安排,並指定這款由大倉陶園所打造的「青蓮」骨罐。畫師親手繪製的一池藍色蓮花,運用獨特技法「岡染」燒出來的藍色,自然暈開的效果有如水墨畫般,而葉片上揮灑的流金線條,代表天上的金色雲紋,襯托出蓮花隨著清風搖曳的高雅脫俗。

畫師們承襲大倉家訓:「創作不可多得的瓷器」,以青蓮象徵著人在褪去一生的洗練後,回歸到最原始的樣貌,宛如初生。(圖/龍巖提供)
畫師們承襲大倉家訓:「創作不可多得的瓷器」,以青蓮象徵著人在褪去一生的洗練後,回歸到最原始的樣貌,宛如初生。(圖/龍巖提供)

日本的職人精神莫過於「把簡單的事情研磨到極致,讓普通的事物昇華到藝術」。

把作品做好的「職人」,才可以對自己打造出來的作品感到驕傲。從「大倉陶園」這個充滿達人精神的企業中發現,專注地把作品做到極致,對得起自己、顧客及社會的精神是多麽重要,而人們也能從製作過程中感受到這份心意,不禁對眼前這個精緻工藝多了一份愛惜之情。

 

文章來源:風傳媒 《日本職人用10年畫出一朵花!從手工彩繪瓷器的每個細節看見生命藝術美學

標籤: 大倉陶園日本桃花源繽紛職人青蓮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