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maranatha-pizarras-342561-unsplash

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像個大人的?

是在那一個深夜,剛開始工作後的第二年。

 

漆黑的辦公室裡空空蕩蕩,只有妳這一區還亮著微弱的桌燈。

為了寫腳本已連續熬了幾天的夜,就算已經累到睜不開眼,但隔天一大早又有動腦會議,妳還是認命地留在公司加班。

突然想到好一陣子沒報平安了,打通了老家的電話,一聽見媽媽的聲音還沒開口就已經哽咽。匆匆說了幾句話,接著就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裡,無聲地痛哭了起來。

就在那一場大哭之後,才明白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大人啊。

已經無法任性地轉身就說要回老家,因為還有每個月待付清的房租與帳單、每週寫不完的腳本、每天開不完的會要面對。

在這樣一邊摸索長成大人的過程中,也理解了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

不是只有妳會被找麻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管要應付。

妳把時間用在哪裡,別人是看得出來的。

小聰明或許可以贏得一次勝利,但最終的結果還是取決在妳有多努力。

這世界當然不公平,努力是妳唯一可以爭取公平的機會。

妳無法改變自己的爸爸是誰,卻可以改變自己是誰。

還有,還有,妳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搞懂的事—

不要以為好人就不會碰上壞事,

也不必抱怨壞人怎麼還沒有報應,

本來就沒有人會照著公平正義在玩遊戲。

 

剛開始工作的那幾年,開心與不開心的情緒交互穿插。

妳終於有了企盼許久的獨立生活,可是,工作的成就感跟收入卻沒有齊頭並進。

幾場來得自然去得突然的戀愛,像是邱比特的試射練習,只留下一些潦草的印記。

如今,四十多歲的妳走過了一些無法避開的旅途,心境也已大不相同。

還是得走上這一條路,就算已經預料到沿途的坎坷;還是得爬上那一座橋,明知很費力會讓妳膝蓋直發疼。

在旅途的一開始,妳總是踩著急促的腳步,想要筆直地往前衝,只願意花最短的時間就想抵達終點。

可是,人生就是要帶妳繞過了一個又一個彎,要妳在每一個轉折的角落學會停下腳步。

在妳終於累到不得不停下時,才會遇見沿途中未曾聽說過的美景,更棒的是,這些沿途的獲得都是妳的,沒人能拿得走。

於是,妳腳步開始學著放慢,心情從從容容,體會到唯有心平氣和才能好好面對所有。

從前的孤單、不被瞭解的都成了過去,那些錯愛的曾經也不是平白無故的攪局。那是為了讓妳明白在愛情中,心中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畢竟心痛過後的學會,總是比較容易記住。

妳曾經羨慕過別人的那些,歲月最終都會帶來給妳。

人生比我們預想來得狡猾、暗藏無數心機,更可惡的是,它還比我們更瞭解自己、還把我們摸得一清二楚。

 

它會在妳失望透頂的時候,給一些甜頭,好讓妳不會死心絕望;

在挫折、打擊總是沒完沒了的衝著妳來時,好事卻突然發生。

 

然後,妳就覺得好像又可以繼續把日子過下去。

然後,妳會繼續相信幸福就在不遠的轉角等妳。

我們一輩子要經歷的幸福與苦難,早已分配好了每個人足以承擔的額度。

細數從前,好像也懂了,根本不需要什麼時光機回到過去。就算回到二十年前,也不會改變這一路上的任何決定。

每一個選擇伴隨著當時的自己,都留下了最難以替代的曾經,不管是淚也好是笑也好。

那些流不乾的淚、好不了的痛,到了今天都成了一抹微笑,每一道傷疤訴說著每一段故事。

曾經的勇敢、一度的脆弱,不論以往發生過什麼,不管那時身邊有沒有人,妳都陪著自己走了過來。

 

在這麼久之後終於知道,人生為妳安排了些什麼。

比方,他的不告而別。反而幫了沒辦法離開不快樂愛情的妳,劃下句點。

比方,在年紀還太小時就被遺棄。是要讓妳知道,沒有人會理所當然的一直都在。

 

原來,人生早已幫妳設想好了,一定要先遇上步步逼近的磨難,才會留心地學會這麼多,才能促成今天這麼好的自己。

 

本文轉載自艾莉的《努力多久才可以喊累》,悅知文化出版。

一路的顛簸,是為了找出跳躍的契機;
偶爾的心機險惡,是讓你學習判別真理;
給出的善良,必須劃出一定的底線;
面對感情的逝去,需儲備轉念的勇氣。
不該辜負對於美好未來的期許,
我們都值得那雨後的璀璨青空。

標籤: 人生心靈自信諮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