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0_20160707-9985-01

當你想到「年老」、或「高齡」,腦中的畫面是甚麼呢?是和老伴攜手散步?是在子女家中含飴弄孫?是恣意享受著年輕時沒錢沒閒無福享受的樂趣?還是孤單的坐著輪椅對著窗外發呆?每個人心中對「老」這個字眼都有自己的想像或體驗。

記得看過一系列圖片,德國華裔設計師劉揚,以視覺呈現出東西方的文化差異來,有組圖在比較銀髮族的生活,圖中西方長者牽著狗,東方長者牽著孫子,簡單趣味的圖畫,卻活潑地表達出東西方價值觀的不同。

[expander_maker more=閱讀全文 less=顯示摘要]

04_1_8

在美國看高齡門診,也因著文化或價值觀差異,遇到一些在台灣較少見的軼事。相對於我們東方文化的拘謹與嚴肅,美國人顯得更幽默和擅於表達情感些,連看病也不例外。我們在看記憶門診時,會做些測驗來評估病患的認知功能,其中一題是請病人寫一句完整的句子,在台灣最常看到的句子是:「今天天氣很好。」在美國卻已經遇過好幾個七八十歲失智的老先生寫”I love my wife”,我們總開玩笑說寫這句話可以加10分。測驗分數雖然不能真的加,看到旁邊的老婆婆笑得甜滋滋的,這樣無處不在的甜蜜表達想必替生活品質加分。

我也遇過阿茲海默症的義大利裔老爺爺,看完診離開時抓著我的手不肯放,堅持要來個吻手禮,說要讓我「體驗一下歐洲禮儀」,雖然阿茲海默症患者愛和人交際又常表現出些不太適切的行為,有時倒也還挺可愛的。

在美國,大部分老人家不喜歡和子女住,而希望在銀髮社區享有獨立自在的生活。銀髮社區的軟硬體是依據老人家的需求和安全性去設計的,老人家可以依自己需要照料的程度選擇居住的區域,從完全獨立生活的一般房子、或需要部分協助(如交通、送餐、協助服藥、盥洗、換管子等)的半獨立生活、到需要完全照顧的護理之家,都含括在一個大社區內;若因為身體狀況改變,要改變居住的環境或照顧的需求,隨時在社區內都能做調整。

在銀髮社區看到大家熱絡進出參與下棋、橋牌、打高爾夫、跳舞…各樣活動,牆上貼著放大的活動表,還不時有演講和課程可以參與,連餐廳都有好幾家可選擇,年輕人看了也很想搬進去。

在那裡我們遇到一個80歲老太太因為中風後失智,剛從社區的完全獨立區搬去護理之家一個月,有位穿著體面的老紳士(她還未中風時交往的男友),每天帶著一束花來看她,不記得這位老先生的她偷偷跟我們說:「他一定是喜歡我,才會每天送花給我!」。也遇過一個87歲的老律師,有輕微的失智,但仍積極參與許多課程,甚至自願幫其他老人家諮詢遺囑的問題,最近他交了一個快80歲的女朋友,講到這個女朋友,臉上自然就亮了起來。

雖然台灣還沒有發展出很發達的銀髮社區文化,在環境上,我們相較於美國卻有些無可取代的優勢,首先是無敵便宜的醫療費用(真的,在美國看個醫生,不做任何檢查或拿藥就要300元….美金。要是有做檢查,最好是有買貴的要死的私人保險,才能把自付額減到上千美金);另一個優勢是地方小、交通方便。

交通怎麼會和老年有關係呢?美國地大,除非住在紐約這樣有地鐵的大都會,沒車等於沒腳、沒自由,連去超市買個洋蔥都有困難(別忘了,他們可沒有三五步就一家的7-11),偏偏年紀大一點反應會慢一些、視力聽力差一點,若加上失智症,很容易就闖紅燈、迷路、沒打方向燈或在高速公路上開得太慢,造成自身和公共危險,所以當評估後發覺真的患者不能再開車時,常常病人和家人都難以接受,而有很大的情緒反應,因為若不能開車,生活就得仰賴別人,受到許多限制。

台灣目前在開車的七八十歲人口快速增長,將來勢必需要發展出更完善的系統來評估開車能力。幸好台灣小,公共交通工具發達,叫計程車也方便,銀髮貴族就算不開車還是能趴趴走,享受自在的生活。

東西文化的差異無所謂好、不好,倒是可以提醒自己,可以換個角度看同樣的事情,未必「老了」就要限制自己的活動、活在恐懼中,或以兒孫為生活重心,也未必認知功能的損失就代表一定過著悲慘的生活。

是否能”age gracefully”(優雅的邁入高齡),過個有品質有尊嚴的生活,是我們自己的決定。年歲所累積的智慧,加上一顆自在的心,好好做些規劃倒可以享受令人羨慕的銀髮貴族生活呢!

作者:袁瑋醫師
現任:振興財團法人振興醫院 身心內科主治醫師

[/expander_maker]

標籤: 療癒袁瑋遠見雜誌高齡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