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52905762_2195226900806752_1768965457194254336_n

當一個家,少了一個人以後,還是完整的家嗎?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是以無差別殺人事件為中心,述說著幾個家庭的故事,是被害者家人面對失去親人的痛苦、是加害者家人面對社會的無助,還有精神疾病患者家庭的辛苦、人權律師家庭的掙扎,故事貼近真實世界,讓我們透過戲劇,嘗試去看見我們平常沒有看見的新聞背後,原來每個家庭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但能幫助家人彼此度過難關的,就是「愛」。

「為什麼是我?」

在劇中是精神疾病患者的應思聰在面對棘手的精神疾病時,不斷的問著「為什麼是我?」在現實生活中,當我們被醫生宣布罹患疾病的時、或是家人突然離開人世時,我們也都會問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他?」

 

依據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的「悲傷五階段」理論,面對悲傷難過都會歷經這五種心情轉折,而套用到《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的角色,每個角色所投射的真實人生也都有可能經歷過這樣的階段:

  1. 否認/隔離

面對悲傷的事情,第一個反應往往是否認事情的發生,寧願把事實藏起來也不願意面對。

例如面對家人逝世、或是家人成為加害者的反應:「這不可能是他,一定是弄錯了」「不可能是真的」

面對家人被判為思覺失調症或其他精神疾病,第一個反應是「是醫生診斷有誤,我們再去其他醫院檢查吧。」

  1. 憤怒

當無法再欺騙自己,事實所造成的痛苦衝擊太大,心情會從否認轉變為憤怒與抱怨。

Ex 「老天爺太不公平了,世界上根本沒有神」「為什麼你不幫他」

 

  1. 討價還價

開始反省過去多做點什麼或少做點什麼,現在的結果或許會不一樣,或是開始求神問卜祈求能改變些什麼。

Ex 「如果當初多注意一點,我的孩子就不會成為殺人犯。」「如果我當時陪他一起,他就不會死了」「如果我不要跌倒,孩子就不會流掉了」

  1. 沮喪

這個階段體會到生命或失去的事實,瞭解討價還價也沒用,痛苦難過襲來,沒有理由可以逃避。這個階段的人特別脆弱,而且困在這個階段的時間往往是最長的,難以走出來黑暗。

Ex例如劇中飾演受害者母親的賈靜雯,這段時間總是酗酒、情緒失控,不敢走進孩子的房間。又例如加害者一家不敢面對家屬與媒體,躲在鄉下過日子。

 

  1. 接受

在這個階段終於走出沮喪,體悟人生,學習放下,重建生活,準備開啟新一段的人生。

Ex加害者的妹妹與父母面對媒體,並與受害者的家屬一起進行心理諮商對談。例如曾經是籃球選手的受害者成為輪椅籃球隊員。還有走出喪子陰霾,夫妻敞開心胸的對談與擁抱。

希望就在雲的後面

生命不可能一帆風順,有的時候會烏雲密佈,人生往前看時貌似一片黑暗,沒有希望。但事實上,太陽一直都在,只是被烏雲遮住了,而烏雲終會有散去的一天,太陽會再次溫暖每個人。

 

遇見重大的挫折、棘手的疾病、家人的驟然離世,我們都要懷抱著希望堅強的活著,就像《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家庭,面對家中離開的那個人,都在痛苦中嘗試找到療癒的方法,遇見挫折就去克服、遇見疾病就去治療、遇見家人離世我們就要適應沒有家人的日子。

「為什麼是我?」「因為你比較勇敢」

面對悲傷的五個階段,就是學習「勇敢」的五個階段。

是的,「勇敢」不是與生俱來的本能,而是需要一次次的「接受」與「面對」,才能慢慢學習如何「勇敢」。或許過程會充滿痛苦,但我們要相信痛苦與悲傷都有盡頭,就像躲在烏雲背後的太陽,總有一天會再次露出光芒的。

 

少了一個人的家,還是完整的家嗎?

我想,是的,只要我們彼此心裡還有著彼此,這個家就不會散。

 

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官方粉絲團

標籤: 心得悲傷五階段我們與惡的距離戲劇面對告別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