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anna-kolosyuk-551398-unsplash

雖然愛的人不在了,但還是可以用你的方式與他們聯繫

成人相較之下可以經過比較多的描繪和溝通,去慢慢調適面對伴侶的離開,而身為地表最強的堅毅母親,最困難的不是丈夫離世之後,該如何面對日後經濟上、情感上拮据無助的單親生活,而是事發當下,要如何回答雙眼閃著淚光的孩子那不定期的提問,「爸爸怎麼還不回來?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故事裡的父母是在英國留學時認識的,母親是一位美麗、溫柔又獨立的女性,而帥氣的父親也很優秀,有自己的小事業,在他們的愛情底下,有兩位可愛可親的孩子,相當重視孩子教育的他們,親子互動相當好。

我想,以現在的社會價值觀來說,就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吧。美好的愛情、美滿的家庭,過著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不愁吃穿的日常,多少人引頸欣羨著。

但是,上天總是不從人願。在眾人羨慕的粉紅色泡泡一一成形的時候,上天狠心地搓破了所有的未來。父親被診斷大腸癌第四期末期,並且已經轉移。

我只見過一次父親,他們忙於治療,甚至奔波至美國、日本以獲取更先進的醫學療法,最終,還是無效,父親的生命被畫上了句點。

母親她帶著九歲跟五歲的孩子前來預約心理會談,小小孩似乎還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但大孩子已經懂得問:「阿姨,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呢?」於是後來只跟大孩子預約會談。

父親因大腸癌離世一個月了,大孩子每天睡前都會問同感悲傷的遺孀,「媽媽,爸爸什麼時候回來,爸爸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心力交瘁的母親儘管心情再煎熬,仍忍住淚水打電話求助,求助的內容不是她自身害怕如何面對死亡這件事,而是「不知道怎麼告訴孩子。」

成人相較之下可以經過比較多的描繪和溝通,去慢慢調適面對伴侶的離開,而身為地表最強的堅毅母親,最困難的不是丈夫離世之後,日後如何面對經濟上、情感上拮据無助的單親生活,而是事發當下,該面對日夜雙眼閃著淚光的孩子?

「我開不了口。」幾乎是所有家長跨不過去的檻。

第一次跟這九歲小女孩預約心理會談時,她穿著英倫風格的服裝,雙腿併攏、乖巧安靜地坐在會談室裡,即便臉上充滿稚氣,但行止都禮貌有序。徵求小女孩同意後我們開始討論爸爸的事情,但她卻很難主動用語言表達什麼,聽到「爸爸」兩個字,便不可抑地落淚,不間斷地抽取眼前的衛生紙。

到這,我明白她心裡已經知道失去爸爸的事實,只是這事實對孩子來說相當難以接受。在她啜泣聲伴著問句,「媽媽說爸爸會回來,但是爸爸一直都沒有回來,是不是不要我了呢?」孩子不斷重複的問號,不是真的提問,而是她對事實理解的過程,孩子正在用她的方法理解失去爸爸的事實。

通常這時候,我都會跟小朋友說,「那我們一起想念一下爸爸,好不好?」,他們會說爸爸對他們有多好、帶他們去哪邊玩,也會買玩具給他們,很喜歡跟爸爸在一起……我跟小朋友們約定,即使爸爸已經離開了,但我們一樣可以在會談室裡想念爸爸,也可以在家裡想念爸爸,在任何你想爸爸的時候想念他。接著我問小女孩,「我理解妳現在有多想念爸爸,所以我也想知道妳想念爸爸的時候,會用什麼方式表示呢?」

小女孩說:「我會寫信然後給爸爸,然後摺起來,放在爸爸的枕頭下,這是跟爸爸的秘密通道喔!」小女孩還說,「以前生日的時候,爸爸都會放禮物在枕頭邊,隔天,我就會在枕頭底下放一封謝謝爸爸的回信。」說到這,孩子收回水汪汪的雙眼、露出認真的眼神告訴我,她現在也還持續做著這件事情。

「很好喔,持續這個跟爸爸的秘密通道,這對妳來說很重要呢。」我和小女孩約定,「每次,我們都可以在這個空間裡面說任何想念爸爸的事情,但是妳不想說的時候也可以告訴我喔。」小女孩點點頭,想念著爸爸帶她去哪邊玩、答應過爸爸哪些事情。

每次的會談,我們都會談到信的內容寫了哪些,然後放在與爸爸的秘密通道裡面,在這些信裡有許多畫,畫出了以往與爸爸的快樂回憶,也分享她現在的校園生活。一次聽她說她跟父親的分享內容,發現她正逐漸接受「爸爸不會回來了」的事實。

有次,我問:「妳覺得爸爸現在在哪兒啊?」她說:「我真的覺得……爸爸在天上有看著我有沒有乖,也很想我跟媽咪、妹妹唷。」我強忍著眼眶裡的淚水,「恩,我知道了,我也這麼覺得喔!」用信任的眼神看著她。

我們共會談了十二次,透過每次的兒童諮商,孩子逐漸接受父親離開後的生活態樣,也較少用大哭大鬧的情緒表現悲傷,最後一次會談,是與這小女孩談論父親節卡片要放在哪個位置會比較好,直到她說,「我跟爸爸說,『不用擔心我,我會好乖乖聽媽媽的話』」

我想這孩子,已經透過祕密通道,找到專屬她自己的想念倉庫,存放她對父親的永恆思念。

【心理師的臨床筆記】不同年齡層的兒童的死亡認知

隨著兒童的發展年齡,對於死亡的概念及哀傷反應也會不同,建議依照兒童不同的認知去陪伴及關懷。

  • 嬰兒期(0∼2 歲):對死亡的概念可能還不清楚,面對哀傷的反應可能會因分離焦慮而產生,如易怒、哭泣,飲食習慣改變或睡眠改變。
  • 學齡前(2∼4 歲):這個階段的孩子可能很難理解「永遠」這個概念,故可能孩子被告知親人(父母)死亡時,一小時後又會問「爸爸去哪裡了?」。
  • 幼兒階段(4∼7 歲):這年紀的兒童可能會把死亡看成是可逆、可反轉的,也有可能會覺得他們要為死亡負責任的,這年齡階層的孩子有時哀傷反應已經好很多,但也可能會模仿大人的哀傷反應,如憤怒、傷心、困惑和吃不下睡不著等表現方式。
  • 兒童中期(7∼10歲):在故事中,這時候兒童對於死亡已很清楚是不可逆的,也能理解死亡會發生在動物、人身上,但依然期待爸爸回來。

 

本文摘錄於幸福文化出版《在還能愛的時候:癌症病房心理師的32則人生啟發》。

作者: 江珈瑋

繪者: 湯舒皮 Soupy Tang

「告別」是人生最重要、也最難的課題
無論你是病患還是家屬,心境是不捨還是遺憾
只要你願意,這裡有一個人願意傾聽,陪你哭泣,陪你想念

標籤: 兒童告別女兒女孩家庭心理學死亡父親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