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給工作

命運可以改變!如果生命中沒有貴人,就讓自己成為貴人

P48-攝影/林家安 人生選擇題很難十全十美,但有了主導與優勢,可以讓我們聰明選擇,更靠近心中的想像。

如果人生或命運可以被改變,

唯一不能缺席的是你,

因為最終,選擇改變需要你的參與。

一九九四年出國工作,我認識了一位好友J。

J 經常提及紐約求學時期的美好時光,因為那是她最無憂無慮的年少時期,也是唯一曾經享受生活、旅行的日子。我的成長和求學過程都在台灣,無法體會異鄉求學的樂趣。在國外的生活就是工作,吃飯、跳舞、睡覺幾乎是我的全部。雖然人在國外,但肯定不是渡假旅行,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不會做也最該學習的應該就是——旅行(人生未來功課之一) 。

J 結束求學生涯後,搬到紐約上州,多年後的相聚,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聊著聊著,她掉下無法抑制的眼淚,哽咽地說:「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看著J,我繼續聽她說話,心有不捨的想著:潰堤的淚水就要將靈魂淹沒了,這顆心痛很久了吧。

二十年前,J 有過完美的人生藍圖,完成學業後,期待一份安定的工作,穩定的收入,擁有合法居留權,和心愛的男友共創美好的未來。只是一切並不如她所願,一次又一次的求職面試失敗,面對生活壓力兼差打零工,男友不再,當年的夢想也因為歲月與現實的試煉漸漸褪去,她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資格擁有夢想,抱怨這裡沒有伯樂的眼光,一切都是環境不好的影響。J 的頭髮白了不少,現在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沒有合理的報酬,更不是夢寐以求的工作,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她所願所期待,但她選擇繼續留下來。

我問J :「妳為什麼要留在美國,如果這不是妳想要的生活?」

「因為我父母親想要我留在美國,他們認為留下對我比較好。」

「父母親想要妳留在美國,那妳想要什麼?父母認為留下來對妳比較好,那妳好嗎?」之後她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

分手前我們彼此擁抱,我在J耳邊小小聲地說:「回家吧!」J 輕輕搖頭:「不回去了,因為大家都覺得我在這裡過得很好。」這是我們擁抱、互道再見最久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誠實一點

面對人生選擇題,每一次都在學習,希望下一次的自己可以再多一點智慧、多一點勇敢。選擇的過程從來不容易,未知本身的不確定性就是一種巨大的恐懼;相反的,未知的不確定性也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美好驚喜。為何總是選擇想像恐懼,卻冷落期待的喜悅,是個性使然嗎?如果未知是一種命運,那我相信人造命運,性格創造未來,我相信態度可以影響生命的棋局。

長時間一個人生活,能聽到的建言其實不多,和自己聊天、聽自己說話的時間倒是不少。也許是太長時間和自己相處,漸漸地身邊開始出現聲音,我稱他們是身體的小天使,有黑天使、白天使,他們以各種顏色出現,最常出現的地點是在我的左右兩肩,他們永遠在對話,有時和平有時激動,天使對話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我整理思緒維持頭腦清晰,雖然偶爾也會鑽牛角尖,但幸運的是身體不會說謊,該面對的要面對,該處理的要處理。

倘若你問我,下回面對人生的選擇題時會如何?我想我會提醒自己,再誠實一點,不要為事件包裝糖衣,不要為欺騙自己尋找理由,因為理由是留給想找退路、不想完成的人。真心想完成,就必須忠於自己的真、誠。

誠實一點,說出心中的想要:「我要當律師、我要改變、我要成為職業舞者,我喜歡工作、我要賺大錢、我要家庭……」誠實一點說出心中的害怕:「我怕丟臉、我怕找不到工作、我怕他不愛我、我怕做不到、我怕失敗、我怕被笑……」所有「我」的起始已經是一種面對:面對慾望、面對恐懼。面對慾望可以讓人看見目標,面對恐懼可以讓人看見問題,等於找到解答。只有面對才有機會主導,只有主導才看得見優勢。人生選擇題很難十全十美,但有了主導與優勢,可以讓我們聰明選擇,更靠近心中的想像。

攝影/吳易致

面對雖然不容易,但可以選擇是一種幸福。

如果改成:我為了你放棄工作,我為了你改變,我為了公司努力,我為了家庭付出,我為了爸媽……「為了」兩個字讓一切變得很辛苦。所有的付出、給予、奉獻、我想要、我不要、我為了、我害怕……都是一種選擇,為了自己的選擇,咬著牙都想要繼續,倘若是為了他人,我擔心有一天累了會想逃跑。

其實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都是選擇。選擇沒有對錯,差別只在選擇自己或他人。會有所感觸,是因為自己也曾經想逃跑,以為「為了」是一種神聖的犧牲奉獻,換來的應該是無限感激,頭上會有光圈,背上會長翅膀;怎知人生不是童話故事,沒有人可以為自己以外的人生負責,兩種「我」的起始句,意義卻差別甚遠。

簡單的一句話釋放出不同的訊息:面對與逃避——「選擇需要負責,因為最終主導選擇的還是自己。」人生選擇題為我帶來深刻的體悟,它讓我認識原來自己是一個很想愛、喜歡分享的人,問題是我有能力嗎?想愛需要強大的能力,無法自我完成的人很難成就他人,無法珍惜自己的人不可能愛人。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能量有多大、能力有多強,但忠於自己是開始的基礎,選擇面對是因為我想要完成。

經驗教我,想要無怨無悔開心完成一件事,最好的方法是無論事件大小,一旦選擇就把它當唯一,帶著微笑的勇氣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多了「為了」兩個字,很容易帶來怨氣換來傷心,說到底就是不想為自己的選擇負責。這樣或許可以暫時脫離承擔的恐懼,殊不知逃避的沮喪正在內心深處一點一點的滋長。人在缺乏安全感時,經常不想面對承擔,自然會築起防火牆,火苗瞬間或許燒不到痛處,問題是,你能否確定火苗是在牆內還是牆外?

在許多人眼中,我是個勇敢的人,真的嗎?或許正因為看見自己的恐懼與脆弱,所以才一直尋找勇氣,學習勇敢。說實話,有時我真的覺得自己超級膽小保守,害怕的事情很多、不想面對的也很多,但是每當害怕、逃避感出現,身體就像長蟲一樣很癢,坐立難安。最後我會告訴自己:說來聽聽,說給自己聽,說出問題、看看問題。因為不誠實,身體就會繼續癢,一次、兩次、三次……慢慢的,我開始明白「面對」問題是找到解藥的方法!想要拿到解藥,必須先知道生了什麼病。

人生沒有過不了的關,只有過不去的自己。

求助無門時安靜一下,好好感受害怕,認識那個想逃跑的自己,不要批判他,不要隱藏他,聲音會出現,答案會浮現。正因為無人可求,才會發現自己是自己最好的戰友。

如果擔心人生中沒有貴人相挺,就讓自己成為貴人!

 

原文轉載於《我心我行‧Salute》第4章,時報文化出版

人生不能複製,生命無法重來。
我是生命的指揮家,人生這場大戲和我的現場演出不謀而合,
一個是 Life 人生,一個是Live現場。

我的名字叫做許芳宜,19歲我許下人生的第一個夢想:我要成為職業舞者。23歲我做到了,36歲人生目標開始搖晃,39歲強迫闖關,40歲全新方向。

老天爺很照顧我,無論走到哪兒總讓我有機會體驗不同的人生功課,有些功課看似簡單卻十年都過不了關,有些功課因為站在懸崖,卻因一轉念而開啟了人生的另類樂章。

本頁首圖:攝影/林家安

標籤: 挑戰自我選擇面對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