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aron-mccutcheon-640862-unsplash

明明現在交通便利可以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手機通訊可以讓我們時常聯絡,

卻不清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卻疏遠了。

 

小時候有段時間,都會去阿姨家度過寒暑假,

每天跟著阿姨運動、逛街、串門子,過著愜意日子(回台北才趕寒暑假作業XD)

後來長大了,安親班取代了阿姨家,過年出國也取代了回娘家。

一轉眼又出了社會,每天上班工作,卻越來越少聽見阿姨的消息。

 

這天,突然想起好久不見的阿姨,於是,我打了電話給阿姨,說:這個週末去看你好不好?

 

以前,坐著客運晃啊晃的還會遇到塞車,總覺得台中好遠。

這個週末一早,搭著高鐵到了台中,只有一個小時的距離。

台中明明這麼近,但上次來見阿姨到底是什麼時候呢?我想不起來。

姨丈說他現在不再開車了,所以不能來高鐵站接我。

研究了一下公車路線,搭公車進市區,半小時後,看見在公車站等著我的阿姨與姨丈。

 

阿姨年輕的時候是網球選手,身體頭好健壯;但阿姨現在有點駝背站不起身。

從前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姨丈,現在卻佇著柺杖,站在公車旁等著我。

 

一瞬間,我突然覺得,他們都老了。

 

阿姨拍拍我變胖的手臂,說:「你變了好多。」

我卻對阿姨說:「對啊,哪像阿姨姨丈還是一樣年輕。」

歲月如此殘忍,我卻不忍心說出實話。

 

我們在餐廳聊著天,我笑說:「工作好忙,已經想不起來上次見到阿姨是什麼時候!」

阿姨很快就接著說:「上次見面是2012年,有6年以上沒見了。」

原來對我們而言,生活充斥工作、朋友聚餐,想不起來的時間,卻是長輩一直數著的日子

 

飯吃到一半,姨丈的筷子卻突然掉到地上

我才發現,得了帕金森氏症的姨丈雙手,從來沒有停止過顫抖。

我笑著說:「天氣太好,姨丈的筷子想出門玩。」

姨丈卻說:「老了,真的老了,手都不聽話。」

我們年輕人不敢承認長輩衰老,但長輩卻比我們想的,還更「認老」

 

聚餐結束,當然要來一張合照。

我把合照中阿姨臉上的皺紋、姨丈頭上的白髮,用「美圖秀秀」修掉了,阿姨看了卻說:「不用修啦,這樣就不是我了啊!」

長輩面對時間的痕跡,比我們還更坦然。

隔天阿姨傳來訊息,她說:「有空,常來」

我們看似還很長的人生歲月可能隨時都是終點,每次的見面都可能是最後一眼,而不能掌握的「可能」,讓我們時常警惕不要浪費人生、不要留下遺憾。

長輩們的願望,或許只是在我們忙碌於工作、交際的時候,能偶爾想起他們,跟他們見個面,讓他們的人生不要留下遺憾。

 

 

.

標籤: 家人時光相聚陪伴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