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josh-blanton-191607-unsplash

我用柔焦鏡片來紀念你,

記憶我們不夠靠近的距離。

帶著缺陷的回憶捲入那片柔美的模糊,

逐漸淡出現實的清晰,

變成我心裡期待留下的那個版本。

陪伴現在過得不夠好的我,

幻想自己曾經還有過這種可能。

嗯,一種甜美的自我安慰。

 

 

【柔焦效應】

美化過去,變成無法忘懷的回憶

 

一個男人新婚的第一個月,就認識了另一個女孩,並和她開啟了長達七年的外遇生活。

外面的女孩和家中的太太個性截然不同:太太內斂保守,女孩熱情奔放。男人得要和女孩在一起時,才感受到自己身上如火焰般燃燒的能量,但太太對家庭的付出又讓他不忍心辜負,只好周旋在家室與情人之間,享受快樂的同時,也品嘗矛盾的痛苦。

男人的太太接連懷孕,打翻了外遇女孩的醋罈子。一場飛車追逐後,女孩出車禍,出院後告訴男人自己的生育功能出了問題,未來的下場是不孕。女孩留下這樣的訊息後就不告而別,消失得無影無蹤,男人不疑有他,內心追悔莫及,遍尋不著情人的蹤影。

男人逐漸消沉,了無生氣。

數年後,我再見到這個男人,看他突然變得容光煥發,與外遇女孩離去時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天差地遠,想說他是吃了什麼仙丹,好奇地詢問他?沒想到,男人竟告訴我,他已經想通了,他要認真運動,維持身體健康,他要自己長命百歲。

我問男人,為什麼突然變得如此惜命,是不是人生出現了什麼轉捩點?他目光灼灼地說:「我要活得久一點,等我老婆死了以後,我要去把她追回來!」他打開話匣子盡數外遇女孩的美好,訴盡他對女孩的難以忘懷。從他現今的談話聽來,彷彿忘記女孩也曾狂嗆正宮,也曾對他歇斯底里,也曾說謊欺騙。

他對過去的美化令我翻白眼,但心裡又感嘆,這不過是另一種情緒的慣性罷了?將痛苦經驗給「柔焦」處理,看不見真實,心就不會感到那麼刺痛。如此一來,苦情的人生也可以很美,得不到的感情才是最真。

「柔焦」後的過去,阻礙我們活在此時此刻

在生活中,與男人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

轉換跑道的人來到新工作後,發現不如原先預想般美好,於是心裡開始想著:「如果我當初沒離開那裡,我現在也……」完全忘記當初明明就是舊公司搞得自己痛苦莫名,才會做出離職選擇。

不想再承受私立高中升學壓力的青少年轉學到公立高中,指考時沒能考上理想中的第一志願大學,於是心裡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如果當初沒有轉學,就不會落得今日這種下場……」過去在私立學校度日如年的感受,好像突然變得不重要,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然而,這會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什麼呢?

或許,最大的影響是那些「柔焦」後的過去,阻礙我們活在此時此刻,阻礙我們看見當下的人事物;我們的挫折感被隱藏在模糊中,不用再面對。

讓那些不圓滿的過往,以偽裝的美好存在著,我們的人生就真能獲得幸福了嗎?

看著男人終日懷念離去的身影,為了外遇女孩渴望長命百歲,而忽略他身旁美麗的妻子,我忍不住問他:「得不到的過去,真的如想像中那麼美好嗎?」

男人決定上網爬文,搜尋有關女孩現況的線索。

他找到了她的臉書,狀態已婚,大頭貼是一個可愛小寶寶的照片。

 

【柔焦效應】

當我們對現實生活不滿意時,

會透過對已經逝去的人事物的美化與懷念,

來安慰自己,曾經也有頂尖幸福的可能。

 

精神分析大師克萊恩曾經提出,嬰兒出生幾個月後,因為內在心智還未成熟到可以體會周圍環境刺激發生的邏輯:比方說,為何前一刻還溫柔餵奶的媽媽,下一刻會大吼大叫?於是嬰兒會展現一種心理分裂的能力,將「溫柔餵奶的媽媽」(好媽媽)和「大吼大叫的媽媽」(壞媽媽)視為兩個媽媽,以保護自己不會產生錯亂。

這裡所提到的「柔焦效應」,即延續這個概念而來:對成年人而言,固然不再用過分的心理分裂來面對生活困境,但用一片薄紗來美化不想面對的、帶有醜惡的現實,仍是常見的情緒機制。

 

【你也會有興趣閱讀…】

「想念」是一件殘忍的事情,而我還不夠勇敢去想念…

深愛的人離開之後,你的日子大概會是這樣過的……

幸福就是:每天早上的一瓶羊奶

 

本文轉自許皓宜《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遠流出版

 

我們看待這個世界的眼光,都是我們心裡情緒基調的投射。

剪掉寄生,給「愛」搭配上一個最適當的距離。

我們生來都是孤獨的人,為了抵抗這個孤獨,有些人選擇否認,有些人選擇寄生,希望被聽見而武裝,渴望被照顧而自傷,如此矛盾又糾結的執迷,只是想要在種種的防衛當中,找到一點點的喘息。

 

標籤: 出版社回憶書籍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