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Cherish

死亡,是人生最後的臣服。

臣服,不是軟弱、消極,而是放下、釋懷。

臣服不是放棄,而是更積極地面對恐懼。面對金錢、面對溝通、面對死亡,我們總是有各種執著、堅持、害怕,由天下出版的《臣服的力量》想告訴我們,適時的臣服,才能讓生命的流動更順暢圓滿。

「生命中有些問題,不是用來解決,而是讓你學會放下。」死亡是生命的老師,也是治癒者。因為死亡是每個人都無法迴避的終點,所以前往終點的過程,才具有意義。我們每一天的日常,就像流水,每一刻都在流逝,但每一次流過的流水,都在改變,都是全新的開始,這就是死亡賦予生命的意義。

「為什麼我們對於死亡感到恐懼?」

每個人對死亡感到恐懼的原因都不一樣,也許是恐懼「未知」,不知道死後有沒有靈魂,不知道死後還有沒有來生;也許是恐懼「遺憾」,遺憾夢想還沒實現、遺憾愛人還沒擁抱、遺憾還有沒說出的對不起。

所以,對死亡恐懼是正常的。不要恐懼最好的辦法,就是:臣服死亡

「臣服死亡」是要認清死亡是一個誰都無法避免的終點,坦然面對死亡、接受事實。當我們知道生命有終點時,我們才能感受到現在的每一天都是上天給予的禮物,或者說,我們生活的肉體,是向上天臨時借來的「軀殼」,死亡只是把「軀殼」還給了上天。

既然肉體不是永恆的,「珍惜」才是我們該做的,珍惜每一天與愛人相處的時光、珍惜追夢的過程、珍惜生活日常的每個小事。就像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聚餐、看電影、出國旅行,都是多麼正常的小事,但現在在全世界,能面對面相聚、擁抱,卻變成了一件奢侈的大事。

「如何面對失去至親的痛?」

這個問題或許比自己面對死亡更困難,因為愛的越深就越難適應失去愛人的空白,悲傷和痛苦也會越深切。失去所愛,會令人感到殘忍、不公平,甚至會令人封閉自我、壓抑悲傷,但一昧逃避痛苦,可能最終轉換成習慣性的憂鬱,就此再也走不出失去所愛的痛。

所以,一定要學習面對「失去」。

但,「失去」要如何面對?

先試圖哭泣,讓自己的情緒隨著悲傷流動。其實悲傷不是無時無刻存在的,他是一陣一陣地發生。第一時間我們會有難以接受的痛苦,接者我們為了處理逝者的身後事、保險等問題,還有生活上的大小事,悲傷可能會暫時舒緩,但當我們回到靈堂時,可能又再次感到悲傷襲來。即使在告別式之後,我們仍有可能在生日、或是經過某個地方,又想起了逝去的人,而再次感到傷心。

以前人說「有淚不輕彈」,覺得哭泣是懦弱膽小的表現,其實不然,過度的忍耐是不健康的。相反的,每當痛苦悲傷時,我們都要臣服,允許自己哭泣、允許自己悲傷,將悲傷釋放、痛苦就能撫平一點點,慢慢的,我們會漸漸地被療癒。

【龍巖跟您說】臣服,就從「預先規劃」開始

龍巖人相信:「最好的告別,是『預先準備』。」

「預先準備」,最容易入手的方式就是準備「生前契約」。

什麼是「生前契約」?

過去台灣人總是避談死亡,認為是觸霉頭的事情,不能好好的面對死亡,逝者與生者往往都留有遺憾,尤其是舉辦喪事時,因為措手不及而容易被殯葬業者漫天要價。

龍巖在90年代推出生前契約,打破台灣人的禁忌,推廣預先準備的觀念。也就是趁還有時間的時候,我們好好坐下來談談「死亡」,聊聊最希望告別的方式,而龍巖將每個人必備身後事的項目,彙整成完整的方案,無論信仰為何,龍巖都能滿足需求。如此,當逝者告別的時候,我們便能依據逝者的心願,圓滿說再見。


龍巖品牌宣傳處 推薦好書

《臣服的力量》 天下出版

臣服從來都不是放棄,而是更積極面對困難,溫柔而堅定地前進。
放下執著,相信每一刻都是最好的安排。

忙碌、失速,我們是追求理想,還是被恐懼追趕?
我們是真的想要,還是害怕得不到?

拚命減肥但體重不減、努力工作卻與升遷無緣、為家人盡心盡力被當作應該、
對感情專注反遭劈腿、人生一帆風順時健康突然亮紅燈……
命運從來不見得合乎我們的理想,再努力都控制不了所有的人事物。
只是,從小我們總被教導努力追求,絕大多數的人從來沒有學習過如何放下。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茱迪斯.歐洛芙醫師被《洛杉磯時報》譽為「首屈一指的能量治療師」,長期幫助病人解放壓力,重拾健康人生,About.com讀者更票選她是「最具啟發性人物」。歐洛芙深信,成功不能只想自己要達成什麼,更重要的是取決於你願不願意向意料之外的可能性臣服。書中提供關於金錢、工作、愛情、病痛、死亡等十個面向的臣服練習,幫助你用正確的態度追求成功、理解物欲、對待關係、善待身體。

>> 博客來購買 <<

標籤: 天下雜誌書籍推薦生前契約生死龍巖圖書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