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photo-1566346654674-695486b7a405

「如果你走了,我會好好活下去;如果我走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疫情初始,朱信毅與妻子牽著手走在路上,車水馬龍的街道人潮不再,望著這座空蕩蕩的台北城,他們互相答應彼此,如果不幸因新冠肺炎離開,即使因為確診而無法好好告別,至少,「要好好地活著」。

朱信毅是在台北服務的龍巖資深禮儀師,經歷超過15年,接觸過的案件不計其數,雖然各種疑難雜症都難不倒他,但因為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這段期間讓他還是有很多從未有過的體驗。

五月初始,由朱信毅主責的告別式場因為有確診者與會,該場來賓及工作人員都被匡列為自主健康管理者。雖然不用居家隔離,然而龍巖以謹慎的態度,要求該場出席之龍巖工作人員,包含禮儀師,全都需要居家14天並採檢陰性後,方能重回工作行列。

禮儀師全副武裝,準備前往服務確診者

 

「學長,你會怕嗎?」

「怕啊,當然怕!但是想想無助的家屬,這段最後一哩路,

除了我們能幫助家屬以外,還有誰能幫助他們呢?

有著強烈責任感的朱信毅在隔離14天、並PCR採檢陰性後,重回第一線,此時台灣的疫情警戒已升為三級,每日除了確診者大幅增加,不幸因新冠肺炎而逝世的往生者也不斷增加。

這天,已經許久沒有下雨的台灣,迎來了滂沱大雨,台北信義區甚至淹了起來。這樣的惡劣天氣,信毅來到醫院,見到了阿公。超過90歲的阿公,因為慢性病已經臥床超過10年,原本住在醫院旁的安養中心,卻因為院內感染不幸染疫而過世。朱信毅強調,家屬不但沒有對醫療人員多做苛責,反而非常謝謝照護人員多年來的照顧,因為沒有人願意生病,也不會有人願意把病傳染給別人,「是非常溫暖的家屬」朱信毅這樣說。

 

 

「火來了,快走!」

火葬場的手機直播,傳來家屬撕心裂肺的聲音。

因確診而逝世的大體,在醫院時就會由醫護人員或是往生室的人員進行雙重包覆,政府規定不得再次打開,所以不但無法為大體禮體淨身,瞻仰遺容的儀式也無法進行,僅能在棺木中放入衣物,聊表心意,並在當天就會送往火葬場進行火化。

但是,逝世的確診者,家屬有極大的可能也是確診者,或是正在居家隔離中,無法親自到場送別。過程中,舉凡是誦經、入殮、送入火化場,只要環境允許,現場的工作同仁會在場地及人力都能配合的情況下,竭盡所能利用手機通訊進行轉播。「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幸好現在手機通訊方便,可以利用科技彌補一點遺憾。

「新聞說確診者孤獨的面對離別,但我卻覺得確診者並不是孤單的離去,不但有醫護人員協助道別,最後也有我們陪伴,家屬在遠端思念著…」在人生最後一段路途,我們反而更能看見人性的溫暖,朱信毅這樣說。

 

現在不能相聚,未來還是能相見

關於離別,我們即使做好再多準備,等到真正遇見離別的那一天,心都還是會很痛很痛。有的時候,龍巖的角色就像ok蹦,我們能做的事是幫助他們的傷口不再惡化,給悲傷的家屬一個安慰。

舉辦喪禮,不只是為了逝世的親人,也同時是為了在世的家人。雖然現在沒有辦法公開舉辦告別式,大家也無法相聚追思亡者,但思念不會因為時間消逝、我們的心意也不會因為時間消減,等到疫情過去,還是能在龍巖陵園相聚追思,還是能思念已經離開的親友,雖然儀式不盡相同、雖然順序不完全一樣,但是逝去的親人一定還是能感受到我們的心意。

 

龍巖一向倡議「提早規劃」,用現在的話來解釋就是「超前部署」。現階段龍巖接到的確診者案件,通常都是早已預約龍巖生前契約的服務,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無論逝者或家屬,多半都對喪葬已經有些概念跟初步的討論。

即使今天離別來得突然,卻因事先準備,家屬不但能臨時找到人協助處理,也能避免被其他不肖業者用疫情訛詐更多莫須有的花費。從最近龍巖接觸的故事裡,更能證明超前部署,事前準備,找到龍巖,可以讓最後的旅程,走得更順暢,少些遺憾,生者安心、家屬放心、逝者安息。

你可能也有興趣閱讀:

《人生清除公司》死亡的痕跡可以被清除,回憶卻會一直流存著…

【龍巖人的感動】悲傷時,讓我們成為彼此的後盾

【百日告別】從你離開我的第1天到第100天 我變得更加堅強了

 

 

標籤: 人物專訪新冠肺炎朱信毅禮儀人員身後事龍巖人

發表留言