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naassom-azevedo-541454-unsplash

在生命存亡之際仍願意選擇順服命運是多麼偉大。

第49課 放手

 

我們就要失去貝絲了。她的生命力一天天、一點點地凋零,就像是微弱的餘燼,火焰漸漸消逝,直到徹底熄滅。

糖尿病破壞了貝絲原有的兩顆腎臟,她十四年前移植的那顆也失去功能了,洗腎是唯一的希望,她一週得洗腎三次,每次四小時,直到她過世或是移植新的腎臟為止。她在器官移植的候補名單上,而可能得再等上四到六年才有機會,但我的好友貝絲絕對活不了那麼久。

我們都沒有明說貝絲可能撐不過去,但我們都想過,也心知肚明。我們都為此禱告過,但一想到讓朋友重獲新生的代價,是無辜的陌生人得失去生命,要為此禱告變得很艱難。

我們都沒說出口,但我們都很害怕這個聖誕節可能是貝絲最後一次過聖誕節。在過去九年裡,貝絲與她的丈夫麥可都與我們家一起度過平安夜。然而那個貝絲無法與我們同歡的平安夜,卻也變成我們記憶中最棒的平安夜。

電話在平安夜前一天晚上十一點後響起。我們當時想,通常這種深夜來電都不會有好消息。

結果我們收到的卻是最棒的消息。貝絲可能會有合適的器官捐贈者。

可能。

而且貝絲不只可以獲得腎臟,也可以獲得胰臟。有了新的胰臟表示貝絲就不會再受糖尿病所苦了。新的胰臟可以分泌胰島素,而今年五十歲的貝絲,她的身體從十歲起就無法再分泌胰島素了。有了新的胰臟,她就不必再擔心會因為糖尿病而失明,或得切除四肢,她也不必擔心和自己的母親一樣因糖尿病而死,也不必擔心來不及看著五歲的女兒長大成人。

貝絲的丈夫聽到這個消息後完全不敢置信,直到貝絲開始收拾要去醫院的行李,還得狠狠捏她的丈夫一把,讓他確信自己真的不是在做夢。接著他打電話給一位朋友宣布這個消息,而消息由此傳開,人們也開始為他們禱告。

貝絲禱告說:「這美好得太不真實了,但主啊,拜託讓我可以得到這個機會。」

我們也為貝絲禱告,她是克里夫蘭彩虹嬰幼兒醫院(Rainbow Babies & Children’s Hospital)的兒童醫療輔導師,過去十八年來,她在那間醫院裡幫助孩子們減少對針頭、醫生和醫療測試的恐懼。我們也為那個住在哥倫布,二十一歲的孩子因車禍喪生的家庭禱告,感謝神,這個家庭在面對如此悲傷的事件時,仍慷慨地願意放手,讓孩子的器官能捐贈給其他有機會活下來的人。

貝絲和麥可在平安夜的早晨六點三十分將他們的女兒麥凱拉送來我們家,貝絲在黑暗中親吻麥凱拉,而我則擁抱了貝絲,並希望她能獲得生命中最棒的聖誕禮物。

幾小時過去了,我們完全沒收到任何消息。在下午兩點時,他們還不知道器官是否可以和貝絲配對。然後電話在下午三點響了,貝絲正準備接受手術。雖然她有一瞬間因為知道自己可能撐不過手術而恐懼,但現在內心全然平靜。她專心思想在手術後醒來,不再受糖尿病所苦的生命該有多美好。

我們一整天都憂心忡忡。她的身體足夠強壯,可以撐過四小時的手術嗎?她的身體會排斥新的器官嗎?她的小女兒在平安夜得到的消息會是她的母親會健康起來,還是……我們不忍心再想下去。

年幼的麥凱拉提到聖誕老人還有她希望聖誕老人可以送她全新的芭比娃娃。她也好奇如果自己不在家,聖誕老人還會來嗎,她也說麋鹿是真的會飛。她全心相信聖誕節的奇蹟,那我們能夠相信嗎?

電話響了,胰臟移植成功,而且開始順利運作。又過了一小時,我們收到消息說腎臟也移植成功,貝絲在手術台上排尿了,她不再需要洗腎,也不需要打胰島素了。捐贈者和貝絲完全配對,而貝絲之所以可以從全國所有等候器官的病患清單中脫穎而出,正是因為她是配對結果最接近的人,除非捐贈者有雙胞胎,否則這已經是最高的吻合度了。

麥可回到我們家,並擁抱了他那聖誕禮物只是想獲得洋娃娃的小女兒。他告訴麥凱拉媽媽不再需要在手指上﹁打洞﹂來檢測血糖了。當麥凱拉一邊看著「三十四街的奇蹟」 ,一邊進入夢鄉時,她的父親不斷述說著康乃爾路的奇蹟、在大學附設醫院手術室中的奇蹟,而麥凱拉每年聖誕節都會一聽再聽這個故事。

在我將貝絲獲得這項恩典的故事寫在報紙專欄以前,我從不知道這個故事還有另一面,有位讀了我文章的女士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

我深受今天報紙頭版的故事感動。我的家人在平安夜也接到了大學附設醫院的電話。我三十一歲的女兒也在胰臟和腎臟的器官移植等候名單上。她從八歲起就患有糖尿病。她當時有白內障,並因此開刀,也必須切除一隻腳趾。而她的腎臟在四年前開始退化。

她在器官移植等候名單上已經等了約兩年半的時間。我們立刻打給所有能想到的人,並開始一連串禱告。我們心中也滿溢著貝絲經歷過的一切情緒和希望。

我們知道女兒潼恩在等候名單上排名第二位。要等到第一位病患確認配對不成功,潼恩才有機會得到這份恩典。我必須承認,我們有禱告過,希望第一位病患無法成功配對,但在下午三點時,我們收到消息,知道她配對成功了。潼恩必須繼續等待下個機會。

我想告訴你,在下午三點過後,我們的禱告內容變了。我們接著為那位配對成功的病患禱告。我很開心手術成功了。我會繼續為貝絲禱告。請告訴她我們都很為她開心。謝謝你—珊卓拉.韋倫。

這封電子郵件讓我印象深刻。我想像那一家人聚在一塊兒禱告奇蹟發生在他們女兒身上,而在他們發現自己沒能獲得這個奇蹟時又有多難受。但他們並沒有把剩下的時間用來宣洩沮喪和失望,反而倉促轉變方向,開始為貝絲禱告。

在生命危急存亡之際仍願意選擇順服命運是多麼偉大。儘管是其他病人得到能救女兒一命的器官,他們也願意為他人禱告,這是多麼高貴的舉動。我連在高速公路上遇到想切換到我車道的其他駕駛,或是在飛機上遇到排在我後面,但想先下飛機,好趕上轉機的旅客時都不願意退讓,但他們卻能如此輕易放手。很多時候我只看見自己想要什麼,卻沒注意周遭人微小的需要,更別說那些重大的需要。

我太專注為貝絲禱告,卻從未想過為等待器官捐贈的其他人禱告。在收到那封電子郵件後,我總是在想不知道潼恩後來怎麼樣了。兩年後,我參加了洗腎治療中心病患的藝術展。有個女人用塑膠醫用導管和紅色的紙磚塊打造了一道牆,藉此表達等候器官移植的心情。創作這件作品的藝術家名為潼恩.韋倫。

沒錯,就是那個潼恩。

藝術治療師給每位病患一部相機來拍攝自己洗腎的日常。潼恩將她的日常做成一道牆,並寫了一首歌來描述連續三年一週要洗腎三天,每次需要三到四小時的心情。她在牆上貼上照片,照片的內容包含她的血液測試器材、針頭、操作洗腎機的護理師還有一罐罐需要服用的藥物。

潼恩已經三十二歲了,但外表看起來仍是活潑的二十二歲。她留著金色短髮,睫毛很長。我和她說話時,她始終面帶微笑。她在貝絲接受器官移植的兩年後也移植了腎臟和胰臟。通知她進行器官移植的電話在某個星期天早晨打來。當她收到消息,知道可能有合適的器官,並且需要做好手術準備時,她前往教會,並為了任何可能得到器官移植機會的人禱告,也為過世的捐贈者禱告。然後她在教會裡接到電話,要她前往醫院接受七小時的手術。

願上帝祝福她的善心,她回到洗腎中心是為了當志工。有數百人還在等待,他們正在等待合適的器官,等待有人願意放手。

 

 

本文摘自大田出版《上帝不眨眼:50堂百萬人瘋傳的人生智慧》

亞馬遜書店五顆星★★★★★

網路流傳轉寄最廣的文章之一

50堂課從專欄刊登到被熱烈轉載

《上帝不眨眼》寫出「祝福」的新定義:生命沒有美麗的包裝,但依然是一個大禮物。

也許你現在害怕跌倒,恐懼面對生命,以至於只是呆坐在一旁,讓生命變得一團亂糟糟……

但既然你已經在人生派對的現場了,試試看「不玩到最後一刻,不要離場」。

標籤: 出版社器官捐贈面對告別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