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life-2208933_960_720

死亡只代表心跳停止

卻無法阻止人的悲傷

那一年,早上手機捎來訊息,親人告訴我外公車禍去世的消息,並急著找母親在哪裡,但是打遍了所有人的電話,就是找不到母親,每個人都像極了熱鍋上的螞蟻,連我也一樣震驚。

於是馬上收拾東西就奔到了急診室,為了見親人最後容顏,只可惜有時候人的生命沒辦法等到所有人都向你打聲招呼再轉身從容離去,就像旅人來不及說再見的背影,等你想著追上去,已經剩下塵囂而已。

 

寂靜的醫院的廊道上

突然間有種滄桑的悲情

人們在這裡享受迎接出生的喜悅,也同時在這裡接受死亡的悲傷,就像賽跑的起點跟終點,跑完後才發現原來是同一個句點。或許生死是線的兩端,而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的那條線會有多長,但線的長短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離開醫院的這段人生歷程怎麼去活,還有面對死亡,不害怕的勇氣。

小時候,常在想爸媽出門後會不會不回來,腦袋瓜裡想會不會發生不好的事情,如果發生之後自己一定會悲傷到活不下去,長大後開始愛上了另外一個人,那時想如果身旁這個人離開這個世界上,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從小到大活著,一直以來都依賴著別人,直到一段旅行改變我對死亡的定義,那時候我要遠行,我爸媽也擔心會不會這一趟旅程之後,我就回不了。

旅行時

我也害怕可能會回不了家。

常有人問,一個人出門不怕嗎?
事實上,一個人的旅行途中,也常想著死亡的恐懼。
陌生的國度中,總有不同危險在等著我。但當我已經走在路上,再危險也只能勇敢面對它。同時,我也真實經歷面對死亡的瞬間,在斐濟旅行的最後一天,我吃了當地的火鍋,然後引發全身性的神經中毒,整個晚上在床上抽蓄到無法入眠,我誠心地跟上天禱告,請讓我回到台灣見我父母最後一面,最終是旅館的員工給我吃了當地止痛藥,就神奇的全癒,才真正明白死亡的可怕的不是心跳停止,而是剝奪了你追尋未來夢想的美好,生命原來如此渺小,卻也可以很偉大。

渺小的我

用旅程跟生命對抗,就怕沒真實的活過

渺小,是因為隨時你不知道生命幾時會結束,偉大,是因為你發現因為活著才能擁有美好,如果我繼續忽略自己活著,那麼我是不是跟死了一樣呢?想著過去好幾年把自己鎖在舒適圈的日子,的確過的舒心又順意,但卻也把自己逼到像行屍走肉般,想不起快樂的定義。
直到旅行,終於找回了對於活著的熱情,即使在旅行中不停的崩潰,甚至跟持續需要跟死神擦肩而遇,也不想放棄對活著就要精彩的堅持。
有人問我,旅途歸來後是否就又回到過去?
我很想說,如果你都不曾試過過自己踏出去旅行,又怎麼知道可能會回到過去。

不要害怕踏出舒適圈你會失去什麼

不要害怕死亡會讓你的心跳停止

死亡,在提醒著我們,生命的短暫與無情,
更提醒著我們,要把握活著的每一刻時光,
去經歷你想過的生活,去冒險你想探險的人生,
去害怕過程中沒有真實為自己活過,直到心跳停止的那一刻。

 

你也會有興趣閱讀:
本文授權轉載自雪兒Cher’s Blog,原文為《【觀點】我不害怕死亡,只怕沒真實的活過
標籤: 不留遺憾家庭生死面對告別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