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alvin-leopold-yvh8fDhqHFg-unsplash

死亡是老師也是治癒者

 為何死亡這個主題令人反應如此激烈,

而我們的恐懼又如此之大?

我們如何安慰自己並療癒集體懼死症?

當我讀到調查發現人們唯一比死還怕的是公開演講,不禁笑了出來!我可以了解死亡為何排名第二。在一群聽眾面前,你好比赤身露體,突然間憂慮襲來,你逃也逃不掉:「我能講嗎?別人會怎麼想我?我到底是誰?我代表什麼?」死亡要求同樣的自我審視,可是從日常的角度來看,那似乎比較遙遠。

我讀醫學院時很遺憾的發現,醫師和其他醫務專業人員對死亡的恐懼有多麼強烈。

死亡被冷冰冰的稱為「倒下」、「斷氣」、「生命終止」,這些字眼裡沒有光芒或神聖的含義。來日無多的病人往往被棄置於陰暗走道盡頭的病房裡,少有醫護人員去探訪,只有善心的護理人員會去查看生命跡象。要不然就是對瀕死的病人,用非常技術性、無感情的言詞說話,非人性化到可怕的程度,也是對病人毫無掩飾的侮辱。

你能想像在這最關鍵的時刻,醫生只為抵擋恐懼,保持距離,就用高深的術語對你說話嗎?

感謝上帝還有富愛心的親朋好友,陪伴正經歷過渡期的親人,儘管自己傷心難過,也不會拋棄正在受苦的病患。

醫生往往視死亡為失敗,而並不認為自身的工作是在死去的神聖過程中,傾注光芒與歡樂在臨終者身上。反而是勇敢的安寧病房工作人員,引導病人和家屬走過這段複雜的時期。

對病人而言很不幸的是,醫者經常未能與自己的死亡言和,也不自認為該帶領病人完成靈性之旅的最後臣服。於是他們把自身的恐懼投射在生命快終結的病人身上,但那正是病人即將面臨過渡,最需要愛和支持的時候。我覺得說這是無意中虐待著臨終者也不為過。

人不怕死,而是怕遺憾

死亡最讓人害怕的是什麼?

它有什麼會令人躲進不臣服的最小自我裡?

由於你無法控制死亡,也不知道究竟會發生什麼,這使自我害怕改變的那部分感到驚慌,它有合理的理由渴望安心,並要求絕對可靠的答案。不可知使死亡成為絕佳的白板,讓我們可以投射對惡靈的恐懼。但是向死亡臣服必須帶著一些不確定性往前走。

最近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注意力研究中心(Mindfulness Research Center),我主持的直覺研習班上,有位女士以非常急切的語氣問我:「你怕死嗎?」我無法馬上回答她。「現在不會。」這是我能給的最好答案,而且是我認為唯一真心的回答。

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我仍然認為當那一刻來臨時,我不會害怕,因為從小在我的直覺和夢中,我都覺得另外一邊很棒。我遇到過永恆,我並不怕它。可是誰也說不準。我很可能像其他人一樣,頑強的不肯放下我的最後時刻和最後一口氣。

其實我目睹過母親的情形,她本身是醫生,得了癌症,顯然不久於人世,卻拉著父親到比佛利山莊的亞曼尼專賣店,為她的衣櫃再添一套設計師華服。母親很固執,她在表明她不想跟死亡有任何瓜葛。我了解放下對她有多痛苦,很多人也一樣。可是為了與死亡言和,我們有必要面對並放下恐懼

若要走出恐懼圈,就必須誠實而慈悲的檢視,到底是什麼令你那麼害怕。

否認自己害怕並沒有意義。恐懼無處可去。恐懼只會潛伏於內在,使你的本心、直覺,及對各種臣服感到安心的能力變得軟弱。

本文摘錄自天下雜誌《臣服的力量:收回錯用的抵抗,擺脫依賴、執著、太努力的不安,享受生命流動的圓滿(新編版)》,作者茱迪斯.歐洛芙Judith Orloff。

《臣服的力量:收回錯用的抵抗,擺脫依賴、執著、太努力的不安,享受生命流動的圓滿(新編版)》

拚命減肥但體重不減、努力工作卻與升遷無緣、為家人盡心盡力被當作應該、
對感情專注反遭劈腿、人生一帆風順時健康突然亮紅燈……
命運從來不見得合乎我們的理想,再努力都控制不了所有的人事物。
只是,從小我們總被教導努力追求,絕大多數的人從來沒有學習過如何放下。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茱迪斯.歐洛芙醫師被《洛杉磯時報》譽為「首屈一指的能量治療師」,長期幫助病人解放壓力,重拾健康人生,About.com讀者更票選她是「最具啟發性人物」。歐洛芙深信,成功不能只想自己要達成什麼,更重要的是取決於你願不願意向意料之外的可能性臣服。書中提供關於金錢、工作、愛情、病痛、死亡等十個面向的臣服練習,幫助你用正確的態度追求成功、理解物欲、對待關係、善待身體。

標籤: 書籍推薦龍巖圖書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