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norbert-levajsics-189607-unsplash

【龍巖人的感動】

來自龍巖人的工作紀錄,紀錄我們看見的與感受的。

那些來自親友家人間的眷戀、不捨與愛的故事,溫暖了我們。

所以我們紀錄下來,願每一個離去的靈魂,留下的,都是愛。

 

「媽麻、媽麻,可不可以買冰給我吃?」女兒睜著大眼哀求媽媽。

「好好好,你想吃什麼口味?」媽媽摸摸女兒的頭說。

「我要草莓的」女兒瞇著眼笑著說。

「妹妹你一口,媽麻我一口,口情才不會散」母女兩牽著手散著步。

 

小時候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媽媽卻已經住院了好久好久,媽媽從台中打電話來說你好想吃冰棒,女兒答應你過幾天就會買媽媽最喜歡的草莓冰棒去醫院探望,媽媽也笑著說那會乖乖接受治療,等著女兒買冰來醫院。

 

世事總是難預料,病魔終究帶走了媽媽,吃冰的心願來不及實現。

當女兒從外地趕回台中,一進入會館就跪在地上,聲嘶力竭的大喊:「媽,為什麼不等我?說好一起吃冰,說好那麼多事情都還沒實現,為什麼祢說話不算話?」

如果問我什麼時候最容易感到悲傷,大概就是聽見家屬無助哭喊的時候。喪失親人的家屬總是難以接受,從內心深處哭喊著摯愛家人的名字,試著挽回那些曾經,那就是最令人哀傷難過的一刻。

一連幾天,女兒一句完整的的話都說不出來在靈堂前只有不斷的哭泣再哭泣,寂靜的會館只有無盡的淚水和悲傷在蔓延著。

我拿著一包面紙,走進了女兒的身邊,問了句「你還好嗎?」

女兒開始娓娓道來她與母親的承諾、回憶過往,說著遺憾難過,卻又慶幸媽媽不再受病痛的折磨。我靜靜地聆聽,偶爾輕拍女兒的手或肩,再遞一張面紙,讓女兒盡情傾訴,過了好久好久,女兒對我說:「謝謝。」

謝謝我聽她說故事,謝謝我讓他抒發情緒,讓她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隔天,女兒帶著2支冰棒來到會館,一支放在桌上,一支自己拿著,她說:「媽,我買冰來了,最後一次陪祢吃冰,願祢一路好走,我會把遺憾轉化成力量,更珍惜與愛人相處的每一天,祢也會永遠活在我心中。」

在會館工作的日子,看過許多許多哭到不能自己的家屬,那種失去的痛,難以撫慰,我們只能靜靜地陪伴,靜靜地傾聽,在哭泣的時候為他們遞上面紙。我們相信,「痛」是需要被抒發的,這段在會館的日子,就是讓家屬緩緩接受事實,慢慢調適心境,讓突然而至的悲傷,能夠透過儀式與陪伴而得到一點點舒緩,這就是我們能對家屬所做的撫慰了。

 

作者:龍巖台中會館 DL

從嚥下最後一口氣到葬入土裡,這一段過程,過去習俗是在家裡擺設靈堂,供親朋好友弔唁。隨著社會風氣、居家環境的改變,靈堂轉移至會館擺設,會館讓家人可以在一個舒適的環境追思逝者,也能方便朋友隨前往弔唁,不用擔心打擾喪家。

龍巖用心打造會館,在全台北中南都提供如飯店般舒適的會館,也有親切的工作人員從旁協助喪事大小事,讓逝者放心,生者安心。

標籤: 思念會館母女面對告別龍巖人的感動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