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upin-zeng-98407-unsplash

小時候,我們過年都會去阿公家,叔叔嬸嬸姑姑姑爹堂哥堂姐表弟表妹,大家相聚吃年夜飯,客廳變成大人臨時的麻將場,小朋友就在院子裡放著沖天炮。

阿公阿嬤相繼過世之後,年味就越來越少了。

一開始,我們不在阿公家吃年夜飯了,長輩們也不用再做年菜了,我們改成訂餐廳在外面吃。後來開始有人會趁過年出國玩,或外派回不了家的,年夜飯的空位越來越多,漸漸地,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不再相聚了。

只有偶爾有親戚結婚,我們才會再見面。

今年,隔了大概快十年吧?大伯約大家去他家吃年夜飯,幾乎全部的親戚都到了,大伯笑得好開心。

他說他真的好想念大家,好想再看大家一面。

他再接著說,他被醫生宣布人生快結束了,明年,恐怕不能跟大家一起吃團圓飯了。

我以為接下來的場面會很哀淒,大家可能會哭成一團。

但是,沒有。

大伯說起了很多他小時候的故事,有歡笑有淚水,有難過有憤怒,還說起了很多與兄弟姐妹的誤解與衝突,相互解釋說明之後,笑笑地拍著彼此的肩膀,終於把過去的心結都解開放下了。

離開大伯家的時候,大伯一個一個跟我們擁抱合照,他說他要好好記錄生命的每一刻,等到告別以後,大家才能想起曾經與他相處的時光,才不會遺忘他。

想起明年年夜飯可能會多一個空位,有點感慨、有點疼惜。每年的團圓飯合照成員都有點不太一樣,有的時候有新生命加入,有的時候有人出發去天堂了,這就是人生,誰都無法避免的無常。

 

其實我覺得大伯很幸運也很勇敢。

比起突然離開,大伯很幸運地有時間可以準備如何告別這個世界。大伯也很勇敢地從頭檢視他的生命歷程,努力實踐「道謝、道愛、道歉、道別」,少留一點遺恨,透過好好告別,讓這個家更緊密更溫暖了。

 

你可能也想看:《我將前往的遠方》我們都會很好,只是過回原來老日子而已

標籤: 團員家人年夜飯過年面對告別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