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給生死

您要選擇什麼樣的離開方式? 《病主法》跟「善終」又有什麼關係?

andrea-tummons-1103048-unsplash

《病主法》明年上路 死亡權利公投趕年底

當天堂近了 要安寧療護還是安樂死?

 

如果死亡權利公投通過,未來每個人走到生命末期,會先啟動《病主法》預立的醫療決定,接著就會面臨安寧療護或安樂死的選擇,哪種可以得到靈性的平安、善終,是很大的課題

 

中風的父親意外昏迷,併發肺炎造成呼吸衰竭,無法自主呼吸,「要不要做氣切?」清然覺得這個問題好難,不忍心父親難受又捨不得,她好不容易做了氣切決定,不到半年時間,父親在折騰中走了。

「我永遠不會原諒自己……」清然痛心地說,幫父親決定做氣切、插管是她這輩子做過最錯誤的選擇。

台灣一年六千億元的健保支出中,至少有三百億元用在無效醫療,插管、氣切、抽痰,這些都是末期病患家屬常常面臨的兩難問題,可是沒經歷過不會知道這些處置有多痛苦,於是這些問題就在親人的不捨及病患的感受中拉扯。

 

末期醫療自己決定 家人不再兩難

「《病人自主權利法》可以改善這些問題,」台北醫學大學台北癌症中心副院長邱仲峯說醫護人員的使命是救人,將大量精力耗費在無效醫療,人力、資源將會被耗盡,醫療品質也會受影響,《病主法》讓每個人擁有決定自己未來醫療處置的權利,避免把困難的抉擇丟給另一半和子女,或家人因意見不一產生爭執。

《病主法》的啟動臨床條件包括末期病人、不可逆轉之昏迷狀態、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及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疾病或情形,只要先經過諮商程序,每個人都可以簽署醫療決定書。決定書問項以五種臨床條件分別詢問「維持生命治療」及「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的處置情況(詳表一),簽署完成將資料送中央資料庫,再於健保卡註記後即完成預立,如改變心意,決定書可隨時修改。

 

最後一程不帶遺憾 安寧療護身心靈

《病主法》將於明(二○一九)年一月六日上路,台灣是亞洲第一個通過的國家,邱仲峯認為這是迎向人人都能善終的一大步,當病患選擇放棄無效治療,安寧療護就會進入協助。

安寧療護範圍涵蓋身心靈,除照顧病人身體、安撫疼痛,還有靈性上的照顧,團隊包含醫師、心理師、社工師及人道主義者。

除了針對臨終病患,安寧療護觸角還伸向病患家屬,協助他們不因親屬死亡造成心理不安或留下遺憾,達到「生死兩相安」的境界。

明年初病主法上路 就能安樂死?

不瞭解的人常常會把《病主法》、安寧療護與「安樂死」混為一談,其實完全不同。

「與其稱『安樂死』,我比較希望稱『死亡的權利』。」嘉義基督教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同時也是二○一八死亡權利公投領銜簽署人江盛擬定的公投主文為「你(妳)是否同意,意識清楚的重症病人經由諮商團隊評估,取得共識後,可由醫療團隊協助死亡?」,為免遭濫用,他特別強調做出死亡決定者須自主意識清楚,且他人不可代為簽署,而「植物人」因無法表達意識,不符合實施死亡權利的對象,反而較適用於《病主法》,可按事先規劃好的醫囑實施。

「安寧療護不幫助結束生命,」邱仲峯點出最大的不同,他認為病人刻意結束生命,不是解決痛苦的好方法,反而讓病人失去妥善緩解痛苦的機會,事實上,九成身體上的病痛可控制,在加上安寧醫療團隊陪伴,大部分的臨終病患都應能尊嚴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

不過,江盛認為安寧療護無法完全解決所有病患的痛苦,有些人反而對此感到更痛苦。著名無神論者作家克里斯托弗希欽斯(Christopher Hitchens)晚年罹患食道癌末期,直到死前沒有一刻不痛苦,他形容自己的胸腔就像被抽空,再被強灌水泥,有些基督教徒會組團到他床邊為他禱告,但他堅決拒絕宗教慰藉,「我不認為靈魂或身體可以由魔法或其他任何東西來改變。」

六月初赴瑞士執行安樂死的知名體育主播傅達仁,生前每日要喝四次嗎啡止痛,喝少了沒效,喝多了昏昏沉沉,連站著都會睡著、跌倒、嘔吐,他痛斥安寧治療就是一種折騰,江盛認為,當生命變得讓人無法忍受,像傅達仁這樣,自殺就是一項理性而正當的行為,「因此我認為人們還是要有死亡的權利」。

 

及早為臨終打算 認清一定會死

人都會死,無法好好面對死亡就無法善終,這一點不論是安寧照護還是安樂死都無爭議,但國人普遍不會提早思考死亡及生命末期醫療照護的問題。《病主法》恐怕推動不易,邱仲峯表示,目前醫院會設立諮商團隊,提供民眾認識的管道,及早為必經的臨終之路做打算。

「放棄治療」都有人抗拒,何況主動求死的「安樂死」,不論在法律、醫療、社會還是個人認知上皆有很大的違背。不過江盛舉出「墮胎」曾經也是非法,直到一九八四年通過實施《優生保健法》才開放,為了母親的健康需要犧牲胎兒,也算結束一條生命,「三十年前我們思考要不要留孩子,現在思考要不要死亡,」他說,墮胎和安樂死有類似的邏輯。

目前死亡權利公投已經完成公聽會,正待中選會審查,若通過就可開始連署、宣傳、投票,若趕不及今年底九合一大選公投,「就拼後年總統大選!起碼台灣已經跨出第一步了!」江盛樂觀地說。

有安樂死的聲音 代表安寧療護不夠好

長期致力於安寧緩和醫療的恩主公醫院院長陳榮基日前投書媒體表示,社會上有安樂死的聲浪,就代表安寧療護還做得不夠好。邱仲峯指出,我國安寧療護推動近二十八年,但在每年十七萬死亡人口中,僅三萬多人使用,可見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未來要更積極推廣、做生命教育,努力讓每一位臨終者都能使用到安寧療護。

如果死亡權利公投通過,未來每個人經歷到生命末期,會先啟動《病主法》預立的醫療決定,接著就會面臨要安寧療護或安樂死的選擇,哪種可以得到靈性的平安、善終,是很大的課題。

 

協助病患死亡 違反醫護人員本質?國外醫師這樣說……

被稱為美國外科巨人的哈佛醫師莫爾(Francis D.Moore)是燙傷治療和器官移植的先驅,他在回憶錄《奇異恩典》(A miracle, a privilege)裡說:「我有一個靈魂,住在一具身體,身體只是一個住所,當疾病和傷害摧毀這個溫暖住地,令居住者的能量、心智和靈魂都不堪時,最好能夠讓居住者離去。」

莫爾認為,協助人們離開不再適合居住的身體是醫學專業的責任,也是醫師的部分工作。

江盛表示,這些話對後世的醫師仍然深具同理、同情,勇於任事的迴響!

 

預立醫療決定書問項

醫療照護方式 預立醫療決定書問項(單選)
維持生命治療 □    我不希望接受維持生命治療。
□    我希望在(一段時間) _____內接受維持生命治療,之後請停止;亦得於該期間內隨時表達停止的意願。
□    如果我已經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請由我的醫療委任代理人為我決定維持生命治療處置。
□   我希望接受維持生命治療。
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 □    我不希望接受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
□    我希望在(一段時間) _____內接受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之後請停止;亦得於該期間內隨時表達停止的意願。
□    如果我已經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請由我的醫療委任代理人為我決定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處置。
□我希望接受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

安樂死賠不賠 壽險、意外險 有差!

●壽險:在「安樂死等同於自殺」的前提下,投保壽險2年內安樂死,保險公司不給付保險金,只退還保價金,若投保超過2年,保險公司仍依約給付身故保險金。

●意外傷害險:安樂死是被保險人故意行為,屬於意外傷害險除外不保事項,因此保險公司不會賠付。

 

《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 保險要注意?

目前狀況 ●    因牽涉到是否有「積極的治療」住院爭議,仍有7成醫療險不理賠安寧病房住院費用,預想《病主法》通過後,爭議恐增加。
●    針對生命不到6個月的末期病患,部分壽險保單提供「生命末期提前給付」,可先提供一筆保險金,讓患者利用這筆錢好好善終。
簽定《病主法》後的保險規劃 ●    癌症險:癌末病患使用安寧病房比例較高,因此在安寧病房癌症險的理賠較無爭議。
●    特定傷病險及重大傷病險:只要符合理賠標準就一次給付,不考慮「住院」,較無安寧病房理賠爭議。

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公告:預告「提供預立醫療照護諮商醫療機構管理辦法」、「預立醫療決定書」草案
資料整理:《現代保險》雜誌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人生的最後期末考

禮儀師:看遍無數葬禮,學到四件事讓此生不遺憾!

 

本文轉載自《現代保險雜誌》第356期,原文標題《當天堂近了 要安寧療護還是安樂死?》,作者許伊婷。

標籤: 告別善終安寧照護安樂死病主法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